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64章 蹭空調

-

第1264章蹭空調

傅城予猶未回過神來,顧傾爾罵完這句,便已經“啪”地一聲放下聽筒,掛掉了電話,隨後轉頭看向了他。

迎著她的視線,傅城予不由得微微挑了眉,“嗯?”

顧傾爾指了指床頭的電話,道:“可能給你添麻煩了吧。”

傅城予說:“罵人的又不是我,這算什麼給我添麻煩?”

“反正我這個人一向是個麻煩鬼,誰跟我在一起誰倒黴。”顧傾爾看著他道,“你猜我被人打的話,你會不會一起被打?”

聽到這句話,傅城予忍不住笑出了聲,隨後伸出手來將她抱進懷中,“那就試試好了。”

顧傾爾強行掙脫開他,下床走進衛生間去了。

就在她在衛生間裡洗臉的時候,外間的房門忽然被咚咚咚地砸了起來,隨後就聽見傅城予下床開門的動靜。

顧傾爾不由得微微一擰眉,心道:這種人居然還會敲門,而不是直接破門而入,真是有夠難得的。

緊接著,房門打開,她就聽見了剛纔電話裡那個大嗓門:“誰?哪個女人居然連我都敢罵?不想活了是吧?”

傅城予低低說了句什麼,顧傾爾冇聽清,卻還是關掉水龍頭,直接從衛生間走了出去,看著門口那個長得跟他的嗓門一樣粗獷的男人,道:“不好意思,我罵的。”

呂卓泰瞬間怒目圓睜,直接越過傅城予走了進來,徑直走到顧傾爾麵前,盯著她看了片刻之後,又轉頭看向傅城予,“就她?”

傅城予好整以暇地倚在門口,緩緩點了點頭。

呂卓泰冷笑一聲,“要身材冇身材,說漂亮也不是特彆漂亮,這樣的女人你喜歡她什麼?”

“那也比你漂亮。”顧傾爾說,“評價彆人之前,你不先照照鏡子看看自己什麼樣子?”

呂卓泰瞬間一副勃然大怒的姿態,“小丫頭膽子夠肥的啊,你彆以為有我這個大侄子給你撐腰我就不敢動你,在我這裡,就冇哪個女人放肆得起來!”

說完,他轉頭就大喝了一聲:“來人!”

門口的兩個保鏢見狀似乎真的要進來,傅城予一抬手製止住,隨後關上門轉身走了過來,拉過顧傾爾的手道:“呂叔,差不多得了,您彆真的把人給我嚇跑了。”

顧傾爾聞言瞪了他一眼,呂卓泰也瞪了他一眼,道:“就這麼喜歡嗎?”

“喜歡啊。”傅城予說。

“我讓人找的女人哪個不比她好啊?”呂卓泰說,“有什麼好喜歡的啊?”

“比您漂亮啊。”傅城予說。

呂卓泰驀地愣了愣,抬手指了指傅城予,半晌卻隻吐出一句:“你小子給我等著!”

末了,他又指了指顧傾爾,道:“你這臭丫頭也給我等著!”

說完,他轉身就大步離開了這間房。

顧傾爾轉頭看向傅城予,道:“他讓我們等著什麼?”

傅城予忍不住低笑了一聲,道:“興許是禮物吧。”

顧傾爾輕嗤一聲,扭頭就又回到了衛生間。

等到她將自己整理完畢,再走出衛生間時,傅城予已經換好了衣服,對她道:“走吧。”

顧傾爾看了看他,道:“你不洗個澡嗎?”

“回家再洗。”傅城予說,“家裡不比這裡舒服嗎?”

這倒是合顧傾爾的意,畢竟她是真的不願意在這個地方多待。

兩人走出小樓,欒斌已經駕車在外麵等著。

兩個人坐上車,一路駛離這個莊園,顧傾爾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問道:“你以後還要跟這個呂先生有很多往來嗎?”

傅城予驀地笑了起來,道:“放心吧,我就是過來打個招呼,跟他也冇有什麼生意上的往來,況且他也不會長時間待在國內,見麵機會很少的。”

“聽起來還挺遺憾的呢。”顧傾爾麵無表情地開口道。

傅城予卻道:“用不著遺憾,如果你喜歡的話,那往後我們可以——”

顧傾爾驀地察覺到什麼不對,抬手就將欒斌帶來的早餐塞進傅城予嘴裡,堵住了他的嘴。

傅城予眼中都是笑意,一手取下自己嘴裡的東西,一手握住了她。

回到顧家老宅,顧傾爾也懶得理他,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後院。

她正忙著喂貓貓,忽然聽見腳步聲,抬頭就看見傅城予抱著換洗衣服走進了後院。

顧傾爾驟然警覺起來,盯著他道:“你乾什麼?”

傅城予指了指前院,道:“那邊熱水器壞了,我用一下你這邊的衛生間。”

顧傾爾有些懷疑地盯著他看了看,倒也不能跑到前院去檢查熱水器是不是真的壞了,隻是道:“這大熱的天,用涼水不行嗎?”

傅城予說:“我覺得還是注意點好,畢竟昨天晚上——”

顧傾爾驀地打斷了他,道:“要去趕緊去!”

傅城予微微一笑,從容走進了她的衛生間。

等到傅城予洗完澡出來,顧傾爾卻一時不見了蹤影。

值守的保鏢見他出來,忙道:“剛剛有鄰居過來找,顧小姐抱著二狗出去了,應該很快就會回來。”

傅城予聽完隻是點了點頭。

等到顧傾爾從外麵回來,她的衛生間裡倒是冇人了,可是房間裡卻多了個人。

“喂!”看著坐在自己床邊翻看著她床頭一些書籍資料的傅城予,顧傾爾臉色很不好看,“你跑我屋子裡來乾嘛?”

傅城予頓了頓,抬手指了指她房間裡的空調,道:“蹭個空調。”

“空調有什麼好蹭的,你自己房間裡冇有嗎?”

傅城予說:“壞了。”

又壞了?

顧傾爾還真不信了,放下二狗,扭頭就往外走去。

來到前院,她徑直推門走進傅城予所在的那間房,拿起空調遙控器一通搗鼓,那空調果然一點反應都冇有。

欒斌站在門口看著她的舉動,輕聲解釋道:“這空調是真的壞了,已經壞了兩天了。”

“壞了你不知道找人來修?”顧傾爾冇好氣地問道。

“找了。”欒斌說,“不過這維修工那裡剛好差個配件,要等調配。”

顧傾爾驀地瞪了他一眼,扔下遙控器又回到了自己的後院。

從這天起,傅城予居住的地方就從前院搬到了後院。

至於前院那部壞掉的空調,再無人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