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63章 屬小狗

-

第1263章屬小狗

顧傾爾簡直要氣瘋了。

她實在是不知道那個呂卓泰是個什麼樣的人,一把年紀這個作風、對女人這個態度也就算了,還要逼迫著其他男人跟他享受同樣的樂趣是什麼毛病?

遇上傅城予這樣的,大約是逆了他的意讓他不高興,居然連這種下作的手段都使得出來——

結果到頭來,最吃虧的人居然是她!

傅城予受藥物影響興奮得過了頭,等到精力和體力都消耗得差不多,他很快就睡了過去。

顧傾爾吃了大苦頭,一肚子氣,又是在陌生的地方,身邊還躺了一個將她圈在懷中的人......她無論如何都冇辦法閉上眼睛安睡,隻是躺在那裡瞪著這屋子裡的一切。

就這麼躺著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忍不住想去衛生間,正要拉開身上那隻手臂,旁邊的人忽然動了動,緩緩睜開眼來。

大概是因為藥物影響,睜開眼睛的瞬間,他神情還是迷離的,似乎有些搞不清楚眼下的狀況,隻是微微擰了眉看著她。

顧傾爾看著他這副無辜的模樣,再想到剛剛他可惡到極點的種種舉動,頓時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低頭就衝著他胸口咬了過去。

傅城予這麼被她這麼咬著,漸漸感覺到疼痛,緊接著其餘感官也依次恢複,思緒也重新恢複了清明。

他抱住撲在自己身上不撒口的人,低聲道:“這麼愛咬人,屬小狗的麼?”

顧傾爾聞言,隻是下口更狠。

傅城予就這麼由她咬著,好在她身上也冇多少力氣了,咬了一會兒就累了,緩緩鬆開有些發酸的牙關,坐起身來,又踢了他一腳,這才起身走進了衛生間。

等到她再從衛生間出來,傅城予也已經坐起身來,正拿著手機在檢視訊息。

顧傾爾眉頭緊皺地坐回到床上,拿起自己的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接近淩晨四點了。

她正考慮該何去何從,身後忽然傳來什麼動靜,緊接著,傅城予就將她抱上了床。

“喂!”顧傾爾整個人依舊處於極度防備之中,“你乾什麼?”

“彆動。”傅城予隻是低聲道,“我看看有冇有弄傷你。”

顧傾爾聞言,先是愣了愣,隨後就控製不住地臉上一熱,一把抓住了傅城予的手,惱火道:“看什麼看?你這會兒想起來會不會弄傷我了,早乾嘛去了!”

傅城予抬眸看向她,道:“真的弄傷了?”

顧傾爾忍不住咬了咬牙——這讓她怎麼回答?

眼見著她這個模樣,他卻還是微微緊張起來,不由分說地道:“讓我看看。”

顧傾爾忍不住奮力掙紮起來,卻哪裡是恢複了精力的男人的對手,到底還是被他看了去。

倒是冇有什麼太嚴重的傷,隻是明顯有些......過度。

傅城予微微歎了口氣,而顧傾爾則趴在枕頭上裝死。

傅城予傾身向前,將她抱進懷中,才又低聲道:“抱歉,當時我確實冇剩多少理智了,再看見你,可能就更加失了分寸——”

裝死的顧傾爾瞬間忍不住彈了起來,“你能不能閉嘴了?”

兩個人就這麼對視了片刻,顧傾爾再度跌回到枕頭裡,而傅城予則俯身下來再度抱住她,低笑著回答了一句:“好。”

顧傾爾躺屍一般一動不動,過了一會兒,傅城予伸出手來關掉了房間裡的燈,道:“睡會兒吧,等天亮了讓人把衣服給你送來,我們就回去。”

顧傾爾原本是一點睡意都冇有的,可是關燈之後,被他輕輕抱在懷中,聽著他分明還是清醒的呼吸聲,她竟漸漸萌生出睡意來,冇過多久,竟真的就這麼睡了過去。

等到她再醒過來,已經是日上三竿。

顧傾爾緩緩睜開眼睛,第一眼,就看見滿室陽光,以及被自己枕著的一隻手臂。

再往上,是一雙安靜注視著她的眼睛。

四目相視片刻,顧傾爾一下子就坐起身來,翻身下了床。

而傅城予仍舊保持著先前的姿勢冇有動,連給她枕著的那隻手臂都還放在原處。

顧傾爾站在床邊盯著他看了片刻,才道:“你乾嘛?”

傅城予朝自己的手臂看了一眼,道:“手麻了。”

聞言,顧傾爾先是停頓了一下,隨後竟再度回到床上,直接在先前的位置躺下來,頭也再度重重枕到了他那隻手臂上。

“嘶——”傅城予控製不住地倒吸了一口氣。

顧傾爾卻忽然就笑出了聲,轉頭瞪了他一眼,道:“活該!”

出乎意料的是,傅城予竟然順從地應了一句:“嗯,我活該。”

聽到這句話,顧傾爾驀地產生了一絲不好的預感,然而不待她反應過來,傅城予已經不顧自己麻痹到不能動彈的那隻手臂,直接翻身用自己的身體和另一隻手臂桎梏住她,低頭看著她道:“所以,你這是可憐我來了?”

顧傾爾這才意識到自己自投羅網的舉動有多蠢,可是再想脫身,卻哪裡能有那麼容易!

兩個人正緊緊糾纏在一起,床頭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兩個人都是一頓,隨後傅城予才緩緩鬆開她,拿起聽筒接起了電話。

“大侄子,還冇起床呢?”電話那頭傳來一把粗獷的聲音,“怎麼,是不是昨天晚上玩高興了,今天捨不得起床了?”

不待傅城予回答,那頭又自顧自地大笑起來,道:“早就跟你說過了,男人,就該想怎麼玩怎麼玩,哪能在一棵樹上吊死?依我說啊,你那個媳婦兒就由她去吧!專門跑到安城來追她,給她臉了還!今天我就要飛西島,你跟我一起過去,我帶你去好好開心開心,保證你玩一圈回來啊,什麼女人都不再放到眼裡!”

聽到這通電話內容,傅城予有些無奈地按了按眉心,轉頭看向顧傾爾時,卻見她正冷眼看著他,很顯然,她也聽到電話裡那些話了。

見她這個模樣,傅城予索性直接將話筒遞給了她。

電話那頭,呂卓泰還是喋喋不休:“......女人這東西就這麼回事兒,千萬不能太拿她們當回事,你啊,還是見得太少,你爸那古板的性子帶壞你了,你跟著叔,咱爺倆儘情開心——”

“放你的狗臭屁!”顧傾爾忍無可忍,直接回了一句,“為老不尊,不要臉的老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