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59章 驚喜

-

第1259章驚喜

聞言,顧傾爾驀地愣怔了一下,待回過神來,忽然就瞪了他一下,隨後將自己的手從他手中抽了出來,轉頭趴在江邊護欄上,道:“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傅城予倚在她身旁的位置,又偏頭看了她一眼,道:“這麼說來,是我會錯意了?我以為你老不在家,是故意躲著我呢。”

“你又不是青麵獠牙會吃人,我為什麼要躲著你?”顧傾爾說,“忙也不行嗎?我就不能有自己的事嗎?”

“當然可以。”傅城予一邊說著,一邊又伸出手來握住了她的手,道,“既然是我會錯意,那說開了就好。你冇故意躲我,我也就放心了。”

說完,他將她往自己麵前帶了帶,抬手整理了一下她被風吹亂的頭髮。

顧傾爾瞬間又僵了一下,一時不知該作何反應。

傅城予忽然又道:“明天晚上,這邊有個慈善晚會邀請我出席,有冇有興趣陪我一起去?”

“啊?”顧傾爾頓了頓,連忙道,“我冇時間啊,我要忙話劇團的事呢。”

傅城予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道:“好吧,那我就自己過去看看,你忙你的。”

顧傾爾聞言,原本想說什麼,可是抬眸看到他的臉,頓時又將想說的話嚥了回去,轉而道:“有點累了,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傅城予照舊順著她,牽著她的手就又往停車的地方走去。

待上了車,往回走的時候,他才又道:“再過些天就要期末考試了吧?你怎麼打算的?”

顧傾爾說:“我分彆給每個學科的老師交了一篇誠意十足的論文,他們同意我開學再回去補考。”

“那就是打算一直在安城待到開學了?”

“對啊。”顧傾爾說,“原本就是這麼計劃的。”

“嗯,也好。”傅城予說,“難得遇上這麼個機會,又是自己喜歡的事情,是應該珍惜。”

顧傾爾聽了,隻是輕輕應了一聲,眼角餘光卻忽然瞥見他的手指輕輕在方向盤上敲了兩下。

顧傾爾分析不出來這個動作的具體意義,但是也猜得出來,做出這個動作的人,內心大抵是不太平靜的。

“所以呢?”她忽然道,“難道你也打算在安城待三個月?”

傅城予聞言,轉頭看向她,道:“有什麼不可以嗎?”

顧傾爾也看了他一眼,隨後道:“冇什麼不可以,你待得下去就待唄,反正我也管不著。”

......

第二天,顧傾爾照舊一早被傅城予送到話劇團,等傅城予離開,她轉頭就又去了附近的某個商場的咖啡店。

這一天,商場正好有一家新書店開張,顧傾爾坐在咖啡店裡,一抬頭看見商場的宣傳橫幅,又呆坐一陣之後,決定去樓下逛逛。

誰知她下到商場所在的三樓,剛出電梯,就忽然看見一抹熟悉的身影,嚇得她一下子彈回電梯裡,連帶著把保鏢也往裡麵推。

保鏢警覺地一抬頭,看見不遠處傅城予的背影,還冇表態,顧傾爾已經壓低聲音開口道:“什麼都不要說不要做,彆讓他知道我在這裡!”

保鏢頓了頓,隻緩緩道:“哦。”

顧傾爾忙不迭地就想重新上樓,可手按上電梯鍵的時候,卻忽然忍不住想——傅城予怎麼會來這個商場呢?

她頓了頓,到底還是按開電梯,重新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

她在電梯間探頭探腦地往外看,這纔看清,傅城予原來是在閒逛。

可是說是閒逛,又似乎是帶了那麼一點目的性的,因為他每經過一家店,都會仔細地朝裡麵觀望——也不知是想買什麼東西,還是實在閒得無聊了。

顧傾爾的目光不覺追隨他的身影走了很遠,直到看見他走進一間銀飾店,她才小心翼翼地換了個位置,繼續觀察。

他進了店,隻在櫃檯邊停留了片刻,似乎就挑到了什麼東西,很快買了單,拿著一個小盒子從裡麵走了出來。

看著他手裡的小盒子,顧傾爾不禁想到了自己之前和現在,每天收到的那些奇奇怪怪、各門各類的大大小小的禮物——

難不成,他跑出來閒逛,就是為了給她買那些古靈精怪的禮物?

買完銀飾,傅城予繼續漫無目的地閒逛,中途遇上個找不見家人的小女孩兒,他還幫忙把小女孩兒送到了服務中心,又等著小女孩兒的家人找過來,這才離開。

顧傾爾暗暗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最終得出結論——

這人是真的無聊。

可是都已經這麼無聊了,為什麼要非得待在這邊呢?

她一時僵在那裡,動作並思唯都一起停滯。

......

傍晚,因為知道傅城予今天晚上有活動,顧傾爾早早地就回到了老宅。

可是她回來不到一個小時,八點多的時候,傅城予也回來了。

她剛洗完澡回到屋子裡,忽然就看見桌邊坐了個人,嚇了一跳,張口就道:“你怎麼在這兒?”

傅城予一身的正裝,隻脫了外套,轉頭看見她,瞬間就笑了起來,道:“我就去露了個麵,捐了點錢,想著......萬一你今天會提早回來呢?於是乾脆就回來了......冇想到,今天居然真的有驚喜。”

他走到她麵前,忍不住伸出手來抱了她一下,彷彿是真的驚喜到極點。

顧傾爾卻隻是僵在他懷中,好一會兒,才淡淡開口道:“每天早晚都見麵,有什麼好驚喜的。”

“嗯,每天早晚都見麵是既定的,所以......多出來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驚喜。”

顧傾爾聞言,整個人更加怔忡。

好一會兒,她才終於低低開口道:“傅城予,我們......”

她有些說不下去,傅城予卻接過她的話頭,道:“我們有很多時間,慢慢來,不著急......我陪著你。”

聞言,顧傾爾控製不住地轉頭看向他,他低下頭迎著她的視線,隻是微微一笑,“聽他們說你晚上都冇有吃什麼東西,我也冇怎麼吃......要不要一起出去吃點宵夜?”

“我不想吃宵夜。”她說。

“唔,不吃也行。”傅城予說,“時間還早,想做什麼,我陪你。”

聞言,顧傾爾又靜了許久,卻在某個時刻忽然一抬臉,吻上了他的嘴角。

傅城予略一停頓,下一刻,他直接就將她打橫抱起,進了臥室。

那一刻,顧傾爾心裡隻閃過兩個字——

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