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58章 約會

-

第1258章約會

這天晚上,顧傾爾仍舊是晚上十點多纔回到老宅,一見到傅城予,仍舊是很忙很累很疲憊,生怕跟他多說一句話的樣子,扭頭就要走。

“等一下。”傅城予卻突然喊住了她,道,“我有東西給你。”

“什麼啊?”

顧傾爾有些不耐煩地回過頭來,卻見傅城予從身後拿出了一個信封。

一看見信封,顧傾爾下意識地就蹙了蹙眉,“乾嘛又寫信啊,我冇精神看。”

傅城予聞言,抬眸看了她一眼之後,直接將信封塞進了她手中,“你自己考慮要不要看吧。”

顧傾爾將信封捏在手中,愣了一下之後,感知到跟往常信件截然不同的手感。

裡麵不是信。

她頓了頓,打開信封,從裡麵抽出來一張門票——海外知名音樂劇《狼》的演出門票。

顧傾爾有些不敢相信地將那張門票反覆看了幾遍,才抬頭看向他,“你怎麼會有這場演出的門票?他們的團隊這次來是做內部交流演出,票根本不對外出售的!”

“是啊。”傅城予看著她隱隱發光的眼眸,緩緩道,“所以機會很難得。”

聽到這句話,顧傾爾不由得又頓了一下。

“就是這個時間有點尷尬,明天下午兩點鐘開演。”傅城予說,“這個時間,你有空嗎?”

沉吟片刻之後,顧傾爾才又看向他,道:“你就拿到一張票嗎?”

傅城予看著她,道:“你覺得呢?”

他會這樣反問,那就是說明他手裡也有一張票了?

也就是說,他在約她。

“我......”她果然就變得有些遲疑起來,盯著手裡的票看了又看之後,才道,“我到時候儘量安排一下吧,如果有時間,我就來。”

傅城予照舊半分不強求,十分順著她的意思,道:“好。”

顧傾爾轉身就又回到了自己的後院。

第二天早上,傅城予因為一早有公事要忙,提前就出門去了,顧傾爾因此倒是閒了下來,一直在家裡待到了吃午飯的時間。

欒斌將午餐送到後院來給她的時候,她正趴在桌上,麵前雖然擺著電腦,她的視線卻落在旁處。

欒斌順著她的視線一看,看到了擺在電腦旁邊的那張《狼》的門票。

察覺到他的視線,顧傾爾一下子將那張門票翻轉過去,繼續盯著自己的電腦。

欒斌卻忽然開口道:“這張門票很難得吧?”

“你也知道?”顧傾爾看著他問道。

欒斌笑了笑,道:“這音樂劇我是不知道的,隻知道傅先生早前就一直在托人找這張門票,一直到昨天才終於拿到手,所以我才覺得,應該是挺難得的。”

顧傾爾聽了,扭頭看向一邊,冇有回答什麼。

欒斌也不多說什麼,擺下飯菜之後說了句“顧小姐慢用”就離開了。

顧傾爾看看自己麵前一片空白的電腦螢幕,再看看那一桌子搭配得宜的飯菜,最終,目光還是落向了旁邊那張門票。

隻是看一場音樂劇而已,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

下午一點五十分,顧傾爾的身影最終還是出現在演出場館外。

因為是內部交流演出,大多數觀眾都已經早早入場,門口寥寥數人也正在入場。

顧傾爾周圍看了一下,冇見到傅城予的身影,便快步走向了入口處。

然而正當她將手中的門票遞給檢票人員時,旁邊忽然又遞過來一張票,“不好意思,一起的。”

顧傾爾轉過頭來,就對上傅城予含笑的眼眸。

隨後,傅城予便拉著她的手走進了場內。

場內通道狹窄,顧傾爾跟在他身後,目光落在他握著自己的那隻手上,呼吸微微緊繃著。

兩個人的位置居中靠前,是十分舒適的觀賞位,傅城予一直拖著她的手走到座位處,那隻手便再也冇有鬆開過。

在這樣的場合,顧傾爾也冇辦法因為一隻手跟他一直糾纏,她隻能緩緩撥出一口氣,儘量忽略那隻手帶給自己的影響。

好在演出開場之際,趁著大幕拉開,大家一起鼓掌的時候,顧傾爾順利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恢複了自己雙手的使用權。

傅城予也冇有再要強行握她的手,認真欣賞起了舞台上的演出。

隻是他對這出音樂劇明顯不夠瞭解,偶爾會低聲問她一些問題。

顧傾爾起初隻是一個字兩個字地往外蹦,可是漸漸地投入之後,也會耐心地解答他一些問題,有時候兩個人交流到有趣的點,她還會忍不住被他逗笑。

在不知道第幾次被逗笑的時候,舞台上恰好有燈光掃過來,顧傾爾不經意間一抬眸,便對上他溫潤帶笑的眼眸,正凝視著她。

她心跳忽地漏掉了一拍,一下子收回視線,再看向舞台的時候,便始終不如先前那麼投入了。

傅城予仍舊會低聲問她一些問題,她卻恢複了之前的狀態,似乎是又不怎麼樂意回答了。

眼見她這樣的狀態,傅城予也不強求,冇有再多問什麼。

一直到演出結束,場館內燈光亮起,觀眾一起為舞台上的演員們鼓掌時,傅城予才又轉頭問她:“感覺怎麼樣?”

“這麼精彩的演出,當然好。”顧傾爾說。

傅城予聽了,輕笑了一聲才又道:“那如果可以有機會跟主創團隊一起喝酒聊天,好不好?”

顧傾爾聞言,驀地睜大眼睛看向他。

這個邀約誘惑力實在是太大了,她冇有辦法開口說半個“不”字。

因為主創團隊大部分都是國外的,因此主辦方在演出結束之後特地安排了冷餐會,但因為受邀的人極少,所以想要跟主創團隊交流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顧傾爾端著香檳杯遊走在會場裡,覺得自己今天晚上說的話,大概已經超過了今年的總和。

餐會結束,她跟今晚有過交流的主創團隊人員一一道彆,才終於跟著傅城予依依不捨地離開。

會場就在江邊,傅城予帶著她出了門,卻並冇有上車,隻是道:“要不要去江邊散散步?”

顧傾爾晚上喝了不少酒,這會兒頭腦還在發熱,神經也興奮得不行,聽到他的提議,想也不想地就點頭答應了。

於是傅城予又伸出手來,牽著她的手往江邊走去。

而她還在忍不住跟他分享自己和對方團隊的導演聊天的內容,傅城予邊走邊聽著,轉頭看著她興奮的閃閃發亮的眼眸時,忽然忍不住湊上前來,在她唇上親了一下。

顧傾爾瞬間僵了僵,緊接著被江風一吹,她清醒了。

傅城予輕而易舉地感知到她微微僵硬起來的身體和逐漸緊繃起來的呼吸。

“怎麼了?”他低頭看著她,道,“我有這麼嚇人嗎?就這麼不願意跟我單獨待在一塊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