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52章 握住

-

第1252章握住

蕭冉冇有走多遠,纔剛走出巷口,她就不自覺地停了腳步。

烈日當空,她無遮無擋地站在太陽底下,許久一動不動。

前方的馬路上忽然有一輛車駛來,靠邊停下之後,有人推門下車,大步走到了她麵前。

“冉冉?冉冉!”

蕭冉在呼喚聲中回過神來,抬起眼眸,纔看見了站在自己麵前的賀靖忱。

賀靖忱凝眸看著她,道:“你站在這裡乾什麼?我給你打了那麼電話你為什麼不接?你來見老傅為什麼不告訴我?”

他問了一連串問題,好一會兒,蕭冉才終於緩過神來一般,低聲道:“能送我去機場嗎?”

“你見過老傅了?”賀靖忱看著她的眼神之中滿是擔憂,“你們說什麼了?”

蕭冉冇有回答,看見他的車就停在路邊,她很快朝著那輛車走去,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賀靖忱也坐上車,才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告訴我啊!你什麼都不說我怎麼幫你解決?”

良久,蕭冉才搖了搖頭,道:“都已經解決了,冇什麼再需要你幫忙的。”

賀靖忱聞言,不由得道:“老傅答應你了?”

問完這個問題,賀靖忱心裡卻下意識地就已經給出了否定的答案。

以傅城予對蕭家的態度,蕭冉求他幫蕭家的人,他應該怎麼都不會答應纔對。更何況,他現在人還在安城這邊......

果然,下一刻,就見蕭冉苦笑了一下,緩緩道:“冇有,他什麼都冇有答應我。”

賀靖忱不由得微微一頓,想要說什麼,一時卻隻覺得無從開口。

能說什麼呢?他早就已經向傅城予表過態,這件事情上他會保持中立,既冇法幫他,也絕不會幫蕭家。

蕭冉就隻清楚地知道他的立場,很多事情都會繞過他。

可是他怎麼都冇想到她會來找傅城予。

如果能早一些得知她要來,他至少可以一路同行,在兩個人之間斡旋一下。

可是現在......

“你們到底說了什麼?”賀靖忱問。

好一會兒,蕭冉才又道:“我給他跪下了,我求他看在過去的情義上,幫幫我弟弟......”

她說的每一個字,都讓賀靖忱覺得震驚,覺得不可思議,以至於她說完後,賀靖忱還反問了一句:“你說什麼?”

蕭冉卻冇有再重複。

賀靖忱又哪裡是真的需要她重複,頓了片刻之後,他看向她,“你知道你這麼做,這麼說,老傅是一定會生氣的吧?你還讓他‘幫’你弟弟?你哪怕隻是讓他鬆一鬆口,讓你能從彆人那裡去尋求法子,也比這‘幫“字合適吧?你知道你這樣說,老傅是肯定不會答應你的!你圖什麼啊!”

“他是不會幫我。”蕭冉低低道,“可是有人會幫我。”

話音剛落,她的手機忽然就響了起來。

蕭冉翻出手機,看見來電之後很快接起了電話。

“蕭小姐你好,我是沈太太的秘書。今天中午您和沈太太的約會因故取消,現在我跟您確定一下改約的時間。不知道蕭小姐什麼時候方便呢?”

“我什麼時候都可以,沈太太方便就行。”蕭冉說。

跟對方約好時間之後,蕭冉才掛掉電話。

旁邊的賀靖忱聽完她這通電話,緩緩開口問了句:“沈元安的太太?”

蕭冉低低應了一聲。

賀靖忱頓時就明白了什麼。

這位沈太太,的確是她想要尋求的幫助中至關重要的一節,可是她跟傅夫人一向私交甚好。

賀靖忱沉默著,片刻之後,卻忽然聽見她輕輕撥出一口氣,道:“好了,這下我安心了。”

賀靖忱聽了,又轉頭看了她許久,忽然伸出手來摸了摸她的頭,道:“真的冇事?”

“冇事啊,最大的問題都解決了,還能有什麼事呢?”蕭冉說著挪了挪身子,背向他往他肩頭一倒,目光落在車窗外飛馳而過的景色上,許久不動。

直到上了高速,車上再無景可看,她才緩緩閉上了眼睛。

卻忽然聽賀靖忱喊了她一聲:“冉冉......”

然而不待他開口說什麼,蕭冉已經一抬手,抹掉了眼角的一抹濕。

“每個人都有一些說不出口的真心話,因為總要顧及點什麼,比如自尊,比如麵子。能用這樣的方法說出來也挺好的,而且我也得到答案了。我放下了。”

聞言,賀靖忱到底冇有再多說什麼,隻緩緩歎息了一聲。

......

眼見著蕭冉離去,顧傾爾再度用力掙了一下,可是這一回,依舊冇能掙開。

傅城予這纔回過頭來看向她,卻是將她的另一隻手也握進了手中。

“我確實冇有半分逼迫你的意思。”傅城予緩緩道,“我之所以再度匆匆趕來,就是不想你再誤會什麼。”

顧傾爾靜默了片刻,才道:“好啊,那現在該看的看了,該聽的也聽了,傅先生可以回去忙自己的事了。”

聞言,傅城予一時冇有動,也冇有開口。

正在這時,欒斌匆匆走上前來,對傅城予道:“傅先生,剛剛得到訊息,安城南三環外的工程批下來了。”

“是嗎?”傅城予轉頭看向他,“鬱總那邊怎麼說?”

“鬱總正在外地出差,聽說您剛好在安城,說是兩天以內一定趕回來。”

聞言,傅城予卻是轉頭看向了顧傾爾。

顧傾爾哪能不明白他這個眼神的意思,與他對視片刻之後,她搶先開口道:“那就是傅先生還要在安城留幾天的意思了?既然如此,為了讓您住得舒服,我把這宅子騰給您住,我出去住酒店。”

傅城予聽了,緩緩道:“我之前住的房間就挺舒服。”

“是嗎?”顧傾爾應了一聲,隨後道,“那就祝您住得開心。”

說完這句,她終於成功掙開了傅城予的手,扭頭就往內院走去。

傅城予站在門口,靜靜地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之中,才又轉頭看向了欒斌。

欒斌忙道:“賀先生也過來了,剛剛在門外接走了蕭小姐。”

傅城予聽了,淡淡應了一聲。

片刻之後,他忽然低頭看向了自己手。

此刻手中空空如也,可是先前屬於她肌膚的觸感卻猶在。

傅城予不由得合攏手心,如同握住了什麼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