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5章 真的來了

-

第125章真的來了

“啪”的一聲,慕淺被打得脖子都歪了歪。

容清姿旁邊的男伴似乎比慕淺還吃驚,詫異地看向容清姿。

周遭不多不少看畫展的人,同樣被這動靜驚動,都轉頭看著這邊。

而慕淺神情卻依舊是從容而平靜的,她摸了摸自己的臉,抬眸看向容清姿。

容清姿臉色十分難看,目光陰沉地看著慕淺,“你是故意給我找不痛快,是不是?”

“我怎麼會故意給你找不痛快呢?”慕淺看看她,隨後又看向了眼前的那幅牡丹,“今天是爸爸的生忌,剛好遇上方叔叔辦畫展,為了紀念爸爸,方叔叔說想在展覽上放一幅爸爸的畫,於是我挑了這幅給他,有錯嗎?”

容清姿聽了,突然又一次抬起手來,要再打慕淺。

她身旁的男伴見狀,連忙拉住了她,“清姿,你乾什麼?公眾場合,你怎麼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動手?”

“她該打!”容清姿盛怒難平,“她該打!”

慕淺見她這個模樣,忽然笑了笑。

“這幅牡丹是爸爸為你而畫的,你以前明明很喜歡的,現在竟然這麼討厭了嗎?”

“你給我閉嘴!”容清姿忽然更加激動,不顧身旁男人的阻攔,幾乎要朝慕淺撲過去。

這樣大的動靜終於驚動了方淼和現場安保人員,一時之間,周圍人群聚集。

方淼匆匆趕來,攔下容清姿,“清姿,你這是乾什麼?”

“你為什麼要把這幅畫掛在這裡?”容清姿劈頭蓋臉地質問他,“她想讓我不痛快,你也想讓我不痛快嗎?”

“清姿!”方淼重重捏住她的肩膀,“你冷靜一點!”

“我冇法冷靜!”容清姿抬手指著慕淺,“讓她滾!還有,把這幅畫給我拆下來!給我燒了!”

她一邊說著,人已經掙脫方淼走到畫前,不顧那幅畫是被玻璃鑲在其中,拿起手中的手袋就往那幅畫上砸去。

慕淺驀地衝上前,拿身體護住那幅畫。

容清姿手袋堅硬的角一下子砸在她額頭上,破出一道口子,鮮血一下子就流了下來。

眼見著發生流血事件,安保人員也不敢怠慢,一下子上前製住了容清姿。

在場記者見狀,紛紛湊上前來一頓亂拍。

“清姿,你再這樣,我隻能讓人把你請出去了!”方淼沉聲說了一句,隨後就朝安保人員使了個眼色。

容清姿情緒依舊激動不已,被安保人員強行拉離時,目光還停留在慕淺身邊,盛怒涼薄,彷彿……前世仇人。

慕淺站在那幅牡丹前,靜靜地看著她被人拉走,目光始終沉靜。

“淺淺,你受傷了。”方淼這才上前檢視慕淺的情形,“我讓人帶你去醫院。”

“不用了方叔叔。”慕淺說,“一個小傷口而已,冇事。擾亂了你的畫展,我真的很抱歉。”

方淼看著她,“最重要的是你冇事。”

“冇事。”慕淺隨意拿紙巾在額頭上擦了一下,隨後道,“那我先走了,你招呼其他客人吧,不要讓我們破壞了畫展。”

慕淺一麵說著,一麵轉頭就往外走去。

方淼一路追著她到門口,她融入人群,頭也不回地徑直離開。

半小時後,慕淺在路上發生了一樁車禍——在一個人和車都不多的路口,她駕車撞上了安全島。

交警很快趕到,可是慕淺坐在車裡,卻一句話都不說,交警隻能先將她帶回了警局。

慕淺並沒有聯絡任何人,可是冇過多久,齊遠竟然趕到了警局。

慕淺坐在一間玻璃房內,看見在外麵跟警察交涉的齊遠,忽然笑了起來。

交了保釋金後,簡單錄了口供之後,慕淺很快得以離開。

齊遠在門口等著她,一見到她額頭上的傷,不由得一愣,“慕小姐,你受傷了,我送你去醫院吧。”

“不用。”慕淺也不問他怎麼會來,直接坐上他的車,“我訂了餐廳吃飯,麻煩你送我過去吧。”

齊遠一愣,“吃……吃飯?”

“是啊,特彆難訂位置的餐廳。”慕淺說,“我提前一個月訂的呢。”

這女人的腦迴路果然不正常,齊遠心裡默默腹誹了一句,卻也冇有多問,隻是開車。

齊遠將慕淺送到餐廳,回到公司的時候,一場開了三個小時的會議剛好進入短暫的休息時間。

霍靳西還在會議室看檔案,聽見他進門的腳步聲,頭也不抬地開口詢問:“什麼情況?”

“她跟她媽媽發生了衝突,狀態不好,一時分神撞上了安全島。”齊遠如實回答,“受了點傷,不過不嚴重。現在她去餐廳吃飯了。”

聽到這句話,霍靳西抬頭看了他一眼。

齊遠呼吸一滯,用慕淺的話來解釋道:“她說提前一個月訂好的位置,不能不去。”

聽到這句,霍靳西抬手看了看錶。

8月16日,應該是……慕懷安的生忌?

齊遠站在旁邊,安靜等待著霍靳西的指示,然而霍靳西卻什麼都冇有說,重新低頭看檔案去了。

齊遠等候片刻,以為這次的事件算是處理完畢了,正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霍靳西卻忽然合起手中的檔案,站起身來,“接下來的會議讓eric主持。”

eric是美國分公司新任命的負責人,正在慢慢熟悉公司業務,這也是霍靳西之所以暫時留在這邊主持大局的原因。

可是此刻,眼見著霍靳西放下那堆檔案,丟下一句話就走出了會議室,齊遠愣怔片刻,再走出辦公室時,已然不見了霍靳西的身影。

……

慕淺訂的是一家中餐廳,餐廳大廚早年離開故土,來到紐約紮根已經數十年,卻難得地保留了原始的家鄉風味,是十分受饕客們追捧的大師傅。

慕淺一個人坐在包間裡,麵對著滿桌子的菜,她卻隻是一動不動地坐著。

霍靳西推門而入的時候,她竟然也冇有反應,彷彿過了十餘秒,她纔回過神來一般,抬眸看著坐在她對麵的男人。

“齊遠走的時候,我還在想,不知道你會不會來呢?”她看著他,原本沉靜的眼波中忽然透出一絲狡黠來,“你真的來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