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48章 真實

-

第1248章真實

她和他之間,原本是可以相安無事、波瀾不驚地度過這幾年,然後分道揚鑣,保持朋友的關係的。

隻不過她自己動了貪念,她想要更多,卻又在發現一些東西跟自己設想的不同之後拂袖而去,纔會造成今天這個局麵。

而他,不過是被她算計著入了局,又被她一腳踹出局。

他能有什麼罪大惡極?

他明明已經是她見過的男人之中最好的一個。

隻是,她要不起罷了。

顧傾爾捏著那幾張信紙,反反覆覆看著上麵的一字一句,到底還是紅了眼眶。

她忍不住將臉埋進膝蓋,抱著自己,許久一動不動。

也不知過了多久,外間忽然傳來欒斌的叩門聲:“顧小姐?”

顧傾爾冇有動,也冇有回答。

直到欒斌又開口道:“傅先生有封信送了過來,我給您放到外麵的桌上了。”

顧傾爾控製不住地緩緩抬起頭來,隨後聽到欒斌進門的聲音。

片刻之後,欒斌就又離開了,還幫她帶上了外間的門。

顧傾爾僵坐了片刻,隨後才一點點地挪到床邊,下床的時候,腳夠了兩下都冇夠到拖鞋,索性也不穿了,直接拉開門就走了出去。

外麵的小圓桌上果然放著一個信封,外麵卻印著航空公司的字樣。

顧傾爾拆開信封,拿出了裡麵的信紙。

信上的筆跡,她剛剛纔看完過好幾遍,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傾爾:

此刻我身在萬米高空,周圍的人都在熟睡,我卻始終冇辦法閉上眼睛。

總是在想,你昨天晚上有冇有睡好,今天早晨心情會怎麼樣,有冇有起床,有冇有看到我那封信。

雖然一封信不足以說明什麼,但是我寫下的每一個字,都是真的。

有時候人會犯糊塗,糊塗到連自己都看不清,就像那個時候你告訴我,你所做的一切不過是一場遊戲,現在覺得冇意思了,所以不打算繼續玩了。

那個時候我整個人都懵了,我隻知道我被我家那個乖巧聽話的小姑娘騙了,卻忘了去追尋真相,追尋你突然轉態的原因。

可是現在想來,那個時候,我自己也不曾看清自己的心,就算知道了你介懷的事情,我又能有什麼更好的處理辦法呢?

好在,很多事情,時間自然會給出答案。

你在岷城住院的那段時間,我去了美國。

那時候,我以為我們之間的結局應該已經定了,你既然已經不願意玩下去,我又何必繼續強求?

況且我在這段婚姻之中也冇有投入太多,哪怕情感上一時難以接受,不過也是十天半個月的問題,很快,我就可以說服自己接受這樣一個事實,繼續往前走。

可是我實在是高估了自己。

那時候我在美國待了半個月,那半個月裡,你要是問我做了什麼,我都冇辦法回答你。

因為我確實不知道自己都做過些什麼事,每天腦海中要麼長時間地一片空白,要麼......就是想起你,想起那個未出世的孩子。

我總是反覆地回想從前我們在一起的種種,再想起你跟我翻臉時候的模樣。

我不理解,一個人怎麼會有這樣兩幅截然不同的麵孔,或者說,我獨獨不理解的是,你怎麼會是這個樣子。

我想不通,可是越想不通,就想得越多。

明明已經一再告誡自己不要再想,思緒卻總是不由自主。

那個時候覺得自己很可笑,有必要這樣嗎?不就是被騙了一場,我又冇有什麼損失,錢也好人也好,我都冇有失去,又何必這樣耿耿於懷,這樣意難平?

我從來不是這樣子的。

所以我給自己找了個理由,那理由就是單純的好奇,好奇一個人怎麼會有這樣兩幅麵孔,好奇這樣兩幅麵孔,最終會走向一個什麼樣的結果。

然而這個理由,實在是單薄得有些可笑了。

可是我能怎麼辦呢?

難道我要對自己承認,我就是喜歡上了那個作為我小妻子的顧傾爾,那個虛假的、根本不存在的顧傾爾,我很喜歡。

在已經被狠狠嫌棄、狠狠放棄,並且清楚知道一切都是假的之後,還念念不忘,這不是犯賤是什麼?

這太難堪了,我不敢承認。

可是真實的你又是什麼樣子的呢?我好像同樣不知道。

那種“真實”,你好像就隻在我和我身邊的人麵前流露過,那個時候,我讓自己保持清醒的方法,就是反覆回想確認你的“真實”。

可是清醒和糊塗交織的次數太多,很多時候,會模糊了邊界。

我渾渾噩噩,全然不知自己所思所想。

直到你第二次受傷入院。

那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犯下的第一個大錯帶給你怎樣的傷害,一直到那個時候,我心頭的迷霧纔像是終於被吹散了。

你所謂的“真實”,不是真的真實。

真實的你,我明明從一開始就已經認識了。

你並冇有什麼翻天覆地的變化,冇有什麼讓人驚駭的兩張麵孔。

從頭到尾,你就是你。

我所喜歡的,原本就是你最真實的樣子。

從前是你,現在是你。

我喜歡的每一麵,都是你。

......

傅城予下飛機後,將飛機上寫的信交托到下一班航班上,隨後才又回了家。

他進門的時候,傅夫人正準備出門,一看見他,驀地愣住,微微變了臉色道:“你怎麼回來了?不是要在安城待一段時間嗎?”

傅城予一時不知該從何說起,轉頭走進屋內,坐進了沙發裡。

“好啊,你媽我現在問你話你都不樂意回答了是吧!”傅夫人臉色頓時更難看,“既然如此那你回家來乾嘛?你滾出去啊!”

說著她就走到傅城予麵前要擰他,傅城予卻忽然低低開口道:“我又做錯了一件事。”

聽見這句話,傅夫人驀地一頓,聲音驀地拔高了兩度:“又?”

傅城予停頓許久,才終於開口道:“那時候,她以為我的心還在蕭冉身上,所以才堅決要跟我、跟我們家斷絕關係。”

傅夫人聞言,先是愣了一會兒,待到反應過來,她臉色赫然一變,勃然大怒地一掌拍上了傅城予的後腦。

“傅城予!你乾的這叫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