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47章 共識

-

第1247章共識

那天晚上,顧傾爾原本是冇有打算回傅家的。

可是演講結束之後,她冇有立刻回寢室,而是在禮堂附近徘徊了許久。

直到傅城予從禮堂裡麵出來,看見了她。

六點多,正是晚餐時間,傅城予看到她,緩步走到了她麵前,笑道:“怎麼不去食堂吃飯?難不成是想儘一儘地主之誼,招待我?”

顧傾爾身體微微緊繃地看著他,道:“我倒是有心招待你,怕你不敢跟我去食堂。”

“我有什麼不敢的?”傅城予反問。

顧傾爾朝禮堂的方向示意了一下,道:“剛纔裡麵的氛圍那麼激烈,唇槍舌戰的,有幾個人被你辯得啞口無言。萬一在食堂遇見了,尋你仇怎麼辦?”

傅城予挑了挑眉,隨後道:“所以,你是打算請我下館子?”

顧傾爾微微紅了臉,隨後才道:“我隻是剛剛有幾個點冇有聽懂,想問一問你而已。”

“那你剛纔在裡麵不問?”傅城予抱著手臂看著她,笑道,“你知道你要是舉手,我肯定會點你的。”

“所以現在是不能問了嗎?”

傅城予說:“也不是不能問,隻不過剛剛纔問是免費的,現在的話,有償回答。”

顧傾爾聽了,正猶豫著該怎麼處理,手機忽然響了一聲。

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剛收到的訊息之後,忽然就抬眸看向他,道:“那我就請你吃飯吧。”

她一邊說著,一邊拿出自己的手機在他麵前晃了晃,道:“請你回家吃飯。”

手機螢幕上是傅夫人給她發來的訊息,說是家裡做了她喜歡的甜品,問她要不要回家吃東西。

傅城予見狀,歎了口氣道:“這麼精明的腦袋,怎麼會聽不懂剛纔的那些點?可惜了。”

顧傾爾聞言,再度微微紅了臉,隨後道:“那如果你是不打算回家的,那我就下次再問你好了。”

說完這句她便要轉身離開,偏在此時,傅城予的司機將車子開了過來,穩穩地停在了兩人麵前。

傅城予隨後便拉開了車門,看著她低笑道:“走吧,回家。”

顧傾爾頓了頓,這才坐進了車子裡。

傅城予隨後也上了車,待車子發動,便轉頭看向了她,“說吧。”

“什麼?”顧傾爾不由得一怔。

見她這樣的反應,傅城予不由得歎息了一聲,道:“我有這麼可怕嗎?剛纔就是逗逗你,你怎麼還這麼緊張?我又不是你們學校的老師,向我提問既不會被反問,也不會被罵,更不會被掛科。”

顧傾爾聽了,略頓了頓,才輕輕嘀咕了一句:“我纔不怕你。”

“行。”傅城予笑道,“那說吧,哪幾個點不懂?”

顧傾爾果然便就自己剛纔聽到的幾個問題詳細問了問他,而傅城予也耐心細緻地將每個問題剖析給她聽,哪怕是經濟學裡最基礎的東西,她不知道,他也一一道來,冇有絲毫的不耐煩。

一路回到傅家,她不解的那幾個問題似乎都解答得差不多了,傅城予這才道:“明白了嗎?”

顧傾爾卻隻是道:“似懂,非懂。”

傅城予有些哭笑不得,“我授課能力這麼差呢?”

“解決了一些問題,卻又產生了更多的問題。”顧傾爾垂了垂眼,道,“果然跨學科不是一件這麼容易的事情。我回頭自己多看點書吧。”

傅城予聽了,笑道:“你要是有興趣,可以自己研究研究,遇到什麼不明白的問我就行。”

顧傾爾微微偏偏了頭看著他,道:“隨時都可以問你嗎?”

“唔,不是。”傅城予說,“三更半夜不行,得睡覺。”

顧傾爾聞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

那次之後,顧傾爾果真便認真研究起了經濟學相關的知識,隔個一兩天就會請教他一兩個問題,他有時候會即時回覆,有時候會隔一段時間再回覆,可是每次的回覆都是十分詳儘的,偶爾他空閒,兩個人還能閒聊幾句不痛不癢的話題。

這樣的狀態一直持續到了七月的某天,傅城予忽然意識到他手機上已經好幾天冇收到顧傾爾的訊息時,卻意外在公司看見了她。

那時候顧傾爾正抱著一摞檔案,在公司前台處跟工作人員交流著什麼,很快她從前台接過又一份檔案,整合到一起轉身之際,卻忽然迎麵就遇上了他。

看見她的瞬間,傅城予和他身後兩名認識她的助理都愣了一下。

其中秦吉連忙就要上前幫她接過手中的檔案時,顧傾爾卻忽然退開了兩步,猛地鞠躬喊了一聲“傅先生好”,隨後便在幾個人的注視下大步逃開了。

而她離去的方向,竟然是傅氏大廈內部。

欒斌見狀,連忙走到前台,“剛纔那個是做什麼工作的?”

“是七樓請的暑假工。”前台回答,“幫著打打稿子、收發檔案的。欒先生,有什麼問題嗎?”

欒斌聽了,微微搖了搖頭,隨後轉身又跟著傅城予上了樓。

顧傾爾抱著自己剛剛收齊的那一摞檔案,纔回到七樓,手機就響了一聲。她放下檔案拿出手機,便看見了傅城予發來的訊息——

我怎麼不知道我公司什麼時候請了個桐大的高材生打雜?

看著這條訊息,顧傾爾不由得輕笑了一聲。

這天傍晚,她第一次和傅城予單獨兩個人在一起吃了晚飯。

其實那天也冇有聊什麼特彆的話題,可是對顧傾爾而言,那卻是非常愉快一頓晚餐。

她在他的公司做了一個月的暑假工。

那一個月的時間,她隻有極其偶爾的時間能在公司看見他,畢竟他是高層,而她是最底層,能碰麵都已經算是奇蹟。

可是雖然不能每天碰麵,兩個人之間的訊息往來卻比從前要頻密了一些,偶爾他工作上的事情少,還是會帶她一起出去吃東西。

一個七月下來,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便拉近了許多。

他們會聊起許多從前冇有聊過的話題,像是他們這場有些荒謬有些可笑的契約婚姻,像是她將來的計劃與打算。

那個時候,傅城予總會像一個哥哥一樣,引導著她,規勸著她,給她提出最適合於她的建議與意見。

所以在那個時候,他們達成了等她畢業就結束這段關係的“共識”。

隻可惜,這個“共識”,她並不是很認同。

所以在那之後,她的暑期工雖然結束,但和傅城予之間依舊保持著先前的良好關係,並且時不時地還是能一起吃去吃頓飯。

一直到那天晚上,她穿上了那件墨綠色的旗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