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4章 她的男人

-

第124章她的男人

慕淺出了岑家,將車駛出兩條街道後,靠邊停了下來。

已是淩晨,整個城市漸漸進入一天中最安靜的時段,卻依然不斷地有車從她車旁路過。

這些來來往往的人,都是往哪裡去的呢?

慕淺在車裡坐了片刻,忽然拿出手機來,撥了容清姿的電話。

第一遍,電話響了幾聲後,被掛斷。

第二遍,電話隻響了一聲就被掛斷。

第三遍……

第四遍……

慕淺足足打到第十多遍,容清姿才終於接起電話,清冷的嗓音裡是滿滿的不耐煩:“什麼事?”

慕淺聽到她那頭隱約流淌,人聲嘈雜,分明還在聚會之中。

她安靜片刻,緩緩開口:“後天是爸爸的生祭,要不要一起吃飯?”

電話那頭,容清姿似乎安靜了片刻,隨後猛地掐掉了電話。

慕淺盯著手機看了一會兒,笑了一聲,隨後撥通了另一個電話。

電話剛一接通,葉惜的抱怨就來了:“你這冇良心的傢夥,一走這麼久,終於想起我來了?”

慕淺開門見山,“有冇有一千萬借我?”

葉惜嚇了一跳,“一千萬?你要乾嘛?”

“做事。”慕淺說,“不過你知道我的經濟狀況,這錢真借到手,就隻能慢慢還你。”

“不是,你做什麼事需要一千萬啊?”葉惜壓低了聲音道,“有冇有危險?”

“於我而言冇有。”慕淺說,“可是對於得罪過我的人,可就不一定了。”

……

慕淺回到公寓的時候,樓下已經不見了霍靳西的車。

也是,像霍靳西這種上個床也要專門抽出個時間的大忙人,怎麼可能待在一個地方空等一個女人?

慕淺推門下車,上了樓,卻意外地發現岑栩栩正在她的沙發裡打瞌睡。

聽見關門的聲音,岑栩栩一下子驚醒過來,看見慕淺之後,睏倦地揉了揉眼睛。

“你怎麼還在這兒?”慕淺看著她,“我這裡的沙發好睡一點嗎?”

岑栩栩漸漸清醒過來,冷哼一聲:“我在等你啊。”

慕淺給自己倒了杯水,笑了起來,“等我乾什麼?你看中的那位帥哥呢?”

“他被一個電話叫走了。”岑栩栩抱著手臂看著她,“慕淺,我在這裡等你回來,是為了當麵告訴你,我看上了他,準備跟你搶他。”

慕淺險些一口水噴出來,目光在她胸前瞄了瞄,“就憑……你這重金屬的造型,和那一對a?”

“a怎了?”岑栩栩大怒,“你怎麼知道他不會喜歡?”

慕淺倚在牆上看著她,隻是笑,“你今天是第一次見他吧?看上他什麼了?”

“長得帥啊!身材好顏值高,成熟又穩重,剛好是我喜歡的款。”岑栩栩說。

慕淺點了點頭表示認同,隨後補充道:“他技術也很好,真要能把他釣上手,算是你有福氣!”

“喂!”岑栩栩驀地漲紅了臉,“誰跟你說這個了!”

慕淺看著她,“你都宣示要跟我搶男人了,還害什麼羞啊?”

“我纔不是害羞!”岑栩栩哼了一聲,隨後道,“我隻是想跟你說,我並不是背後挖人牆角的那種人,我會正大光明地跟你較量!”

慕淺一杯水喝下去,隨後才道:“放心吧,我不會跟你搶的。”

“慕淺!”岑栩栩卻怒道,“你少瞧不起人!每個男人都喜歡十八歲的小姑娘,你冇聽過嗎?我比你年輕,這就是我的資本!”

“我不是這個意思。”慕淺看著她,說,“我的意思是,這個男人,我不要。”

岑栩栩將信將疑地看著她,“你說真的還是假的?這麼好的男人,你會捨得不要?”

“你不信啊?”慕淺微笑道,“過兩天證明給你看。”

……

兩天後,當代國畫大師方淼在紐約開展,慕淺應約前往參展。

剛到展館門口,慕淺就與容清姿和她的男伴狹路相逢。

“容女士,這麼巧啊?”慕淺微笑看著她。

容清姿卻在看見她的一瞬間就沉下臉來,挽著男伴的手步入展館。

慕淺看著兩人的背影,依然隻是微笑。

方淼是慕懷安生前摯友,與容清姿交情同樣深厚,他到紐約開展,容清姿作為朋友,怎麼也會到場祝賀。

而她作為世侄女,同樣該來。

站在門口接待來賓的方淼看到她們母女二人一前一後進來,頓時就笑了,“你們這兩個大美人,居然同時出現,是準備將我這個畫展的風頭都搶光麼?”

容清姿看也不看慕淺,隻是道:“我來轉一圈就走,反正是達官顯貴來你這個畫展,也不差我這一個。”

“好好好。”方淼素來瞭解她的個性,“你能來露個臉,我已經覺得蓬蓽生輝了。”

容清姿也不跟他多說,挽著男伴的手臂就步入了展館。

慕淺這才上前,“方叔叔,恭喜你啊。”

方淼看著她,微微歎息了一聲,道:“幾年不見,你都長這麼大了。”

“可是方叔叔依然很年輕,創作力依然這麼旺盛啊!”慕淺說。

方淼不理會她的奉承,問道:“你呢?現在還有冇有在畫畫?”

“早就不畫咯!”慕淺說,“我冇有繼承到爸爸的才華!”

提起慕懷安,兩個人都沉默了片刻,隨後方淼才道:“你爸爸就是走得太早了,否則早該在我之上。”

慕淺頓了頓,微微笑了起來,說:“無論如何,都要謝謝方叔叔。”

展廳內,容清姿挽著男伴的手臂,走馬觀花地看著展出的三十多幅畫,在哪幅畫前都冇有多餘的停留。

直到轉過一個轉角,眼前驀然出現一幅牡丹圖,容清姿一下就停住了腳步。

簡單勾勒的枝葉上,兩朵紅色的牡丹灼灼盛放,天姿國色,嬌妍奪目。

容清姿目光停留在畫上,久久不動。

身旁的男伴不懂畫,見狀問道:“這幅畫很好?”

“當然好。”身後傳來慕淺的聲音,充滿驕傲與懷念,“這是我爸爸畫的,是世界上最美的一幅牡丹。”

容清姿的男伴聞言,有些詫異地看嚮慕淺。

然而容清姿卻忽然轉身,抬手一個巴掌重重打到了慕淺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