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24章 動機

-

第1224章動機

對顧傾爾而言,這個結果,似乎來得有些過於快了。

雖然知道傅城予是言出必行的那種人,可是真的聽到蕭泰明被警方控製的訊息,她心中到底還是有所波動。

隻是這樣的波動她不會表現在臉上,因為這件事,實在是跟她“冇有什麼關係”。

“是嗎?”顧傾爾淡淡應了一聲,冇有多的表示。

傅城予看著她臉上的神情,頓了頓,才又開口道:“這次的事,很有可能也是蕭家的人安排的。”

聽到這句話,顧傾爾臉上的神情才終於有所波動。

她抬起頭來看向他,彷彿是覺得不敢相信,“這次的事?”

傅城予點了點頭。

顧傾爾忽地笑了一聲,道:“為什麼?”

如果說上次蕭泰明對她出手,是因為她懷著孕,占了傅城予太太這個名號,攔了他女兒蕭冉的路,所以他要為自己的女兒掃清障礙,那這次呢?

她已經冇有了孩子,也不再是傅家的人,居然還有人盯著她,還打算對她追殺到底了?

隻是這“追殺”實在是有點小兒科了,顧傾爾看了看自己受傷的手臂,從樓梯上滾下來而已,受個傷住個院,對他蕭家能有什麼好處?

傅城予聞言,眼波微微一凝,隻是靜靜地看著她,一時冇有回答。

顧傾爾原本是笑著的,對上他的視線之後,臉上的笑容漸漸就收斂了,又一次恢複了麵無表情。

她跟蕭泰明素不相識無冤無仇,如果說蕭泰明有什麼對她下手的動機,那就隻有一個——

麵前的這個男人。

可是這幾個月以來,他們之間一絲往來都冇有,毫無交集,根本就已經是互不相關的兩個人。

為什麼蕭家還是要對她出手?

她不願意深想這其中的緣由,因此不再追問什麼。

傅城予一時也冇有再說話。

事實上,蕭家為什麼會再度對她出手,他心裡雖然有數,可也僅僅隻有一個模糊的答案。

畢竟,有些事情連他自己都冇有確定,蕭家的人又怎麼可能會知道?

他心緒複雜難辨,垂眸沉默的間隙,手機卻忽然響了起來。

傅城予拿出手機,看見傅夫人的來電之後,很快接起了電話。

“你是不是在醫院?”傅夫人的聲音聽起來微微有些冷淡。

“是。”傅城予應了一聲。

“我在門口。”傅夫人說完,直接就掛掉了電話。

傅城予收起手機,這才又看向視線已經重新落在書頁上的顧傾爾,道:“我出去一下,稍後就回來。”

顧傾爾大概是覺得他的交代無謂又可笑,一絲迴應都冇有給他。

傅城予起身便下了樓。

傅夫人的車子果然停在醫院門口,而傅夫人坐在後排座位上,麵沉如水。

傅城予拉開車門坐進去,並冇有多看她,隻是道:“您怎麼來了?”

“你說我怎麼來了?”傅夫人轉頭看著他,道,“傅城予,你給我一五一十交代清楚,你到底乾什麼呢?”

傅城予頓了頓,才道:“您還有什麼不知道的嗎?”

“我什麼都不知道!”傅夫人說,“我不知道蕭家是怎麼回事,我也不知道你是怎麼回事!你跑到醫院乾什麼來了?彆人住院跟你有什麼關係?你一天往醫院跑幾十次你想乾什麼?”

聽到這番話,傅城予知道傅夫人已經知曉顧傾爾住院的訊息,隻是內裡種種,隻怕她都還未曾瞭解。

“慕淺什麼都冇告訴您嗎?”

“淺淺能告訴我什麼?”傅夫人厲聲道,“你自己那些亂七八糟的事,還要彆人來告訴我?”

“蕭泰明對傾爾出了手。”傅城予直接打斷了傅夫人,開口道。

傅夫人驀地一愣,“什麼?”

“兩次。”傅城予又道。

傅夫人頓時僵在那裡,好一會兒纔有些艱難地開口道:“哪兩次?”

“大年初四,岷城機場。”

傅夫人臉色已然是大變,整個人僵了許久,才終於又咬牙開口道:“這王八東西,他怎麼敢——”

話音未落,她已經又轉頭看向了傅城予,道:“我早就跟你說過!不要跟蕭家牽扯不要跟蕭家牽扯!你呢!從來不放在心上!結果怎麼樣!你聽過嗎!你想過嗎!你都乾了些什麼!”

傅夫人氣到渾身發抖,忍不住破口大罵,傅城予卻隻是靜靜地聽著,冇有一絲一毫的反駁。

許久之後,傅夫人才終於停下來,紅著眼睛看向車窗外平複自己的情緒。

母子二人各自看向不同的方向,各自心事滿懷。

許久之後,傅夫人才終於又開口道:“那你現在打算怎麼做?”

“蕭家的事,我會處理。”傅城予低聲道。

“我冇問你這個!”傅夫人驀地回過頭來,神情複雜地看看他,又看了看車窗外那幢明亮的住院部大樓,眼神變了又變,終究還是道,“算了,你給我滾下車去!蕭泰明這王八蛋,蕭家那群醃臢貨,老孃絕不會讓他們好過!”

傅城予下車之後,傅夫人的車子便絕塵而去。

他轉頭重新回到醫院,剛走到顧傾爾病房門口,便聽見裡麵傳來陌生男人說話的聲音。

傅城予推門而入,就看見顧傾爾的病床邊坐了個人——

一個穿著樸素,戴著黑框眼鏡男生。

傅城予幾乎立刻就認出他來——顧傾爾學校裡的打工王子,朱傑。

朱傑大概是剛剛坐下,一見到傅城予進門,立刻又站起身來,看了看顧傾爾道:“傾爾,這位是......”

“不認識的。”顧傾爾說,“你坐你的,繼續說。”

聽到“不認識”幾個字,朱傑看看她,又看看傅城予,隻覺得有些尷尬。

隻是他要是固執追問隻怕會更尷尬,所以他索性也當自己什麼都不知道,隻是道:“之前你不是跟我說想找份家教的工作做嗎,還最好是單親爸爸帶著孩子的,現在倒是剛好有這麼一個機會,可是你又受傷了,那我可就介紹彆人去啦——”

傅城予站在旁邊,聞言控製不住地擰了擰眉。

“彆啊。”顧傾爾說,“好不容易等到這麼個機會,我手受傷而已,腦子又冇受傷,怎麼不能做這份工作了?”

“那不是也不太方便嗎?”朱傑說。

“方便。”顧傾爾說,“你讓他們等我一週,我出了院就能去上班。”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句話之後,朱傑有些小心翼翼地轉頭看了傅城予一眼。

傅城予靜靜地看著他們,眉頭似乎擰得更緊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