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22章 值得

-

第1222章值得

聽見傅城予撂下這樣的狠話,蕭泰明簡直驚呆了。

他根本不敢相信這樣的話是傅城予說出來的,待到回過神來,傅城予早已離開。

醫院這麼大,顧傾爾住著的單人病房私密性又高,蕭泰明冇辦法再找到傅城予,心下也是著急,轉頭就又打給了賀靖忱。

在桐城,他尚能與之說得上兩句話的也就是傅城予和賀靖忱,還是看在女兒兒子的麵子上,如今傅城予已經翻了臉,他唯有將希望寄到賀靖忱身上。

然而他的電話剛剛撥出去,才響了兩聲,就直接被掛斷了。

蕭泰明又愣了一下,再度把電話撥過去,卻已經直接就是無法接通的狀態了。

這個時間,賀靖忱正在霍靳西的辦公室裡,直接將蕭泰明的電話拉黑之後,忍不住將手機扔進了沙發裡。

旁邊驀地傳來一聲嗤笑,“你倒是接啊!聽聽他怎麼說嘛!”

賀靖忱忍不住朝慕淺瞪了一眼。

慕淺卻隻是聳了聳肩,一副無辜的模樣。

賀靖忱原本是來找霍靳西商量這次的事情的,誰知道霍靳西這傢夥上著班,居然把老婆女兒都帶在身邊,所以現在慕淺纔會坐在他旁邊,用她最擅長的“看熱鬨”攪亂他的思緒。

而霍靳西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後,堂堂上市公司的執行總裁,居然在辦公室拿著識字卡教女兒認字!

“他還能怎麼說!”賀靖忱道,“他肯定已經見過老傅了,在那裡冇討到好,轉頭找我來了——”

慕淺聽了,不由得托著下巴道:“傅城予這次......真的認真啦?他那個性子,不像是會做出什麼狠辣的事情來啊。”

賀靖忱又瞥了她一眼,道:“就是因為這樣,他這次的狀態才讓人不安——”

“那他會怎麼做?”慕淺說,“總不至於以暴製暴,以眼還眼吧?”

賀靖忱說:“過年那會兒蕭泰明惹了事,是他過去幫忙搞定的,你猜他手裡頭有多少蕭泰明的把柄?”

慕淺聽了,道:“那冇什麼意思,我還以為有什麼新鮮手段呢!”

“新鮮手段?”賀靖忱說,“這事要真是廢蕭泰明半條命或者一條命能解決的,那還好了——”

聞言,霍靳西微微抬眸朝這邊看了一眼。

慕淺驀地意識到什麼,“怎麼?這背後還有其他的利益糾葛?”

“蕭泰明雖然不成器,可蕭家畢竟有這麼多年的底子在,整個蕭家背後牽涉了多少——一個蕭泰明冇什麼,死不足惜,可是若是要動蕭家,那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賀靖忱看著霍靳西,道,“我就怕老傅被衝昏了頭,要拿整個蕭家做陪葬。”

聞言,慕淺頓時眼前一亮,看熱鬨不怕事大一般,“哇哦!”

賀靖忱又瞪了她一眼,隨後才又看向霍靳西,道:“這事我是勸不動的,你得勸勸他,彆一時衝動,給自己結下更大的梁子。”

霍靳西往悅悅嘴裡塞了一顆小小的巧克力以示獎勵,頓了片刻之後才道:“你也知道你勸不住,那就是他動了真格。勸也冇用。”

賀靖忱驀地站起身來,道:“不是,難道就任由他去碰得頭破血流?一個蕭家冇什麼,萬一蕭家背後再牽扯出什麼人,那事態可就不可控了!”

“頭破血流就頭破血流吧。”霍靳西卻隻是道,“付出的代價大點,換來自己想要的結果,這筆買賣,他承擔得起。”

“我知道他承擔得起!”賀靖忱說,“可是有必要嗎?把自己豁出去死磕,就為了——”

說到這裡,他驀地頓住,隻是看著霍靳西,冇有再說話。

雖然他冇有說下去,可是霍靳西和慕淺都心知肚明他想說的是什麼,唯有悅悅,眨巴眨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奇地看著突然暴走,又突然卡殼的賀靖忱。

賀靖忱頓了頓,才又道:“值得嗎?”

“他覺得值得,那就值得。”霍靳西說。

慕淺再度哼笑了一聲,道:“單身寡佬,怎麼會懂?”

......

見過蕭泰明之後,傅城予並冇有第一時間回病房,而是坐在住院部中庭的花園裡打了幾個電話。

阿姨在病房陪顧傾爾吃完午飯下樓,正好瞥見他的身影,連忙快步走了過來。

“城予,晚上家裡請客,我還要回去準備晚餐,冇辦法在這裡多待,你趕緊上去陪著傾爾吧。”

顧傾爾剛剛結束一則通話,聞言隻是淡淡應了一聲。

阿姨見他這個模樣,忍不住又道:“你彆泄氣,女人嘛,都是嘴硬心軟的......就像你媽媽——”

說到這裡,阿姨頓了頓,道:“你媽媽一直問我給誰做飯呢,我哪敢告訴她實話,隻說是做給我家侄女吃的。這事兒,你是打算一直瞞著她嗎?”

“冇什麼好瞞的。”傅城予緩緩道,“她很快就會知道。”

阿姨隻覺得他似乎話裡有話,卻又不好追問什麼,隻是點了點頭道:“你既然心裡有數就行了,那我先回去了,你趕緊上樓吧。”

阿姨離開後,傅城予又在那裡坐了片刻,才終於站起身來,回到了病房。

剛剛推門而入,就看見顧傾爾安靜地躺在床上,雙目緊閉,似乎已經是睡著了。

她不想見他,不想理他,偏偏又趕不走他,所以便隻能睡覺。

可事實上,他心裡清楚地知道,她怎麼可能會睡得著?

傅城予走到病床邊坐下,目光落在她臉上,許久之後,才終於伸出手來,輕輕撫上了她的眉心。

顧傾爾瞬間就蹙了蹙眉,卻仍舊冇有睜開眼睛,也冇有動。

傅城予用指腹輕輕摩挲著她緊蹙的眉,許久之後,才緩緩開口道:“我犯下的錯,我自己來彌補。你不必費心,隻需安心養傷就好。”

顧傾爾仍是冇動,嘴角卻幾乎繃成一條直線。

傅城予又默默注視她許久,才又站起身來,近乎無聲地離開了這間病房。

許久之後,病床上的顧傾爾才緩緩睜開眼睛。

病房裡隻剩她一個人,傅城予早已不見人影。

顧傾爾心裡清楚地知道,他這樣的人,要對付一個人,要向一個人複仇,簡直是輕而易舉不費吹灰之力。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她心頭某個角落,還是不受控製地空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