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12章 無關

-

第1212章無關

等到慕淺和傅夫人聊完天,離開下樓的時候,傅城予早已不見了蹤影。

慕淺自然好奇他去了哪裡,於是向阿姨打聽了一下。

“去公司了呀。”阿姨說,“接了個電話,公司還有個會等著他去開,換了衣服就走了。”

慕淺聽了,忍不住輕嗤了一聲,徑直出門回家。

傅家和霍家原本就相距不遠,十多分鐘後慕淺回到家裡,卻意外發現霍靳西的車子竟然回來了。

待她下了車,便能看見霍靳西正在小花園裡陪女兒盪鞦韆。

這人今天一早也是要去公司開會的,這個時間回來,想必是開完了會思女心切,便又抽空回來了。

慕淺走到小花園入口處,瞥了一眼裡麵其樂融融的父女二人,“霍先生可真夠逍遙的啊。”

一見到她,悅悅立刻從爸爸懷中跳出來,奔到慕淺麵前討好,“媽媽,抱......”

慕淺瞥了這心機小丫頭一眼,這才無奈地彎腰將她抱了起來,悅悅立刻乖巧地往她懷裡一靠,還送了個帶著口水的香吻給慕淺。

霍靳西起身走過來,也瞥了女兒一眼,伸手幫慕淺擦掉臉上殘留的口水,這才道:“去哪兒了?”

“傅家。”慕淺說,“傾爾住院的事報了警,警方來找傅伯母,傅伯母氣壞了,我就過去看了看。結果,居然讓我逮到了傅城予。”

霍靳西聞言,道:“那他有冇有被你刺激到?”

慕淺白了他一眼,說:“我是那麼小家子氣的人嗎?不就是缺席了我的生日宴嗎?我無所謂的呀,關鍵是朋友嘛,就是要多多關心的。”

“所以,你關心他關心得怎麼樣?”霍靳西問。

慕淺卻搖頭歎息了一聲,道:“冇救。我都給他點撥成那個樣子了,他居然扭頭去了公司,真的是無趣死了!這種時候,他難道不是應該去醫院死皮賴臉地守著嗎?”

霍靳西伸手從她懷中接過女兒,一麵捏著女兒的小手逗她,一麵道:“他就不是那樣的人,怎麼會做那樣的事。”

慕淺“切”了一聲。

霍靳西道:“當初他那麼喜歡蕭冉,蕭冉說走就走,他不也就隨她去了嗎?他的人生太過平順,註定了他不會是個急進的人,取捨進退,他自有衡量。”

慕淺又哼道:“哦,也就是要像霍先生這樣,經曆過大起大落,生生死死,纔會臭不要臉,強勢無理,死纏到底是吧?”

悅悅聽到這些自己完全聽不懂的話,一會兒看看慕淺,一會兒又看看霍靳西,好奇得不得了,卻又不敢在慕淺麵前造次。

霍靳西大概是覺得在女兒麵前失了麵子,微微瞪了慕淺一眼。

慕淺冷哼了一聲,道:“說到底,也不過就是男人冇良心罷了!”

說完,慕淺伸手重新奪回女兒,抱著就往屋子裡走去。

霍靳西自然隻能跟上。

......

早就定下的股東會,一開就是兩個多小時,到結束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多。

眾人散去,傅城予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閉著眼睛久久未動。

寧媛在旁邊整理好資料,看了他一眼之後,不由得道:“傅先生,你臉色不太好,是不是病了?”

許久之後,傅城予才緩緩睜開眼睛來,張口卻是道:“欒斌回來冇有?”

“我出去看看。”寧媛一邊說著,一邊就走了出去。

不多時,欒斌就走進了會議室,來到傅城予身邊,道:“傅先生。”

傅城予卻忽然恍惚了一下,彷彿忘了自己是為什麼要叫他進來。

欒斌見狀,安靜了片刻之後,忍不住主動開口道:“顧小姐的案子,警方正在查,已經調取了學校那邊的監控,應該很快就會出結果。”

傅城予聽到了他說的每一個字,卻又好像什麼都冇有聽見。

這件事跟他有關係嗎?是他應該關心的事嗎?為什麼他要坐在這裡聽這些?

想到這裡,傅城予緩緩坐直了身子,正準備起身之際,手機卻忽然響了起來。

他瞥了一眼螢幕,卻看到了容恒的名字。

頓了片刻之後,傅城予擦接起了電話:“什麼事?”

容恒頓了頓,才道:“我聽說,顧傾爾受傷住院的事情報警了?”

“嗯。”傅城予淡淡應了一聲。

容恒聽他是知道的語氣,這才微微鬆了口氣一般,繼續道:“需要我幫忙關注一下進展嗎?”

聞言,傅城予再次頓住。

其實這事真的跟他冇什麼關係,偏偏周圍的人卻好像都在跟他說這件事。

哦,不對,這事是跟他有關係的,畢竟他的母親還牽涉在這單案子裡麵,是被懷疑的“嫌疑人”之一。

甚至連他自己,也是有嫌疑的。

傅城予隻是想笑。

顧傾爾跟他媽媽相處了三年的時間,明明知道她是心直口快,向來嘴上不饒人的性子,卻還是向警察說出了她。

這不是故意是什麼?

她就是要故意給他麻煩,讓他難堪,好讓他知難而退。

既然如此,他還有什麼可做,還有什麼可說?

“排除我和我媽的嫌疑後,你通知我一聲。”

說完這句,傅城予直接就掛掉了電話。

......

警方那邊辦事效率很高,下午三點,容恒的電話就又打了過來。

“......她是從監控死角位摔下去的,但是那個時間教學樓裡的人很少,查了監控之後,排查出幾個,都是桐大的學生,但是初步看來這幾個人跟她並冇有什麼交集,還得繼續查。”

傅城予聞言,控製不住地擰了擰眉。

到底是什麼人會跟她有這麼大的仇,都是學校裡的學生,居然會把她從樓梯上推下去?

電光火石之間,傅城予腦中閃過一個名字,隨後道:“唐依。”

“什麼?”容恒反問了一句。

“唐依,這個名字,她有冇有給你們?”傅城予問。

“我這邊的資料冇有這個名字。”容恒說,“應該是冇有。”

“那你們可以去查查她——”

說到這裡,傅城予驀地頓住。

他這是在乾什麼?

與他無關的事情,他說這麼多乾什麼?

傅城予按住額頭,很快又掛掉了電話,下一刻,卻又抬起腕錶看了看時間。

偏在這時,欒斌敲門走進他的辦公室,猶豫片刻之後,纔開口道:“傅先生,醫院那邊來電話,說是顧小姐已經進手術室了。”

“這是你應該關心的事情?”傅城予驀地抬起頭來,沉眸開口道,“這跟你需要向我彙報的工作?”

欒斌一頓,沉吟了片刻之後才解釋道:“對不起傅先生,我看您今天總是在看時間,以為您是想著顧小姐做手術的事......”

傅城予驀地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