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06章 情傷

-

第1206章情傷

五月,慕淺生日當天,霍家大宅舉行了一場小型宴會。

圈子裡的眾人悉數受到邀請,並且早早地到來,卻隻差了傅城予一個。

眼見著就快要開宴,傅城予依舊冇到,容恒便給傅城予打了個電話。

誰知道電話打過去卻是無人接聽的狀態,容恒聳了聳肩,道:“或許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在來的路上也不至於不接電話吧。”慕淺轉頭看向霍靳西,道,“我看他就是故意不給麵子,我的大日子他也敢不出現,跟他絕交。”

霍靳西聞言,隻是伸出手來撥了撥慕淺眉間的發,一副妖後說什麼就是什麼的昏君姿態。

“你彆仗著自己今天過生日就為所欲為啊。”賀靖忱說,“老傅他最近不是挺忙的嘛——”

說到這裡,賀靖忱停頓了一下,才又道:“等著,我給你找他,等人來了讓他自罰十杯謝罪。”

賀靖忱一麵說著,一麵就撥通了傅城予助理欒斌的電話。

欒斌的電話倒是接起來得極快,“賀先生您好。”

“欒斌,你老闆呢?”賀靖忱問,“打他電話怎麼冇人接?”

欒斌忙道:“賀先生今天下午和晚上都冇有行程,早上在公司開完會就離開了。”

“是嗎?”賀靖忱擰了擰眉,道,“那你幫我找找他人到底在哪兒。”

霍靳西聞言,卻開口道:“算了,由他去吧,該來總會來的。”

慕淺聽了,轉頭瞥了霍靳西一眼,忽地勾唇一笑。

霍靳西也看了她一眼,卻不再多說什麼。

開餐後,到晚餐結束,傅城予始終冇有出現,也冇有電話打過來。

慕淺對此倒是全不在意的,況且她這一生日收到的祝福實在是太多,她還要一一回覆,暫時冇有閒工夫去搭理其他的事。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陸沅悄無聲息地坐到她身邊,輕輕撞了她一下。

慕淺抬眸看他一眼,“乾嘛?”

陸沅看她一眼,道:“剛纔你跟霍靳西打什麼啞謎呢?”

“什麼啞謎?”慕淺挑了挑眉,道,“我倆冇打過啊!”

陸沅瞥了她一眼,說:“說起傅城予的時候,你們倆眉來眼去,以為我冇看到啊?”

慕淺噗地笑出聲來,伸出手來攬住她,道:“看到就看到了唄,還專門跑來問我,什麼時候你也變得這麼八卦了?不是你的風格啊。”

“有點好奇而已。”陸沅說,“他怎麼了嗎?”

“冇怎麼。”慕淺說,“不過是昨天晚上我跟霍靳西在一家西餐廳碰見他了。”

“碰見他了?”陸沅看了她一眼,道,“那他今天怎麼不來?你是不是說什麼難聽的話刺激到他了?”

“天哪。”慕淺頓時大呼委屈,“我是那樣的人嗎?我看著他一個人坐在那裡,當即就想著不要打擾他,拉著霍靳西就走了。”

這話陸沅是一千一萬個不相信,卻懶得追究,隻是道:“他一個人吃飯啊?”

慕淺點了點頭,眼裡的幸災樂禍險些就溢位來了,“一個人坐了張靠窗的桌子,托腮出神,喝悶酒,那畫麵,彆提多有意境了。”

陸沅聞言,頓了頓才道:“他的狀態是不是不太對勁啊?昨天晚上大哥也找他來著,電話也冇人接,結果他居然是一個人在外麵吃飯?”

慕淺卻看了她一眼,道:“你乾嘛這麼關心他?觸動你哪根神經了?”

“關心關心朋友嘛。”陸沅說,“他最近好像是很少露麵。”

“受了情傷嘛。”慕淺漫不經心地開口道,“難免的咯。”

陸沅聞言臉色微微一變,“他有了新感情啊?”

慕淺“噗”地笑出聲來,道:“他要能這麼快有新感情,還能受傷?”

“那他受哪門子的情傷?難道是因為那位蕭小姐?”

慕淺微微蹙了眉,道:“為什麼你不覺得她是因為顧傾爾?”

陸沅一頓,道:“他跟傾爾都分開三個月了,現在纔來受情傷?況且他們倆......不是原本就冇什麼感情嗎?”

“有冇有感情呢,傅城予自己知道。”慕淺說,“這事的關鍵是——傅城予是被甩的那個,像他這樣的天之驕子,受傷也是在所難免的啊。”

陸沅聞言,有些頭痛地搖了搖頭,“我不是很懂。”

慕淺道:“為什麼一定要懂?靜靜吃瓜不就好了嗎?你想想,看似強勢的那方渾渾噩噩愁雲慘霧,看似弱勢的那方卻瀟瀟灑灑自得其樂,多有意思啊!我就喜歡這樣的劇情!”

陸沅看了她一眼,道:“你怎麼能那麼興奮啊?”

慕淺挑了挑眉,道:“因為我等著看後續啊,希望能有個精彩的發展吧!”

陸沅無可奈何,也不管今天是她的大日子,抬起手來就在她腦門上推了一下。

......

傅城予彷彿是做了一場夢,然而夢裡卻什麼也冇有,等到夢醒過來,他才發現自己身在某深山老林處。

至於怎麼來的呢?

是中午離開公司時在樓下大堂遇見了一個合作夥伴,對方組了個農家飯局,盛情邀他一起,於是乎他就出現在了這裡。

酒是從下午就開始喝了,他喝得不少,在車上睡了一覺,醒過來才發現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

拿起手機,看著上麵的未接來電和資訊,他才驀地記起自己今天原本是有事要做的——

不過好像也冇什麼大不了,連容恒和陸沅結婚的大喜日子他都能錯過,這次錯過慕淺的生日,約莫也算是正常的事了。

想到這裡,傅城予摸出手機來,準備給慕淺打個電話過去說明情況。

誰知道剛劃開手機螢幕,忽然就有一個來電進來,傅城予看著上麵的來電顯示,一時有些怔忡。

周勇毅,他的叔輩,傅悅庭的大學同窗,同時也是桐城大學的校領導。

兩個人之間一嚮往來不多,這會兒看見這個來電,傅城予怔了片刻,才終於接起了電話:“周叔叔?”

“城予,剛剛傾爾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下去了,現在救護車正送她去醫院。我也是剛剛得到訊息,正在往醫院趕,你也趕緊過來吧。”

傅城予的手驟然握緊了方向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