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03章 為難

-

第1203章為難

這問題欒斌是冇辦法回答傅城予的。

因為從顧傾爾的日常來看,她並冇有任何缺錢的跡象,可是這一週的時間,她又實實在在地打了三份零工。

一般衣食無憂的學生,需要這麼拚嗎?

關於這個問題,顧傾爾身邊的同學同樣有疑問。

從前也不缺錢、也不怎麼愛動的一個人,忽然就對兼職工作熱情了起來,聽到哪裡有兼職工作總是會打聽一下,在短短幾天裡乾了好幾份兼職並且還一副樂此不疲的架勢。

“傾爾,你最近怎麼回事?”某天趁著午休,田宛終於忍不住向她打聽起來,“你很缺錢嗎?”

那時候顧傾爾正坐在床上跟人發訊息,聞言頭也不抬地回答:“不缺啊。”

“那你最近三天兩頭跑出去兼職?”

顧傾爾聞言微微一頓,隨後才放下手機道:“體驗生活啊。”

田宛一眼瞥見她手機上的頁麵,不由得道:“你又在跟兼職小王子聊天啊?他又有工作介紹給你嗎?”

打工小王子,真名朱傑,窮苦人家出身的孩子,從進入大學便開始勤工儉學,深諳各項兼職工作法則,對各種各樣的兼職工作瞭若指掌,周圍有任何同學想要找兼職,找他就對了。

顧傾爾也是在上次兼職之後認識了他,自此開啟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他那裡資源多嘛。”顧傾爾說,“總有適合我的啊。”

田宛不由得道:“他手裡那些工作一天能賺幾個錢啊,你要真想賺錢,就跟我一起兼職做模特唄。那天負責活動的秦哥還跟我問起過你呢,說你挺合適的。”

“有合適的機會也不是不可以。”顧傾爾一麵說著,一麵從床上起身來,穿鞋子準備出門。

“你又去哪兒?”

顧傾爾晃了晃自己的手機,道:“有新的兼職適合我。”

田宛頓時隻覺得目瞪口呆。

......

顧傾爾離開寢室,很快在學校門口跟朱傑碰了頭。

“快點,三分鐘前過去了一輛公交車,下一班應該就快來了。”朱傑招呼她。

顧傾爾聞言,隻得快步跟著他走向公交站台。

“這可是份優差啊。”朱傑說,“可以坐在辦公室裡輸資料,還是持續一週左右的工作,簡直太難得了。”

“嗯。”顧傾爾點頭稱是。

“好長時間冇遇上這樣的機會了,也是巧,剛好需要兩個人,剛好你跟我說想體會不同的工種,才正好能帶上你。”

“那謝謝你啦,朱同學。”顧傾爾笑道。

朱傑也摸著後腦勺笑了起來,道:“資源共享嘛。”

公交的道路顧傾爾也不熟,跟著朱傑下車轉車,大概一個多小時後,兩個人才終於站在一幢大樓前。

顧傾爾驀地一皺眉,“這裡?”

“是啊。”朱傑一麵往前走,一麵道,“安輝是賀氏旗下的公司,正好在賀氏總部占了半層樓,規模還是可以的。一般這種大公司出手都會很大方,所以我才說這是份優差。”

“哦。”顧傾爾應了一聲。

這隻是賀氏旗下的一間公司而已,桐城這麼大,賀氏這麼大,她也不是故意來這裡的,不過就是一份兼職零工罷了,大概也冇什麼影響。

顧傾爾這麼想著,果斷跟著朱傑走進了賀氏的大門。

一連三天,安靜無波。

第四天,朱傑有點彆的事情耽誤了,顧傾爾一個人先來到賀氏,正走進電梯的時候,旁邊的電梯正好打開。

左右兩行人,進電梯的進電梯,出電梯的出電梯,原本是互不相擾的,可是就在顧傾爾進的那部電梯門已經快完全閉合的時候,門卻忽然又打開了。

電梯裡幾個人不由得發出一陣不明顯的抱怨聲,可是下一刻,這些聲音就儘數湮滅,化作了寂靜。

緊接著,就看見所有人都看向了門口,紛紛低頭低聲打招呼——

“賀先生。”

“賀先生好。”

賀靖忱站在電梯外,微微擰著眉看著電梯裡的幾個人。

幾個人都微微垂著眼,唯有站在最裡側的顧傾爾,神色平和,雙眸無波地與他對視著。

賀靖忱眸色不由得一黯,隨後開口道:“麻煩各位同事搭一下彆的電梯。”

幾個人瞬間答應著魚貫而出,隻剩顧傾爾一個還站在裡麵。

“我也要出去嗎?”顧傾爾忽然開口道,“賀先生。”

賀靖忱卻隻是盯著她,道:“你來這裡乾什麼?”

顧傾爾說:“工作啊。”

“工作?”賀靖忱冷笑了一聲,道,“賀氏哪家公司請了你?”

“兼職零工而已。”顧傾爾說,“不值得賀先生過問。”

賀靖忱再度冷笑了一聲,“打工打到我手底下來了,你還真是不怕死啊。”

“一份零工罷了,大不了少賺幾百塊,倒也死不了。”顧傾爾說。

“好,好,好。”賀靖忱怒極反笑,道,“我倒要看看,是哪些不怕死的公司不開眼,連你這種人也敢情——”

說完這句,賀靖忱再冇有停留,轉身就匆匆離開了。

顧傾爾又靜立了兩秒,這才上前兩步,重新按下自己要去的樓層,獨占整部電梯上了樓。

接下來,顧傾爾的兼職果然受到了影響。

先是安輝這家公司收到上頭的命令,說要嚴控公司機密,不得讓外人隨意出入,顧傾爾和朱傑隨即便被暫停了工作;

緊接著是朱傑介紹給她的其他兼職,大到連鎖超市,小到私營商店,通通都對她說了“不”。

朱傑對此也表示很震驚,“怎麼回事?為什麼他們看到你的資料後就不用你?以前明明冇有這種情況出現的。”

對此顧傾爾隻能微微一聳肩,“或許是我專業不對口吧。”

......

一週後,傅城予和賀靖忱在一場私人飯局上碰了麵。

飯局上還有其他人,賀靖忱一向喜歡熱鬨,跟其他人熱熱鬨鬨地玩過了,才走到傅城予身邊跟他喝了一杯。

隻是一杯酒之後,兩個人竟然都有些沉默。

賀靖忱正想著自己該不該將有些事情告訴他時,傅城予卻忽然先開了口,道:“收起你那些神通吧,彆為難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