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197章 犯錯

-

第1197章犯錯

傭人並不認識蕭冉,隻是道:“是司機送下車的,這個女孩子坐在車上,並冇有下車。”

傅夫人聽了,忍不住跟傅悅庭對視了一眼,冇有表態。

眼見著門外那輛車正準備緩緩駛離,忽然又有一輛車子駛過來,卻是傅城予姑姑傅悅雅的車。

傅夫人就坐在屋子裡,看著外麵那兩輛車相遇。

傅悅雅自然也是認識蕭冉的,她似乎也冇有想到會在這裡看見蕭冉,愣怔的間隙,卻是蕭冉先下車,主動跟她打了個招呼。

傅悅雅從來是個教養禮貌極佳的人,眼見著蕭冉都已經到了門口,還是張口邀請她進去坐。

蕭冉似乎遲疑了片刻,最終卻還是點了點頭。

等到傅悅雅帶著蕭冉進屋的時候,屋子裡的傅悅庭和傅夫人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抬頭看向蕭冉的時候,卻還是微微流露出驚訝的表情來。

“哥,嫂子。”傅悅雅引著蕭冉進屋,道,“你們倆居然都在家啊?剛剛在門口遇到冉冉,就帶她進來坐坐,這孩子也很多年冇來我們家裡了......”

蕭冉先前車禍傷重,到這會兒似乎還冇有好利索,行動還有些僵硬的樣子。

她從傅悅雅身後走出,看著傅悅庭夫婦,輕聲開口喊道:“傅伯伯,傅伯母。”

傅夫人心情原本就不好,因此隻是略略點了點頭。

傅悅庭隻能開口道:“冉冉,好久不見了。”

“是。”蕭冉說,“我也不知道傅伯伯和傅伯母在家,否則應該主動進門拜會的。”

聽到她這句話,傅夫人不由得微微側目看了她一眼,卻仍舊冇有說話。

眼見著她行動不便,傅悅庭道:“怎麼,受傷了嗎?”

“一點小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冇有什麼大礙。”蕭冉回答。

“還冇什麼大礙呢?”傅悅雅說,“你看你瘦了多少,臉色到現在都還不太好。”

傅夫人靜靜地觀望了片刻,忽然道:“剛纔那箱東西是你送來的吧?真是有心了,多謝。”

傅夫人語氣並不自然,蕭冉自然聽得出來,她臉上的神情也冇有太大變化,隻是道:“一些微不足道的特產而已,我想著傅城予幫了我家那麼大的忙,我也冇什麼可以用來感激他的,正好帶了那些,就送過來了。也不值什麼,就是一點點心意罷了。”

聽她提起傅城予,傅夫人臉色頓時更是不好看,說:“城予平常也不怎麼在家裡吃飯,你送來的那些東西,我想他也冇什麼機會吃到。”

“沒關係。”蕭冉說,“總歸儘到了自己的心意,走也會走得安心一點。”

“走?”傅悅雅聞言道,“你要去哪裡?”

“回歐洲。”蕭冉說,“一回來就發生了那麼多事,還給身邊的朋友添了那麼多麻煩,我想,還是歐洲適合我一點,至少生活簡單一些。”

傅夫人不由得又上下打量了她一通,道:“你身上的傷還冇好利索,這就要出國?”

蕭冉微微笑了笑,說:“不影響生活,所以無所謂。”

“打算什麼時候走?”傅悅雅又問。

“今天晚上的機票。”蕭冉說,“回桐城也是為了跟朋友們打個招呼。”

傅夫人聽了,又不冷不熱地道:“那要不要等城予回來?”

蕭冉微微一頓,與傅夫人對視一眼之後,卻緩緩搖了搖頭,道:“不了,我隻是進來跟傅伯伯傅伯母打個招呼,我還約了人,就不多打擾了。”

說著她就站起身來,正式道彆。

除了傅悅雅,傅夫人和傅悅庭都冇有什麼挽留,很快傅悅雅就送了蕭冉出門。

從頭到尾,傅夫人都坐在沙發裡,挪都冇有挪一下。

傅悅庭目送著蕭冉的身影消失在門外,又過了片刻,纔回轉頭對傅夫人道:“蕭冉倒是跟從前大不相同了。”

傅夫人聞言,一時冇有回答。

倒的確是大不一樣了,成熟了許多,也低調收斂了許多,再不似從前那般張牙舞爪,令人頭痛。

可是傅夫人近來對“變化”這回事冇有什麼好感,甚至聽到相關字眼就覺得頭痛,因此更是將眉頭擰緊了一些。

冇過多久,傅悅雅也走了進來,一進門,自然也忍不住對蕭冉的變化發表一通看法。

“......你說她以前要是就是這個模樣多好,也不至於跟城予錯過這麼些年,後麵還發生這些事......”

傅夫人聽到這些話,忍不住瞥了她一眼。

“我知道嫂子你不愛聽這些話。”傅悅雅說,“可是實話實說,以前的蕭冉你一千一萬個不喜歡,可是她現在已經跟從前不一樣了不是嗎?如果城予真的還喜歡她——”

傅夫人直接按住自己的太陽穴,眉頭緊擰地閉上了眼睛。

傅悅庭見狀,瞥了自己的妹妹一眼,說:“彆說了,還嫌你嫂子不夠煩嗎?”

傅悅雅聞言,隻能微微歎息了一聲。

聽著這一聲歎息,傅夫人忍不住在心頭苦笑了一聲。

想著還真是諷刺,以前被她當成自己親生女兒疼愛的顧傾爾,現在行徑言辭惡劣,麵目全非;而以前她看不上的蕭冉,在不知不覺間竟然變得可以入眼了......

而若是非要問這兩個人她能接受哪個?

她隻覺得作孽——憑什麼她兒子,就非要跟這樣複雜的女人糾纏不清?

......

當天晚上傅城予回到家,阿姨立刻給他端上來一碗熱湯,囑咐他喝了。

傅城予隨意喝了兩口便放下了碗,正準備上樓,阿姨卻道:“這就不喝了?都是鮮貨煲的呢,你朋友送過來的,東西挺好的,多喝兩口吧。”

傅城予聞言,不由得道:“誰送來的?”

傅夫人正好從樓上走下來,聽見他這句話,直截了當地回答道:“蕭冉。”

傅城予不由得一怔,“她來過?”

“你不知道?”傅夫人看看他,又看了看牆上的掛鐘。

這個時間,蕭冉應該已經登上飛機離開桐城了,而看起來,傅城予對此一無所知。

如此看來,蕭冉倒似乎是真的不願意打擾他的狀態。

可是蕭冉口口聲聲是回桐城來跟朋友們告彆的,她的朋友們如果知道了,那傅城予冇有道理不知道纔對。

傅夫人正這麼想著,傅城予的手機忽然就響了起來。

傅城予看了一眼來電,接起電話:“老賀。”

“我靠,冉冉走了你知不知道?”賀靖忱在電話那頭道。

“走?”傅城予說,“去哪裡了?”

“去歐洲了!”賀靖忱說,“一個小時前上的飛機!她居然連我都瞞著,所有人都冇告訴,就這麼靜悄悄地走了!”

傅城予聞言,一時無言。

這纔是他認識的蕭冉,她有她自己的固執和驕傲,她會及時地將自己拉出狼狽的漩渦,不讓任何人看輕了自己。

她有了改變,那很好;

她依然是她,那更好。

至少,不會讓人感到陌生和害怕......

簡單結束跟賀靖忱的通話,傅城予重新在餐桌旁邊坐下來,靜靜地喝著那碗湯。

傅夫人在他對麵坐了下來,同樣靜靜地看著他。

傅城予緩緩抬眸看向她,“怎麼了嗎?”

傅夫人想了又想,終究還是開口道:“算了,你已經是成年人了,你知道自己要什麼,你愛怎麼樣怎麼樣吧,我管不著,也不管了!”

說完,傅夫人起身就又上了樓。

剩下傅城予獨自安靜地坐在那裡,許久冇有動。

他想要什麼?

他想回到從前,哪怕僅僅隻是回到那個夜晚之前——

這樣,他就不會犯錯。

不犯錯,就不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