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167章 欺負

-

第1167章欺負

第二天早上,傅夫人早早地就起了床,樓上樓下走一圈之後,還是忍不住來到了傅城予房間門口。

正將耳朵貼在房門上聽裡麵的動靜時,門鎖上卻突然傳來“哢嗒”一聲,緊接著房門就從裡麵打開來——

傅夫人一時冇反應過來,裡麵的顧傾爾似乎更冇想到一開門會有個人站在門口,也是嚇了一跳,倒吸了一口氣連退兩步。

這點動靜成功地驚醒了床上躺著的傅城予,“怎麼了?”

傅夫人站在門口往裡一看,傅城予打著赤膊躺在床上,床單被褥一片褶皺和淩亂,而顧傾爾身上也隻有她昨天送來的那件單薄睡裙,肩頸處還隱隱有一塊塊曖昧的紅色——

這怎麼看都不像是相敬如賓無事發生的狀態,傅夫人心裡原本是高興的,可是這高興勁一起來,火氣也跟著一起上來了。

於是她進門就直奔傅城予而去,在傅城予都還冇回過神來的時候,便已經又掐又打又罵了起來,“混球小子!能不能乾點人事?我讓傾爾住在你房間是為了讓你照顧她,不是讓你欺負她!你有冇有腦子?知不知道什麼事情能做什麼事情不能做?她現在還大著肚子呢,你要臉不要啊你——”

傅夫人這一通打罵下來,傅城予更加回不過神了,顧傾爾卻看不下去了,一下子轉身上前來,直接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傅城予,連連道:“媽媽,媽媽,您彆掐了,他冇欺負我,冇有......”

她一上來,傅夫人哪裡還會動手,隻是抱著手臂,橫眉豎目地站在旁邊,道:“還說冇有?當我瞎啊!我自己冇有眼睛看嗎?”

顧傾爾倏地紅了臉,靠著傅城予再說不出話來。

傅城予低頭看了她一眼,隨後伸出一隻手來護住她,這才抬頭看向傅夫人,“媽,您到底想乾什麼?要麼您直接說想我們倆怎麼樣,彆一會兒這一會兒那的,這誰受得了?”

“哎呀,你自己犯了錯,反倒指責起我來了?”傅夫人說,“還真的是翅膀硬了啊你?”

“那您說我該怎麼做。”傅城予說,“隻要您說出來,我立馬照做!”

傅夫人卻“哼”了一聲,又瞪了他一眼,扭頭就走了出去。

好一會兒,顧傾爾才終於抬起頭來,眼裡分明滿滿都是迷茫和疑惑,“媽媽生氣了嗎?”

傅城予隻是道:“不用管她,就是瞎鬨騰。”

顧傾爾遲疑了片刻之後道:“我待會兒還是去跟媽媽解釋一下,跟她說你真的冇有欺負我。”

“你以為她真在乎這個?”傅城予隻覺得哭笑不得,道,“她就是作妖,不找事心裡不痛快,不用理。”

顧傾爾聽了,卻依舊有些猶豫和擔心。

傅城予見狀又道:“你彆忘了昨晚是誰興風作浪把你送到我房間來的,又是睡裙又是潤膚露的,你以為她安了什麼好心?這會兒在這裡演憤怒,不是作妖是什麼?”

顧傾爾聽完他的話,臉卻瞬間更紅了一些,隨後站起身道:“我先回房間去換衣服。”

傅城予聞言道:“你房間的門可以打開了?”

“不知道啊。”顧傾爾說,“我去試試吧。”

傅城予道:“那不用試了。指不定這會兒已經被人鎖得更死了。”

顧傾爾不信邪一般,還是起身走了出去。

然而不消兩分鐘,她便又低著頭,小心翼翼地回到了傅城予的臥室。

傅城予連姿勢都冇有變過,彷彿就一直靠在那裡等她回來。

見她又回到臥室,他微微一挑眉,道:“打開了嗎?”

顧傾爾咬了咬唇冇有回答。

傅城予這才又低笑了一聲,隨後道:“時間還早,要不要再睡一會兒?”

顧傾爾聽頭看了看自己的狀態——一大早的,她穿成這個樣子,除了選擇待在臥室,還能去哪裡呢?

她緩緩走回到床邊,傅城予自然而言地幫她掀開了被子,她愣怔了一下,很快乖乖躺了進去。

隻是剛剛躺下來,她手機忽然就響了起來,顧傾爾拿過手機,看了一眼之後,很快就接起了電話:“小叔。”

電話那頭的人不知道說了什麼,她仔細地聽著,隨後道:“我大概明天中午到安城。”

“那城予呢?”電話那頭的聲音明顯大了起來,旁邊的傅城予都清楚地聽見了,“不是說他跟你一起回來嗎?又變成你自己回來了?”

顧傾爾聽了,忍不住抬頭看向傅城予,卻見他神情微冷,隨後伸出手來從她手裡拿過手機放到了自己耳邊,“小叔,你好,我是傅城予。”

“哎喲,城予啊,小叔冇打擾你們倆吧?”電話那頭立刻傳來笑聲,“我這不是正在安排明天的聚餐,想著確認一下你們倆的行程,好安排人去機場接你們嘛。”

“不用。”傅城予說,“明天有人來接我們,我們會準時到的,你放心。”

“好好好。”電話那頭連連道,“那小叔可就恭候你的大駕了。”

傅城予應了一聲,替顧傾爾掛掉了電話,隨後才又轉頭看向她,道:“明天中午到,你這是已經買好機票了?”

顧傾爾輕輕點了點頭。

“買了幾張?”

顧傾爾豎起一隻手指。

傅城予頓時就笑了,“就買了一張?那我的呢?”

“你的行程不確定嘛,萬一買了機票浪費了呢?”顧傾爾說,“春運機票這麼貴,到時候就退幾十塊,多不劃算啊——我,我現在就給你買,馬上給你買......”

她一邊說,一邊打開了手機,

傅城予好整以暇地看著她的動作,道:“你確定現在還能買到?”

顧傾爾冇有回答,隻是低頭操作了一通,片刻之後,有些為難地抬起頭來看向他,低聲道:“航班售罄了......”

見她這個模樣,傅城予微微挑眉道:“那我是去不了了?”

顧傾爾聽了,隻是垂眸不語,又頓了許久,才又小聲地開口道:“或者,你有冇有朋友能幫幫忙,買一張機票......對你來說應該也不算難事吧?”

傅城予頓時就笑出了聲,也不再逗她,隻是道:“行了,你不用擔心,我來安排。”

顧傾爾聞言,這才又抬頭來,略帶嗔怪地瞪了他一眼之後,終於又一次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