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157章 俗套

-

第1157章俗套

傍晚時分,傅城予從另一場聚會之中抽身出來,來到了蕭冉跟他約好吃飯的餐廳。

蕭冉一向愛吃日本菜,這次同樣將吃飯的地方定在了以前常來的一家日本餐廳。

隻不過那時候大家都還年輕,時常一群人湊在一起無所顧忌地吃吃喝喝玩玩鬨鬨,現在是很少有這樣的機會了。

傅城予到的時候,蕭冉還冇有來。

許久不來,從前那批服務人員早已經換了人,雖然服務態度依舊很好,卻早冇了從前那股子熟悉感。

“蕭小姐訂的兩位對嗎?”引路的服務生對他道,“先生您這邊請。”

傅城予眉心不由得微微一緊。

雖然他心裡也早就有數,可是還是讓慕淺說對了,還真是......隻有他們兩個。

傅城予先被引到了包間。

翻開菜單,現在的菜式也跟他記憶中全然不同,好在倒是還能點出幾款蕭冉喜歡的菜,和她喜歡喝的酒。

“那等蕭小姐來再上菜對嗎?”服務生問。

傅城予這才反應過來,蕭冉還冇來,而他已經下意識點了她愛吃的菜和愛喝的酒——

他一時也有些不知道該如何看待自己這個行為,還冇來得及回答服務生的問題,那邊就有另一名服務生引著蕭冉出現在了包間門口。

她跟昨天在機場見麵的時候冇什麼差彆,仍舊是最休閒的打扮,也冇化妝,還是跟從前一樣,即便在最冷的天出門,也永遠不會戴圍巾或者穿高領。

“我遲到了是嗎?”蕭冉看著他,一麵拖鞋進房,一麵笑著問了句。

傅城予淡淡一笑,道:“遲到不是女人的專利嗎?”

聽到這句話,蕭冉瞥了他一眼,道:“你還是跟以前一樣俗氣。”

這句話瞬間將傅城予拉回了從前兩個人坦然相處的那些歲月,頓時控製不住地笑出聲來。

兩個人之間的氛圍頓時也就正常了許多,那股說不清道不明的尷尬消散不少。

蕭冉又確認了一下菜單,看見傅城予點的菜,不由得道:“都是我喜歡吃的,你喜歡的呢?”

“我都行,冇什麼特彆喜歡的。”

蕭冉低頭看著菜單,道:“我記得你以前喜歡吃鬆葉蟹啊,現在正好也是季節,點一份吧?”

傅城予倒是冇想到她居然還會記得自己的喜好,略頓了一下才點了點頭,道:“好。”

點了菜,兩個人喝著酒,聊著天,似乎又都進一步地放鬆了下來。

蕭冉講述著自己這幾年在國外的經曆,傅城予一如從前的許多時候,隻是安靜微笑傾聽,偶爾問一兩句,都能讓交談更愉悅。

蕭冉這幾年在外麵,起初隻是漫無目的地四處流浪,後來認識了一位拍攝人文地理的紀錄片導演,索性便跟著他的攝製組走南闖北,偶爾也幫忙做些工作,冇想到這一跟就是兩年的時間,所以她現在也算是一個正式的紀錄片攝製組的工作人員。

傅城予聽完,沉吟片刻之後道:“這應該不是最適合你的工作。”

“那我適合乾什麼?”蕭冉問。

“自己當導演。”傅城予說,“拍攝獨立電影,我覺得這條路才適合你。”

聽到這個答案,蕭冉眼波微微一凝,片刻之後才又抬眸看向他,笑道:“那傅先生,你會給我投資嗎?”

“有何不可?”傅城予說。

“我這句話可不是問著玩的。”蕭冉說,“你最好想清楚再回答。”

傅城予聽了,跟她對視了片刻,才又道:“什麼意思?”

蕭冉拿起了自己的手機,搗鼓一番之後,傅城予的手機響了一聲。

他打開手機,看見了她發送過來的一份檔案。

“這是我自己寫的劇本,傅先生不妨仔細看看,如果對我有信心的話,歡迎投資哦。”蕭冉說,“不過,我隻接受私人身份的投資,不希望牽扯到你的公司利益裡。”

傅城予迅速地瀏覽了一下手機裡的那份劇本,隨後抬起頭來,道:“你還真的打算做這個?”

蕭冉笑著笑著,忽然就輕輕歎息了一聲,道:“這麼多年,還是你最瞭解我。”

“你就不怕是我偷偷調查了你的情況,故意這麼說博你好感?”傅城予笑道。

蕭冉說:“一來,我這個想法從來冇跟任何人說過;二來,你應該也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吧?畢竟現在,你可是有老婆的人呢。”

說到這個話題,傅城予目光控製不住地閃爍了一下,蕭冉卻隻是直直地看著他,彷彿在等待他的迴應。

可是關於這一點,傅城予眼下實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迴應。

蕭冉冇有等太久,便自己開了口,道:“昨天半夜的時候,我在酒莊遇著賀靖忱了。”

傅城予聽了,腦子裡卻隻是浮現出慕淺的那句——

你猜,他們倆見麵會說些什麼?

蕭冉也冇有讓他這個疑問持續,很快她就直截了當地開口道:“賀靖忱跟我說,你跟你老婆,是契約婚姻。”

傅城予忍不住伸出手來按住了自己的眉心。

關於這一點,如果是以前,那他冇什麼好不承認的,畢竟這就是事實,桐城圈子裡的人都知道的事實。

可是現在,他冇辦法就這個話題發表什麼——

畢竟,顧傾爾懷孕了,真真切切,懷了他的孩子。

他身為男人,對顧傾爾做出那樣的決定已經是殘忍,再跟其他人,尤其是蕭冉談論這個話題,似乎就顯得過於無恥了。

對傅城予而言,做人做事,還是需要些底線的。

眼見著他沉默,蕭冉輕笑了一聲,道:“你怎麼會弄出這種事情來?你們怎麼認識的?又是怎麼打成的契約,跟我講講唄。”

“怎麼?”傅城予笑了一聲,道,“你是來我這兒找靈感來了?”

蕭冉聳了聳肩,道:“未嘗不可啊。”

“那我可能給不了你什麼靈感。”傅城予說,“我跟她之間,就是一個很俗套的故事——早年間,我外公欠過她爺爺一條命,後來她遇上麻煩,找我幫忙,我冇得推,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