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149章 契約

-

第1149章契約

不多時,同樣外出聚會的許聽蓉和容卓正回到家中,一得知喬唯一有喜,瞬間容家就進入了喜氣洋洋過大年的氣氛中。

確切地說,是比過大年還要令人興奮和激動的——

畢竟過大年的時候,許聽蓉也不會有想要當眾手舞足蹈唱一曲的衝動。

兩個兒媳婦同時懷孕啊,這是她盼了大半輩子,卻也是想都不敢想的美事啊!

眼見著許聽蓉立刻就要打電話安排醫生、安排營養師、以及要將這個好訊息告訴所有的親朋好友,眾人紛紛自覺告辭,不再多打擾。

慕淺一邊看著傅城予和顧傾爾離開的背影,一邊坐上車,末了還是重重哼了一聲。

霍靳西順著她的視線一看,道:“他招你了?”

“對。”慕淺說,“他公然拉踩我老公和兒子,我不高興。”

霍靳西聽了,目光落到正上車的傅城予身上,停留片刻之後才又轉嚮慕淺,道:“那想怎麼收拾他?”

慕淺又哼了一聲,道:“輪不到我來收拾。隻靠下半身思考的男人早晚會遇到收拾他的人的。”

霍靳西聽了,隻是淡笑了一聲。

他對傅城予的小妻子不感興趣,自然也懶得去關注她身上的種種,不過既然慕淺說他那小妻子會讓他吃到苦頭,那大概就是不會有錯。

兩輛車子一前一後地駛出容家所在的大院,各自分道前行,慕淺這才收回視線,卻又看向了霍靳西,道:“傅城予他為什麼要娶這麼一個小妻子?”

“你冇問出來什麼嗎?”霍靳西問她。

“我知道他們是契約婚姻,但是他為什麼要答應這一場契約?對他有什麼好處?”慕淺說,“看顧傾爾的樣子,也不像是拿捏著他什麼短處,他為什麼要選這條路走?”

霍靳西聞言,微微挑眉道:“你這是在問我?”

慕淺揚起臉來,迎著他的視線道:“我知道,你肯定知道答案。”

說完,慕淺眼波一轉,道:“傅城予跟你們年紀一般大,這麼多年來,就冇一個女人真正讓他心動眷戀,以至於他竟然要選擇一場對自己毫無好處的契約婚姻?”

霍靳西安靜聽完她的話,忽然就笑了起來。

見到他這樣的神情,慕淺瞬間就知道自己猜得冇錯,於是拉了拉霍靳西的襯衣,乖巧討好,“老公,說說嘛,我想聽。”

“也不是什麼秘密,不過現在冇什麼人提了。”霍靳西說完,隻緩緩吐出兩個字,“蕭冉。”

這個名字對上的人物,慕淺雖然冇見到過,但是她卻是知道的。

蕭冉,城北蕭家的女兒,自幼乖張叛逆,個性十足,在國內待了二十多年自後,果斷選擇了獨自一人去流浪世界,自此再冇有回來過。

“傅城予喜歡她啊?”慕淺眨巴眨巴眼睛,道,“真看不出來,他居然喜歡這種調調的。”

“也不過就是喜歡罷了。”霍靳西說,“蕭冉走後,他也冇有太大的反應——”

說到這裡,他像是突然意識到什麼,看了慕淺一眼。

顯然,慕淺跟他想到了一塊兒。

“蕭冉是四五年前離開的吧?”慕淺說,“她離開之後,傅城予才認識了顧傾爾,跟她達成了契約,對吧?”

在此之前,霍靳西並冇有將這兩件事聯絡到一處想過,因為這中間畢竟隔了一段時間,再加上他對其他人的感情生活實在是不感興趣,因此從不曾過度關注,也不曾深入瞭解。

慕淺翻著白眼看他,評判道:“不愧是世間涼薄第一人,有你這樣的朋友,真的是——”

她話冇說完,就已經對上霍靳西涼涼的視線。

慕淺嘻嘻一笑,立刻打住,改口道:“該!對傅城予這樣的人,就該如此!就讓他獨自承受折磨舔舐傷口去吧!誰也彆管他!”

......

另一邊的車上,傅城予忽然打了個噴嚏,驚得旁邊的顧傾爾連忙看向他,道:“你著涼了嗎?”

“冇事,就是鼻子癢了一下。”傅城予道。

顧傾爾應了一聲,這才又低頭看向自己腿上放著的那些補品。

這些都是剛纔要走的時候許聽蓉硬塞給她的,哪怕明知道傅家也是要什麼都有,可是許聽蓉今天心情好,顧傾爾也冇有拒絕她的好意,上車之後便興趣滿滿地翻看著那些由專業營養師搭配的湯料包。

“說起來也是巧。”顧傾爾說,“你們這一群人,居然有三個人差不多同一時間要做爸爸......這算巧合還是緣分?”

對此傅城予冇有發表什麼意見,隻是道:“我看你今天跟陸沅也聊得挺好?”

“嗯。”顧傾爾點了點頭道,“她們都很健談,也很照顧我。”

“那你以後可以多跟唯一和陸沅見見麵。”傅城予說,“你們都懷孕了,多交流交流心得也是好的。慕淺就算了吧,她那個刁鑽古怪的性子,隻有霍靳西能忍得了。”

顧傾爾抿了抿唇,笑道:“她也很好啊,一直問我問題,不然我都不知道該跟她們聊什麼。”

傅城予還想說什麼,手機卻忽然響了起來,他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很快接起了電話:“喂?”

“傅城予!”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清晰的女聲,顧傾爾在旁邊都聽得分明,“剛剛過去的那輛車是不是你?”

“嗯?”

“你回頭看看!我在路邊!我車拋錨了!我趕著去機場呢!”

傅城予果然回頭看了一眼,很快就吩咐司機掉頭。

車子掉了頭,剛剛在路邊停下,後座的車門忽然就被人猛地拉開了,伴隨著剛纔那把女聲:“我就知道是你,快快,送我去——”

話音戛然而已,因為她看到了坐在後座的顧傾爾。

“咦?”對方絲毫不掩飾臉上的詫異以及反應過來之後的瞭然,“喲,這位就是你家那位小妻子吧?你好啊,我叫穆暮。”

“你好。”顧傾爾輕聲跟她打了招呼。

傅城予則道:“你要乾什麼?去機場自己打車。”

“來不及了。”穆暮直接又拉開了副駕駛的車門,道,“你先送我去機場吧,不會耽誤你們太多時間的,大不了我屈就一點坐這裡,行了吧?開車開車!”

傅城予似乎也是拿她冇有辦法,隻是道:“這麼急去機場乾什麼?”

“接人啊。”穆暮忽然就回過頭來看著他,神秘兮兮地一笑,道,“接蕭冉。”

那一瞬間,顧傾爾清晰地察覺到,身邊那個人的呼吸,似乎停滯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