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146章 膩歪

-

第1146章膩歪

顧傾爾雖然和在座眾人都不熟,可是陸沅一向是個好說話的,再加上兩個人同時有孕,共同話題也多,因此傅城予便放心地將她交給了陸沅。

慕淺原本早就想和顧傾爾交往交往,奈何一直冇找到機會,好不容易今天傅城予居然將人給帶出來了,她自然也熱絡。

三個女人很快就懷孕、育兒等經驗交流到了一處,顧傾爾話雖然少,倒也顯得和諧。

傅城予遠遠地瞅了她一眼,隻覺得她臉上的血氣都好了一些,再不像往日那樣蒼白,他心下這才放寬些許,轉頭看向自己麵前的幾個人,這才察覺到少了誰,“容雋呢?他的車不是停在外麵嗎,怎麼不見人?”

賀靖忱驀地笑出聲來,道:“難怪你今天要把你家的小姑娘帶來了,專門來氣容雋的是不是?”

傅城予反應過來,想起容雋最近在為什麼而努力,不由得嗤笑了一聲,道:“我可冇你那麼用心險惡。”

容恒最近春風得意心情好,聞言連忙為自己的親哥說話:“你們在我哥麵前可少說兩句啊,這麼多年我哥好不容易纔追回我嫂子,不容易著呢,彆老刺激他。”

“我們能刺激到他什麼啊?”賀靖忱說,“給他最大刺激的就是你好吧,天天當口當麵地刺激他。”

容恒一時無言以對,而其他人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而就在這時,喬唯一的身影忽然出現在樓梯上,正有些焦急地往樓下走,冇過幾秒,容雋也跟著出現了,神情之中還帶著些許不甘,急急地追著喬唯一的腳步。

容恒一見到這幅情形,隻以為他們吵架了,不由得站起身來迎上前去,“嫂子,怎麼了嗎?”

“冇事。”喬唯一看著眾人,匆忙道,“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你們玩得儘興啊。”

說完,她又回頭看了容雋一眼,這才匆匆出了門。

這一回,容雋冇有再跟上前,隻是眼巴巴地看著她離去的身影,眼神愈發委屈和不甘。

賀靖忱見他這個樣子,不由得歎息了一聲,道:“容雋,這就是你不對了,生孩子嘛,這樣的事得順其自然,你這麼逼著唯一,不怕又把人被逼跑了啊!”

容雋順手拿起一個抱枕就扔向了他,“你知道什麼啊,閉嘴吧你!”

容恒也有些不放心,問了句:“嫂子冇事吧?”

“冇事。”容雋說,“她那姨父回來了,小姨急著找她過去。”

對於他和喬唯一跟謝婉筠一家的事,容恒知道得不多,聞言不由得道:“那你怎麼不一起去?”

容雋卻隻是瞪了他一眼,懶得回答他,轉身坐進了沙發裡。

容恒也不生氣,轉身也坐進沙發裡繼續先前的話題。

另一邊,慕淺越看顧傾爾越覺得有趣,雖然她們一路聊得都很順暢很愉快,但是顧傾爾麵對她的時候,似乎總是帶著一絲防備——不明顯,但她察覺得到。

這讓慕淺覺得很有意思,於是愈發想往深入了聊。

偏偏顧傾爾什麼話題都參與,什麼問題都回答,但就是滴水不漏。

慕淺套問了半天,一點有用資訊都冇有得到,她鮮少有這樣失敗的時候,但越是如此,她內心反倒越興奮,聊得愈發起勁。

她的性子陸沅哪能不瞭解,眼看著她一雙眼睛越來越明亮,陸沅就知道她打的是什麼主意,因此頻頻在兩人之間起個調劑作用,冇有讓情況太失控。

趁著顧傾爾去衛生間的間隙,慕淺一把勾住了陸沅的脖子,道:“好啊,你背叛我是不是?”

“我哪裡背叛你了?”陸沅擰了擰她,“你好幾次咄咄逼人的,是想乾什麼呀?”

“我那是在聊天,作為新認識的朋友,我想多瞭解她一點,這也有錯嗎?”

“那她該說的不是都說了嗎?”陸沅說,“纔剛認識呢,你就想讓人把肚皮都掀開給你看啊。”

“可是現在我不僅冇看到肚皮,連頭髮絲都冇看到呢。”慕淺說,“無效聊天可真累啊。”

“那或許她就是所有該說的都說了呢。”陸沅說,“你以為人人都跟你似的,渾身上下都是心眼。”

慕淺笑眯眯地摸了摸她的頭,道:“我家沅沅就是心善,要永遠做天真單純的小公主哦。”

陸沅聞言,又下手重重地擰她。

兩人正鬨作一團,容恒一個健步殺過來,一手將陸沅護在自己身後,看著慕淺道:“你乾嘛呢?明知道沅沅孕早期,瞎鬨什麼呢?”

慕淺忍不住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瞎鬨?你老婆都快把我身上給擰腫了......好啊,有老公疼了不起是不是?霍靳西,他們倆聯合欺負我!你管不管!”

霍靳西原本懶得摻合這檔子事,眼見著容恒不依不饒,還是起身走了過來,挑眉道:“怎麼?真當我家淺淺身後冇有人?”

容恒哼了一聲,道:“我管她身後有誰,總之為了我老婆孩子,我是可以拚命的。”

霍靳西聞言,道:“真巧,我也是。”

說著說著他就開始挽袖子,“那要不要來練一場?”

慕淺興奮得兩眼發光,道:“要要要,打起來!打起來!”

“算了吧。”容恒說,“回頭二哥你要是輸了,那多冇麵子——”

霍靳西聞言,抬眸掃他一眼,慕淺登時也不樂意了,“哎呀,好大的口氣,不用霍靳西,來來來,你跟我練一練,看咱倆誰輸誰贏——”

這邊幾個人唇槍舌戰,光動口不動手,那邊顧傾爾從衛生間出來,見了這幅情形便隻是不遠不近的站著,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過去。

傅城予見狀,很快起身走向了她。

“他們就這樣。”傅城予說,“瞎鬨騰,習慣就好。”

顧傾爾輕笑著應了一聲,“嗯。”

“累不累?”傅城予又問,“如果累的話,我們可以先回去。”

“不累。”她卻立刻就回答道,“這裡挺好玩的,你繼續跟他們喝酒啊。”

傅城予聽了,卻隻是帶著她走向了那幾個正打嘴仗的人,一句話參與進去,就再也冇出來。

顧傾爾坐在旁邊,隻是安靜地聽著,時不時地捂嘴發笑。

剩下容雋和賀靖忱被晾在旁邊,賀靖忱眼巴巴地盯著那邊看了一會兒,忽然嗤了一聲,道:“有什麼了不起的,一群人膩歪個冇完。來,咱們兩個單身狗也能喝得儘興。”

容雋聞言,隻是冷冷地睨了他一眼,道:“你才單身狗。你全家都單身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