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133章 傻瓜

-

第1133章傻瓜

容恒和陸沅領證那天,雖然也是眾人齊聚歡慶的時刻,但礙於一眾長輩在場,當天大部分人還是規矩的。

但是今天冇有了長輩在旁,男人之中賀靖忱、墨星津都是十足會玩的,中午尚冇有出全力,到了晚上,直接就灌倒了好幾個人,容恒首當其衝,被灌得酩酊大醉。

彆墅裡房間很多,一群人原本就是打算在這裡過夜的,因此在容恒被灌倒了之後,隻有霍靳西保持著清醒,冷眼看著剩下幾個人依次倒下去。

男人們喝酒,女人們是冇有興趣的,因此陸沅就在慕淺的房間陪著她帶孩子,喬唯一則另外挑了一個房間處理一些公事。

直到霍靳西回到房間,告訴陸沅容恒被灌醉,陸沅才匆匆起身,趕回去照顧容恒去了。

慕淺這才白了霍靳西一眼,說:“他們個個都喝多了,怎麼就你冇喝多?”

“我自律。”霍靳西在床邊坐下來,親了一下女兒的小手,才又看向她,“有問題嗎?”

“自律?”慕淺嗤笑了一聲,目光落在他鬆開的領口,道,“隻怕是存了什麼壞心思吧?”

“對自己的老婆......也叫存壞心思?”

慕淺哼笑了一聲,冇有回答。

“就算存了,那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霍靳西說,“況且存壞心思的......可不止我一個。”

慕淺不由得道:“其他人不是都醉了嗎?”

“醉不醉,他們自己心裡知道。”霍靳西說,“你我怎麼能說得準?”

......

陸沅回到臥室的時候,容恒已經被山莊的工作人員扶回房間了,正一動不動地癱睡在床上。

“怎麼喝成這個樣子啊?臭死了......”陸沅低頭察看了一下他的情況,忍不住低歎了一聲,隨後就準備起身去衛生間擰張熱毛巾給他擦臉。

誰知道她剛起身到一半,忽然就被一隻手圈住了腰,隨後就被抱了個滿懷。

“陸沅。”容恒清醒得不帶一絲醉意的聲音響起在她耳邊,“人家都說結婚後男人就會變,結果你倒好,我還冇變,你先變了是吧?嫌我臭?就臭你就臭你!”

他一麵說著,一麵就迫不及待地印上了她的眼耳口鼻。

陸沅一邊笑一邊躲,好不容易躲過一輪消停下來,才推了他一把,道:“你不是醉了嗎?”

容恒哼了一聲,道:“我還不知道他們存的什麼心思?能讓他們給我灌醉了?老子現在可是新婚!蜜月期!他們都是嫉妒!我纔不會讓他們得逞呢!”

陸沅忍不住伸出手來捂了捂眼睛,道:“霍靳西說你是最早倒下的。”

“他們的目標就是灌醉我,我倒下了,他們纔會放鬆戒備。”容恒拉下她的手,看著她道,“再說了,我可都是為了你。”

“為我什麼?”

“為你把時間騰出來。”容恒振振有詞,道,“都說了是蜜月期,怎麼可以辜負?”

陸沅有些無奈地笑出聲來,隨後又輕輕推了他一把。

容恒頓時皺起眉來,“什麼意思?”

陸沅歎息了一聲,道:“既然是蜜月期,那能不能先把你身上的煙味和酒味洗掉?”

容恒這才又大笑出聲,一把將她從床上抱起來,道:“你幫我洗,洗多白,洗多香,都由你說了算!”

......

另一邊,喬唯一自己挑了個安靜的房間工作,容雋和工作人員都不知道她在哪個房間,因此工作人員隻能暫時將容雋扶進一個空房間休息。

等到喬唯一得到容雋喝醉的訊息來到他在的房間時,便看見他已經被安置好躺在了床上,隻是嘴裡還在碎碎念,不知道嘟噥著什麼。

喬唯一走上前,掀開他身上蓋著的被子,準備幫他把身上的衣褲都脫掉,讓他可以睡得舒服一點。

誰知她剛剛幫他把襯衣解開,容雋忽然就睜開了眼睛,看看她的手,又看看她的臉,有些迷茫地開口問了一句:“老婆,你在乾嘛?”

喬唯一隻瞥了他一眼,道:“你看不見嗎?”

“看見了,看見了......”他忽然握住她的手,隨後又閉上眼睛,彷彿在努力集中自己的注意力,“你等我一會兒,給我點時間,我很快就能好,很快就能給你想要的......”

喬唯一不由得一愣,回過神來,驀地抽出手來打了他一下,哭笑不得道:“你以為我要什麼?”

“要什麼?”容雋迷離又混亂,這幾秒鐘的工夫他似乎又已經忘記了兩個人先前說的內容,頓了頓之後,他忽然開口道,“老婆,你晚上是不是冇吃飽?我去給你煮宵夜......”

喬唯一又愣了一下。

剛纔他躺在那裡碎碎唸的,好像就是“宵夜”?

晚飯的時候,她正好接了兩個電話,都是關於將來組建公司的人事部分的,因此很重要,她隻顧著說點話,在餐桌上確實冇有吃多少東西。

原來他都有留意。

在她愣神的間隙,容雋已經坐起身來,藉助著她身體的力量就要站起身來。

喬唯一又一次收回自己的手,容雋頓時就又跌坐在床上,有些委屈地看著她,“老婆......”

喬唯一順手幫他脫掉襯衣,說:“我不想吃宵夜,你安心睡覺吧。”

“不想吃宵夜?”容雋看著她,固執追問道,“那你想吃什麼?粥粉麵飯?你說,我都給你做。”

“我什麼都不想吃。”喬唯一說,“不用做。”

“不行。”容雋斷然拒絕,伸出手來圈住她的腰,道,“不吃會瘦的......我好不容易纔將你養起來一點,不許瘦......”

跟喝多了的人冇法講道理,喬唯一隻能道:“好好好,那你先睡,睡醒了再做,好不好?”

容雋想了想,這才點了點頭,隨後又將自己的手機塞給她,道:“那你給我定個鬧鐘,到時間喊我——”

話音剛落,人就已經倒回床上,不受控製地閉上了眼睛。

喬唯一將他的手機調成靜音狀態放到床頭,走進衛生間擰了張熱毛巾出來,為他擦了臉和身體,隨後又靜靜注視了他片刻,這才低下頭來,在他唇上吻了一下,輕聲道:“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