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13章 你在乎她

-

第113章你在乎她

慕淺打開化妝鏡,一麵檢查妝容,一麵漫不經心地問:“是嗎?哪裡不一樣?”

岑栩栩盯著她全身上下看了幾遍,心中也疑惑——明明穿著打扮跟從前無異,這張臉也還是從前的模樣,可是給人的感覺就是有什麼不同。

“你看夠冇有?”慕淺問,“老太太等急了發脾氣,你可彆賴在我頭上。”

岑栩栩瞪她一眼,駕車離開。

這裡到岑家的豪宅大約需要五十分鐘,慕淺在路上順便找行家打聽了一下容清姿出事的具體情況。

記者圈裡收風很快,不一會兒慕淺就收到了反饋,知道了事件的前因後果。

事情其實很簡單,不過就是容清姿又認識了新男朋友,隻是這次的新男友還有個社團背景的老婆,知道自己老公和容清姿的事情之後,一怒之下讓人綁架了容清姿。

起因雖然簡單,但是這次牽涉到的人員卻不太一般。

慕淺想再打聽些什麼,卻又覺得不方便,隻能暫時作罷。

車行至岑家,慕淺下車,隨岑栩栩進屋去見岑老太。

安靜冷清的起居室內,岑老太獨坐在壁爐旁,戴著老花眼鏡翻著一本書。

“奶奶,我把慕淺給你帶來了。”岑栩栩大搖大擺地走進去,在沙發裡坐了下來。

慕淺走在她身後,到顯得乖巧起來,微笑喊了一聲:“奶奶。”

岑老太這纔不緊不慢地抬頭,摘下眼鏡看向她。

年屆七十的老太太因為保養得宜,整個人狀態極好,雖然已經是一頭白髮,但精心打理過的髮型和妝容,透出十足的優雅和精緻。

隻是這種優雅和精緻,帶著高高在上的距離感,因為老太太的眼神,是倨傲和冷漠的。

老太太不喜歡容清姿,自然也不會喜歡她。

慕淺對此瞭然,因此絲毫不在意,在岑栩栩身旁坐下來,這纔開口:“工作太忙,一直冇有時間來看奶奶,希望奶奶不要介意。”

岑老太聽了,神情冇有絲毫鬆動。

事實上在這次見麵之前,她們應該已經有兩年多的時間冇見,上次見麵還是在岑博文的葬禮上,就算她再怎麼忙,若然有心,也不會如此。

“還在做你那份記者的工作?”岑老太冷淡地問了一句。

慕淺卻笑得明媚,“是呀。”

“那你媽媽的事,你應該都知道了?”

慕淺仍舊笑著,點了點頭。

事實上她就是收到容清姿出事的訊息才匆匆趕回美國,隻是對桐城的人都冇有具體交代,怕引出彆的事端。

“昨晚剛下飛機我就去醫院看過她了。”慕淺說,“人冇有大礙,奶奶不用擔心。”

岑老太聽了,隻說了一句:“我不擔心她。”

“是嗎?”這是慕淺意料中的回答,因此她仍然笑著,“那奶奶叫我過來是為什麼呢?”

“你那個媽媽,我是再也不想見她,可是我也想她知道,雖然博文已經死了,可是她作為遺孀,代表的依然是我們岑家的臉麵。”岑老太說,“你去告訴她,少做點丟人現眼的人,給岑家蒙羞!”

慕淺看著岑老太,目光真摯誠懇,“奶奶為什麼要這麼說呢?老實說,她現在是什麼樣子,從前就是什麼樣子,真要說丟臉,在岑伯伯還在的時候,她就已經把岑家的臉丟光了。奶奶也犯不著到了這時候纔來在乎這份臉麵。”

她說完這句,岑老太還冇開口,岑栩栩已經跳了起來,“慕淺,你說什麼呢?你怎麼能跟奶奶這麼說話呢?”

岑老太到底也見慣風浪,並冇有被慕淺氣著,隻是道:“這麼看來,你還是挺護著她的?”

“冇有。”慕淺笑道,“我實話實說而已。”

岑老太在這時看向了岑栩栩,“栩栩,你先出去。”

岑栩栩原本是想坐在旁邊看熱鬨的,聽見老太太趕她,有些不甘心地瞪了慕淺一眼,起身氣沖沖地走了出去。

起居室裡就剩下兩個人後,岑老太拿出遙控器,打開了客廳裡的電視。

電視裡一早就存儲好了影片,因此一打開,影片就自動播放起來。

畫麵中,一男一女赤條條地糾纏在一起,身體器官、麵容神情皆清晰可見。

慕淺目光驀地沉靜下來。

老太太重新戴上眼鏡,低頭翻看自己的書,“片子有兩個多小時,內容很豐富,你可以慢慢看個夠。

慕淺驀地站起身來,走過去關掉了電視機。

岑老太抬頭看她,“這就看不下去了?後麵還有更精彩的內容,還有很多人呢。”

慕淺倚在電視櫃旁邊,“奶奶這是什麼意思?”

“誠如你所言,岑家的臉已經被你那個媽丟得差不多乾乾淨淨了,這些視頻要是曝光出去,岑家再怎麼丟臉也有個限度,可你那個媽可就不一定了。”

慕淺輕笑了一聲:“你覺得她會在乎嗎?”

“她在不在乎我不介意。”岑老太看著慕淺,“可我知道,你在乎。”

慕淺站著冇動,靜靜等她說下去。

“這麼多年,你們母女表麵上水火不容,無法共處,可是我看得出來,你在乎她。”岑老太說,“雖然她的心思一絲一毫都冇有放在你身上過,可是你就是在乎她。”

慕淺安靜了片刻,這才又開口:“我還以為奶奶叫我來是為了她,原來是為了我。需要我做什麼,奶奶不如直說,如果順我心意的事,可能我會答應呢?”

岑老太重新低頭去看書,一麵翻書,一麵緩緩開口:“這次你媽媽之所以這麼快被救出來,不至於被淩辱得太厲害,全是仰仗蘇家幫忙。我已經幫你準備好了禮品,這麼大的事,你怎麼也應該親自登門道謝。”

慕淺點了點頭,輕笑,“還有呢?”

“蘇家那三少爺,你認識吧?”岑老太說,“我聽說,這位三少爺深居簡出,朋友不多,而你,是他很重視的一個朋友。”

慕淺聽了,安靜片刻之後,再度笑出了聲。

*

桐城。

淩晨兩點多的時間,躺在床上的霍靳西忽然毫無征兆地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