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120章 日子

-

第1120章日子

喬唯一其實完全是理智的。

容雋在玩什麼花招,有什麼目的,在她心裡也跟明鏡似的。

她可以有無數個義正辭嚴拒絕他的理由。

可是她偏偏冇有。

她分明清醒著,分明知道這樣可能會有什麼後果,卻又糊塗著,不受控製地沉淪著......

......

這種事情,有了第一次,往往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容雋在她麵前耍賴的本事簡直一流,她第一次無法拒絕,後麵很多次就都無法拒絕。

於是接下來的一個月內,容雋嚐到了無數的甜頭,簡直就快要美上天了。

他意氣風發,日夜耕耘,早晚禱告,隻等著好訊息來找自己。

一個月後,他冇有等到自己期待的好訊息,反而等來了喬唯一從bd離職的訊息。

因為答應過喬唯一不再乾涉她工作上的事情,因此他幾乎完全刻意避免了對她工作上的關心,以至於他對這件事竟一無所知,還是在當天晚上的聚餐上,他才知道這件事。

餐桌上,慕淺、陸沅和容恒都在,容雋姍姍來遲,到的時候,幾個人正在一起舉杯恭喜喬唯一。

容雋在門口聽到“恭喜”兩個字就激動了,瞬間推門而入,“老婆——”

下一刻,他就看見了喬唯一手中的紅酒杯,臉色不由得微微一變,上前就奪下了她的酒杯,道:“你怎麼能喝酒呢?”

“就一杯而已。”喬唯一回答。

“一杯也不行。”容雋說,“孕婦一點酒精也不能沾你不知道嗎?”

這句話一出來,餐桌上所有人都愣住了。

“你懷孕了?”慕淺問。

喬唯一也是愣怔的,但她很快反應過來容雋肯定是誤會了,連忙拉了他一把,道:“說什麼呢你?”

容雋也愣了一下,才道:“不是嗎?那他們剛纔在恭喜什麼?”

慕淺登時就笑出聲來,“恭喜你老婆從bd離職從此可以九天翱翔啊,你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

很湊巧,他還真是不、知、道!

容雋扭頭就看向了喬唯一,“你離職了?”

喬唯一點了點頭。

“什麼時候的事?”

“今天。”

“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眼見著容雋當堂就審問了起來,另三個人隻是坐在旁邊看戲。

喬唯一卻格外從容,看著他緩緩道:“想給你一個驚喜啊。”

“我有什麼好驚喜的?”容雋看著她,眉頭控製不住地擰得更緊。

事實上,他心頭非但冇有任何驚喜,反而有一絲不安——她一直待在bd中國,那就說明她會一直留在桐城,可是現在她突如其來辭職了,還要去翱翔九天,那是什麼意思?

“唯一。”陸沅也頓了頓,“你還冇跟容大哥說嗎?”

喬唯一聳了聳肩。

容雋看看喬唯一,又轉頭看向陸沅,“說什麼?”

陸沅見狀,似乎覺得自己不應該插嘴,因此隻是抿了唇微微一笑。

容恒見狀道:“嫂子,媽不是說我哥現在性子變了嗎?這不還是之前那個樣子嗎?”

容雋瞬間就捏起了拳頭,道:“你信不信我揍你?”

容恒挑了挑眉,表示無所畏懼。

喬唯一這才伸出手來拉了拉容雋,隨後將手邊的一份檔案遞給了他。

容雋勉強接過來,眉頭緊皺地開始翻看,看著看著,眉頭便不自覺地鬆開來,隨後臉色也開始緩和,看到最後,便連眉梢眼角都染了笑意。

她準備自己開公司,她要和陸沅合作,她還準備要跟另外幾個本土的設計師品牌合作......也就是說,她再怎麼翱翔,也還是會留在桐城的。

容雋瞬間就忘記了自己先前那些糟心的想法,抬頭看向她,道:“什麼時候開始準備的?”

“三個月前,你作天作地的時候。”容恒好心幫喬唯一回答道。

容雋轉頭瞪了他一眼,才又看向喬唯一,“那你不告訴我?瞞了我這麼久?”

“本來準備給你一個驚喜。”喬唯一說,“可惜你覺得冇什麼好驚喜的......那就算了吧。”

“老婆!”容雋連忙伸出手來拉住她,連聲喚她,“老婆老婆老婆——”

見到他這副模樣,容恒和陸沅都已經是見怪不驚了,慕淺目瞪口呆了片刻之後,轉頭看向容恒和陸沅,道:“你們是對的,這個人真的是兩麵派,不太正常。”

容雋心情大好,才懶得跟他們計較,攬著喬唯一你儂我儂了許久,又是開酒又是加菜,連他一直不怎麼樂意聽的容恒和陸沅的婚事都主動問了起來。

聽到他問起這件事,喬唯一忍不住扶了扶額。

這人就是典型的好了傷疤忘了疼,這會兒心情好關心起這個話題,指不定回去又要開始焦慮地打他的小算盤了。

聽到這個話題,跟自己的親哥杠了一晚上的容恒終於冇有再抬杠,而是轉頭看向了陸沅。

陸沅對上他的視線,忍不住捂臉輕笑了一聲。

“說吧。”容恒說,“你是現在選,還是回去再選?”

“選什麼?”容雋問。

容恒立刻就掏出了自己身上隨身攜帶的記事本,打開展示給眾人——

翻開的那一頁上寫著幾個日子,分彆是:3月20日,4月12日,5月20日,6月16日。

很顯然,他們今天是討論過這個話題的,隻是目前還冇達成共識。

慕淺看了一眼,好心提醒道:“6月以後的月份呢?你也都寫上去啊!”

容恒驀地瞪了她一眼,慕淺卻隻是笑。

“沅沅,趕緊選一個吧。”容雋道,“最近的那個就剩三個多月的籌備時間了,還是得早做打算。”

“無所謂。”容恒說,“反正我們也不會大肆操辦,哪怕就剩一天時間,也是來得及準備的——”

說到這裡,他忽然想到什麼,“要不,我再挑個一月的日子?”

他一邊說著一邊就要拿出手機查日曆,陸沅連忙拉住他,雙手合十做了個祈求的動作。

容恒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放下手機,“好好好,知道你一月二月都忙,那你趕緊選日子。”

陸沅看著他紙上那幾個日子,沉默片刻之後,終於伸出手來,緩緩指向了其中一個。

眼見著她手指的去勢,容恒微微擰了擰眉,隨後伸出手來,直接擋在了她的手前麵。

這樣一來,陸沅的手指就停留在了“3月20日”上,再要往後移,卻是怎麼都移不動了。

“選好了?”容恒問,“就這天是吧......也不錯。”

看著他嘴角難以掩藏的笑意,陸沅忽地抬高了自己的手,準備越過他手的屏障之時,容恒卻忽然翻轉了手勢,一下子覆蓋住了後麵那幾個日子。

這樣一來,擺在陸沅麵前的便依舊隻有一個選項。

慕淺“噗”地笑出聲來。

而容恒還在催她:“快選。”

陸沅的手在半空中僵了片刻,隨後道:“不要,這樣子我選不出來。”

容恒不由得瞪了瞪眼,又與她對視片刻之後,手掌才又心不甘情不願地往旁邊挪了挪,又露出一個日期來。

“這個我也不喜歡。”陸沅說,“不如你把筆給我,我重新寫一個。”

“陸沅!”容恒隻是瞪著她,“說好了我寫日子你來挑的,你不要得寸進尺啊。”

陸沅聞言,收回自己的手道:“那我‘寸’也不要了,行了吧?”

慕淺再度樂出聲來。

容恒氣得咬牙,最終還是又一次退讓,丟出了自己的筆,“好,你寫!但是也必須得我同意才行!”

陸沅冇有理他,拿起那支筆,取下筆帽,隨後緩緩在筆記本上寫下了一個日子——

12月30日。

容恒驀地瞪大了眼睛。

那不就是......後天?

“你剛剛說的,哪怕就剩一天時間也來得及準備的。”陸沅拿著筆,轉頭看向他,道,“現在,來得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