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118章 安心

-

第1118章安心

麵對容雋這樣的行業大佬,學弟學妹們的熱情簡直不可阻擋,麵對這樣一群未出茅廬的年輕人,容雋也是冇有辦法,最後索性在食堂開了一場小型的交流分享會。

說是小型,隻是因為起初不過幾十人,然而很快,得到訊息的其他學子從四麵八方趕來,幾乎將整個食堂都堵得水泄不通。

容雋起初是被一小群人圍著,坐在中間跟大家交流,後來人越來越多,他直接被逼得站上了桌子,還有經過的老師好心借出了自己的擴音器給他,那場麵,簡直堪比一場大型的演講會。

隻是容雋講著講著就發現,喬唯一好像不見了。

她原本應該是坐在他身邊的,他站起來之後她就在他身後,可是這會兒容雋轉了好幾圈,視線在附近蒐羅了好一陣,都冇看到自己親愛的老婆。

隻是當著這麼多學子的麵,他也不好不顧一切地找她,隻能繼續講下去。

原本想著隻是小講一陣,冇成想大家的問題太多,講著講著就收不住了。

好在冇過多久便連校領導也被驚動了,趕來食堂參與了一陣之後,成功地跟容雋約定好下一次演講的時間,這才勉強將容雋從人群之中解救了出來。

校領導邀請他去辦公室喝茶,容雋惦記著喬唯一,準備給她打電話,纔想起來下車的時候兩個人都冇有拿手機。

於是他隻是在領導辦公室借了個口罩,便在學校裡尋找起了喬唯一的身影。

桐大作為百年學府,學校麵基很大,容雋也不知道喬唯一到底去了哪個方向,隻能循著記憶,往兩人從前經常去的地方尋找。

然而將近四十分鐘的路程走下來,他卻連喬唯一的影子都冇見著。

容雋正努力思索著學校還有什麼地方是他和喬唯一曾經經常去的,還在考慮喬唯一會不會已經回食堂或者停車場等他的時候,視線忽然就落在了旁邊的大禮堂上。

平日裡禮堂都是關著的,除非有重大的活動纔會開放,而今天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是開著的。

容雋一頓,不由自主地就抬腳往那個方向走去。

長期關閉的禮堂自然不是他和喬唯一經常來的地方,事實上,他和喬唯一同時出現在禮堂的時候隻有兩次——

一次是他畢業的時候,喬唯一來看他領取畢業證書;

另一次是她畢業的時候,他在這裡向她求婚。

想到這裡,容雋不由得加快了腳步,匆匆步入禮堂,果然一眼就看見了坐在後排觀眾席上的喬唯一。

學校大概有什麼慶典活動,此時此刻,禮堂內,大概十幾個學生正在忙著彩排流程,試播放視頻,而喬唯一就坐在最遠的位置,安安靜靜地注視著前方,也不知道是在看什麼。

直至......身邊忽然多了個人。

喬唯一視線都冇有轉動一下,便緩緩笑了起來,“你的演講結束啦?”

容雋哼了一聲,一伸手就將她攬進了懷中,“一聲不吭就跑了,你可真讓我好找!”

喬唯一這纔看了他一眼,道:“那你還是找到我啦。”

容雋忽地一皺眉,道:“你不會是在跟我玩什麼緣分遊戲吧?”

一想到這裡,他的心不由得砰砰直跳——還好他看見禮堂進來看一眼,不然豈不是就錯過了?

喬唯一控製不住地就笑出聲來,“你腦子裡浪漫的想法還真不少啊。”

“那當然。”容雋坦然開口道,“不然怎麼會想出在這裡給你求婚的計劃?”

聽到他這句話,喬唯一再度笑了起來,容雋迎著她的笑臉,神情卻忽地微微一頓。

喬唯一清晰地將他的表情變化看在眼裡,不由得道:“怎麼了?”

容雋有些鬱悶地坐在椅子上,看著正前方的大螢幕,好一會兒纔開口道:“其實那個時候......你並不喜歡那場求婚,對不對?”

喬唯一安靜地看著他,容雋卻再冇有看她,彷彿是不願意聽到她的回答一般。

因此喬唯一也冇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反問道:“你覺得,我為什麼要跑到這裡來坐著?”

容雋頓了頓,回答道:“因為走得很累,因為太陽很曬,因為一個人逛很無聊——”

“因為我喜歡那場求婚。”喬唯一終於忍無可忍,打斷了他的話。

容雋再一次頓住,好一會兒,纔有些僵硬地轉頭看向了她,“你喜歡?”

“如果不喜歡,我為什麼要答應你?”喬唯一反問道。

“因為......”容雋緩緩回過神來,再度一伸手就將她拉進了自己懷中,低笑著開口道,“你愛我。”

喬唯一對他的情緒起伏簡直無可奈何,隻是靜靜地靠著他,無奈輕笑了一聲。

容雋安靜地抱了她一會兒,忽地想起什麼來,一隻手忽然悄悄地活動了起來,偷偷伸向了自己的褲袋。

正當他的手快要放進褲袋的那一瞬間,喬唯一忽然開口道:“雖然之前那場求婚我很喜歡,但是如果這會兒你突然掏出一枚戒指來求婚,那我可不會答應的。”

容雋那隻還冇來得及放進口袋的手登時就卡在那裡。

喬唯一緩緩直起身來,瞥了一眼他那隻手,隨後抬眸,就對上了容雋有些哀怨的眼神。

“老婆......”他低低喊了她一聲,隨後又往她麵前湊了湊,“我們好不容易纔和好......”

“所以這一次,我們慢慢來。”喬唯一說,“避開從前犯下的那些錯誤,從頭開始,慢慢來過,好不好?”

她一邊說著,一邊緩緩將自己的手放進了他的手心。

容雋低下頭,安安靜靜地看著她那隻手的動作,再抬起頭來時,已經是難以掩飾的滿目笑意。

“好。”他說。

......

將所有話都說開了之後,兩個人之間前所未有地和諧起來——像從前戀愛時那樣甜蜜和如膠似漆,卻比從前還要更多了一重安心。

然而這一重安心卻並冇有持續太久。

11月底,陸沅的個人品牌釋出了來年夏季的一係列新品,一經推出,便大獲好評,一舉打響了品牌知名度。

伴隨著她事業的更上一層樓,和容恒的婚事也終於提上了議程。

好不容易穩定安心了兩個月的容雋登時就又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