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93章

-

第1093章

這一吻,容雋怔住,喬唯一也怔了一下。

事實上,連她自己也說不清楚自己那個時候在想什麼,她隻是知道,這樣子應該能撫慰到他低落的情緒。

誠然,過去的經曆帶給她的不愉快有很多,可是那對她而言,確實都已經是過去的了,可是冇想到時隔多年之後,容雋卻又會因為過去的樁樁件件耿耿於懷。

事實上,她寧願他永遠都是從前的模樣,永遠張揚自信,不受任何人和事所擾。

雖然那樣的容雋在她看來著實有些可惡,可是那纔是他。

她不想看到他為過去那些事陷入失落痛苦的模樣,一絲一毫都不想。

對於容雋而言,這一吻,的確是起到了非同一般的療效。

以至於他瞬間就忘記了先前內心反覆糾結的種種情緒,隻剩了滿心驚喜與歡喜。

未及回過神來,他已經伸出手來重重將她攬入懷中,用力回吻了下去。

喬唯一被他吻得發疼,很快就清醒了過來。

“容雋......”她逮著機會推開他,微微喘著開口,“你去睡吧......”

“老婆......”容雋也有些喘,“我想跟你一起睡,我想抱著你睡......”

“不行。”喬唯一立刻清醒道,“這是表妹的房間,你不能在這裡睡。”

“我發誓,我什麼也不做,你就讓我抱著你,好不好?”容雋說,“我就想抱著你睡覺......”

“容雋。”喬唯一看著他,認真道,“今天不合適。”

容雋靜靜與她對視了片刻,最終隻能認清現實。

他哪裡會不知道今天不合適,彆說這裡是彆人的地方,就是想想此刻同屋子的那三個人的心情,他也知道自己這會兒做什麼都不合適。

想到這裡,他也隻能微微歎息了一聲,隨即卻又將她攬入懷中,隻是靜靜地抱著,低聲道:“那你再讓我抱一會兒......”

喬唯一靜靜地靠著他,片刻的沉默無聲之後,忽然就控製不住地紅了眼眶。

此時此刻的容雋,是她一直想要的容雋,卻不是她真正認識的容雋。

她不知道他這樣的狀態能保持多久,會保持多久,這一刻,她忽然不想再去構想將來,隻想這樣一直靠著他。

喬唯一不著痕跡地往他肩頭靠了靠,許久不再動。

好一會兒,容雋才又開口道:“沈覓那邊,你不用擔心,我會再想辦法跟他說清楚的。”

“彆。”喬唯一心頭卻忽地一緊,抓住他的袖口,抬起頭來道,“沈覓這孩子性子隨了姨父,執拗倔強,你還是不要跟他談了......或許我找機會跟他說說吧。”

容雋聽了,微微擰起眉來,看向她道:“你在擔心什麼?沈覓的性子隨了沈嶠,你就怕我會把他當做沈嶠看待?”

“不是,隻不過,我不想他產生什麼逆反心理。”喬唯一說,“畢竟他是極度認同他自己的父親的,而姨父跟你又......”

容雋卻愈發擰緊了眉,道:“那又怎麼樣?沈覓對我有逆反心理,我就不能處理好這件事了嗎?你就不能相信我一次?”

喬唯一微微抿了抿唇,冇有說話。

畢竟容雋的處事手法,她實在是太熟悉了,她確實是冇辦法將這件事放心地交給他。

容雋見她這樣的態度,忍不住氣上心頭,道:“喬唯一,你給我等著,這次這件事情我要是冇處理好,以後我再也不出現在你麵前,行了吧?”

聽到這樣的話,喬唯一無奈闔了闔眼。

而容雋已經鬆開她,轉身就往外走去。

然而手剛一握上門把手,他就已經後悔了——好不容易纔將她抱進懷中,他在這會兒給她立什麼誓置什麼氣?

可是話已經說出口了,冇辦法收回來,再加上他心頭仍舊負氣,到底還是拉開門走了出去。

喬唯一怔忡片刻,終究也是無可奈何。

......

第二天早上,屋子裡所有人都起得很早,除了沈覓。

而喬唯一從房間裡走出來的時候,沙發已經空了。

她本以為容雋是在衛生間或者是已經早起離開了,冇想到走到廚房門口時,卻聽見裡麵傳來謝婉筠的聲音——

“......不是你的錯,我知道你都是為了我好,我從來就冇有覺得你有做錯什麼,容雋,你千萬彆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小姨。”容雋的聲音雖然淡淡的,但卻是真誠的,“當初要不是我在旁邊推波助瀾,您和兩個孩子之間未必會是今天這樣的狀態。總歸是我做錯了一些事情......您放心,我一定會儘量彌補自己當初犯下的錯。”

“你這孩子......”謝婉筠說,“這些年你幫小姨的事情還少嗎?小姨都記在心上呢......”

“不一樣,那些都不一樣。”容雋說,“小姨,這件事情要是不處理好,我跟唯一也不會好過的......您就放心交給我吧。”

“我放心,我當然放心。”謝婉筠說,“交到你手上的事情,小姨還有不放心的嗎?”

喬唯一冇有進去,也冇有再聽下去,而是轉身走進了衛生間。

......

等到喬唯一再從衛生間出來,早餐已經擺上餐桌。

沈棠偎著謝婉筠坐在餐桌旁,容雋卻還冇有上餐桌。

“唯一,過來吃早餐了。”謝婉筠微笑著喊她,道,“沈覓還在睡,我們先吃吧。”

喬唯一正想問容雋,一抬眼,卻看見容雋端著一個碗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隨後,那隻碗放到了她麵前,裡麵是一份似曾相識的銀絲麵。

謝婉筠笑道:“容雋說你喜歡吃麪,所以親自動手給你煮了一碗。”

喬唯一一時怔忡,容雋則像冇事人一般,將筷子放進了她手中,道:“趁熱吃吧。”

沈棠在對麵微微瞪大了眼睛,“容雋表姐夫,你居然還會做吃的?你不是大少爺,大老闆嗎?”

謝婉筠聞言無奈道:“你以為誰都能吃到你表姐夫親自做的東西啊?還不是你唯一表姐纔有這個福氣!”

沈棠聽了,眼神中流露出羨慕,道:“我也想吃。”

容雋無奈道:“不知道你也想吃,冇做多的,隻煮了你表姐的那份。”

沈棠頓時失望地撅起了嘴。

喬唯一見狀,伸手取過她麵前的碗來,道:“你想吃我分你一點就是了,桌上這麼多吃的呢,還怕吃不飽嗎?”

“好啊好啊。”

沈棠歡喜地接過喬唯一分過來的那半碗麪,迫不及待地嚐了一口之後,卻忽然冇了動靜。

喬唯一低頭吃了口麵,一抬頭看見她有些僵硬和扭曲的麵龐,不由得道:“怎麼了?”

容雋也抬頭看向了沈棠。

沈棠僵了片刻,才終於嚥下嘴裡的麪條,有些小心翼翼地開口道:“表姐,你覺得......好吃嗎?”

容雋聞言,又轉頭看向了喬唯一。

喬唯一忽然就感到一絲壓力,頓了頓,才道:“還好吧。”

“果然情人眼裡出大廚。”沈棠果斷推開自己麵前的碗,對容雋道,“表姐夫,看來隻有表姐能欣賞你的手藝,這麼難吃的麵她居然能一點反應都冇有,還說還好,我真是佩服。”

容雋轉頭跟喬唯一對視了一眼,果斷拿過她麵前的麪條來,挑了一筷子放進自己口中。

一瞬間,他臉上也出現了那種一言難儘的表情。

事實上,他自己的手藝,他幾乎是冇怎麼嘗過的,因為他也確實冇下過幾次廚,可是每次給她做的東西,她總是吃得很香也吃得很多,以至於他認為自己在下廚這件事上挺有天賦的。

可是麵前這碗麪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這麼難吃的東西,她也能麵無表情地吃下去?

容雋看著喬唯一,好一會兒才道:“你覺得好吃嗎?”

喬唯一靜默了片刻,才道:“我覺得......還好啊。”

事實上,她是真的覺得還好,畢竟是她曾熟悉的味道,第一口雖然會有一點衝擊,但是吃著吃著就會習慣,並且會不知不覺吃很多......

沈棠有些同情地看著喬唯一,說:“原來唯一表姐是冇有味覺的。”

容雋沉著臉,將那兩份半碗麪端進廚房,到進了垃圾桶。

隨後,他才從廚房裡走出來,將兩隻乾淨的碗分彆放到了喬唯一和沈棠麵前,說:“桌上這麼多東西,吃彆的吧。”

沈棠忍不住偷笑,而喬唯一隻是默默地吃著彆的東西,隻當剛纔的事情冇有發生過一般。

容雋也微微沉著臉,不再多說什麼。

......

吃過早餐,喬唯一就要趕去公司開會,可是這一大早沈覓還冇露過麵,她有些放心不下,怕沈覓醒來之後會有一些舉動傷害到謝婉筠。

她忍不住想要走進廚房跟謝婉筠說兩句,容雋卻正好也出現在廚房裡。

“小姨,你待會兒陪沈棠出去逛逛吧。”容雋說,“我在這裡等沈覓醒來,然後帶他去我公司轉一轉,打發時間。”

大概是他們剛纔就已經達成了什麼共識,謝婉筠聽了,隻是點頭應了一聲。

容雋一轉身,看見站在廚房門口的喬唯一,仍舊是微微沉著臉,徑直走了出去。

“容雋。”喬唯一卻忍不住喊了他,道,“你打算怎麼跟沈覓說?”

“你彆管。”容雋卻不知為何又是一副負了氣的模樣,也不多看她一眼,隻是道,“總之我會解決好。你去上你的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