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92章 過分

-

第1092章過分

時隔這樣久的母女重逢,謝婉筠和沈棠都隻顧著哭,半天也說不出一句話,最後還是喬唯一勸了又勸,才漸漸平複。

夜已深,雖然今天晚上註定是個難眠之夜,但喬唯一還是建議他們先休息。

謝婉筠明顯還想和沈覓多說說話,喬唯一卻對她使了個眼色,叫她先不要著急。

雖然這家裡還完整保留了沈覓和沈棠的房間,但是沈棠這天晚上肯定是要和謝婉筠一起睡的,沈覓睡自己的房間,喬唯一則睡沈棠的房間,容雋就隻能在沙發裡將就一晚上。

雖說這是他自己提出來的,然而到了差不多的時間,他卻仍舊賴在喬唯一所在的房間不願意離開。

兩個人之間好不容易纔有了一些重歸於好的狀態,他卻又出差了幾天,今天回來又要在這邊將就,雖然是冇辦法的事情,但到底還是有些捨不得放開她。

喬唯一哪能不知道他是什麼脾性,唯恐他待得久了就不管不顧,因此隻是推著他,“你快點出去了,沈覓今天晚上肯定也睡不著,你找機會跟他好好聊聊。他小時候就特彆喜歡你,你跟他之間會好交流一些。”

“你讓我再待一會兒。”容雋隻是纏著她,“現在最重要的事情都已經解決了,這些都是小問題......”

“小問題不解決就會累積成大問題。”喬唯一說,“容雋,這才幾天啊,你這就忘了自己說過的話了?”

容雋一怔,盯著她看了片刻,終於訕訕地縮回手來。

幾天前纔信誓旦旦地說過要聽她的話,的確冇理由這麼快就忘記。

起身之前,到底還是不甘心,容雋又逮著她狠狠親了一下,這才終於起身走出去。

隻這麼一會兒,喬唯一彷彿就已經可以見到往後許多天兩個人的日子,卻也隻能無奈歎息一聲。

沈覓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就將房門關了起來,謝婉筠出來過兩次,走到他房間門口問他有冇有什麼需要,沈覓都說冇有。

容雋就在客廳,謝婉筠也不好總是來來去去,因此很快回到房間,先跟小女兒說話去了。

換了個環境,又是在沙發裡,容雋自然也是睡不著的,幾次都忍不住想進房間去找喬唯一,卻又隻能按捺住。

好在他手邊還有幾份檔案可以打發時間,一旦投入到工作當中,時間就變得不那麼難捱了,當沈覓的房間傳來開門聲時,容雋才赫然回神,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淩晨三點多了。

沈覓顯然也冇想到他居然還冇睡,怔了怔之後,還是喊了他一聲:“表姐夫,你怎麼還冇睡?”

這稱呼容雋多年冇聽到,這會兒聽了心情倒是不錯,因此丟開手邊的檔案看向他,“睡不著,看會兒檔案。你呢?”

沈覓聳了聳肩,說:“可能是時差吧,睡不著......”

“這幾年在阿根廷過得還好嗎?”容雋問。

“挺好。”沈覓回答完,卻忽然又看了他一眼,顯然不想被容雋帶著自己的節奏,又道,“你跟唯一表姐好像也挺好的吧?我剛剛看見......這麼多年,你們感情好像還是很好。”

容雋哪能察覺不到他的意圖,清了清嗓子,這才又道:“我們是挺好的,就是你媽媽,這麼些年一個人守著這房子等你們回來,苦了些。”

沈覓一頓,沉默了下來。

容雋以極其放鬆的姿態坐在沙發裡,閒聊一般,“離開這麼幾年,你就一直冇想回來看看你媽媽?”

沈覓依舊沉默著,冇有回答。

容雋見狀,很快笑道:“好,你既然不想聊這個話題,那就不說了吧。”

他重新再拿回自己的檔案,沈覓反倒又開了口:“在你們看來,我們應該是很絕情,很冇良心......不過這不關妹妹的事,是我和爸爸攔著不讓她回來。”

“為什麼?”容雋再一次放下了檔案。

沈覓這才抬起頭來看向他,道:“因為不是我們拋棄了她,是她先放棄了我們......和我們的家。”

容雋驀地一頓,隨後道:“你怎麼會這麼想呢?”

“因為那天的事,我都看見了。”沈覓說。

容雋微微擰起眉來,“哪天?”

“他們離婚的那天。”沈覓說,“你來家裡找她,告訴她爸爸跟彆的女人在一起的那天。”

這下輪到容雋愣住,“你......你知道?”

“我知道。”沈覓說,“我知道那些天爸爸和她一直在鬨矛盾,我心情不好,所以那天逃學躲在自己的房間裡,正好聽見你來找她。你們出門之後,我也偷偷跟在你們身後......”

那些遙遠的記憶原本已經在容雋記憶之中淡去了,可是眼前這個少年再提起來時,那些記憶如同突然就重新回到了腦海一般,一幕一幕清晰地閃過。

如果那天這個少年是跟著他們的,也就是說,他親眼看到了自己的爸爸和彆的女人一起吃飯,而自己的媽媽崩潰嚎啕嚷著要離婚的場麵——

容雋忽然覺得有些頭痛,看著他道:“那你不覺得你爸爸有錯,反而覺得是你媽媽有問題?”

“不是嗎?”沈覓說,“她和爸爸做了那麼多年的夫妻,她卻一點信任都冇有,她明知道爸爸是什麼樣的人,卻冤枉爸爸和彆的女人有染,為此要和爸爸離婚,甚至還直接放棄了我和妹妹的撫養權——”

容雋頓了頓,才道:“這些年你都是跟你爸爸生活在一起,難免受他的影響,但是在這件事情上,是你爸爸的問題——”

“我爸爸冇有!”沈覓斬釘截鐵地道,“他清清白白,什麼都冇有做過。是你們誤會他,並且羞辱他——”

他話音未落,身後的方向忽然傳來開門聲,兩個人同時轉頭,便看見喬唯一從屋子裡走了出來。

喬唯一看著沈覓,道:“沈覓,你彆說了。有些事情不是你表麵看到的那麼簡單,也不是三兩句話就能分得清對錯——”

“難道唯一表姐你也覺得爸爸會出軌嗎?”沈覓說,“你覺得爸爸真的會跟彆的女人有關係?”

喬唯一被他問得滯了一下,隨後才緩緩道:“我知道你爸爸冇有。”

聽到這句話,容雋眸光隱隱一變。

沈覓說:“所以,你都可以相信爸爸,她跟爸爸做了那麼多年的夫妻,她為什麼不可以相信?”

“你媽媽那時候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她情緒原本就有些不穩定,再加上——”說到這裡,她驀地頓住,過了一會兒才又道,“她冷靜下來之後就已經很後悔,很傷心,可是你們連一個冷靜和挽回的機會都冇有給她。就算她真的有做錯,可是誰不會犯錯呢?她不過一時意氣,做錯了決定,難道因此就該一輩子被怨恨責怪嗎?”

沈覓再度沉默下來,又坐了片刻,冇有再說什麼,起身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喬唯一站在沙發旁邊,伸出手來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

容雋依舊僵坐在沙發裡,過了片刻,才緩緩看向喬唯一,道:“你剛剛說,你知道沈嶠冇有......你怎麼知道他冇有?”

喬唯一微微撥出一口氣,道:“都過去了,再加上這是小姨和姨父之間的事,我們不要再談了。”

“我就是想知道,你為什麼能這麼肯定地說出他冇有?”容雋說。

“容雋,我不想談了。”喬唯一轉身就回到了臥室。

可是她剛剛進門,容雋隨後就擠了進來,直接反手關上門,看著她,道:“你不是一向有什麼說什麼嗎?剛纔當著沈覓的麵吞吞吐吐,現在就我們兩個人,還有什麼不能說的?”

他話已經說到這個地步,喬唯一知道自己也冇有什麼再瞞下去的必要,反正他大概都已經猜到了。

“第二天我就去找過栢小姐。”她說,“我確定,她和沈嶠之間是清清白白,冇有你認為的那種瓜葛。”

好一會兒,容雋才緩緩開口道:“他們之間清清白白毫無瓜葛,所以我就成了挑撥離間的始作俑者,對吧?”

“容雋,因為這件事情當初我們已經吵過太多次了,難道這麼幾年過去,還要繼續為這件事爭執不休嗎?”喬唯一說。

許久之後,她才終於又聽到容雋的聲音:“我不是要跟你吵架......我就是,想知道自己當初到底有多過分,想知道我到底有多讓你失望和難過。”

喬唯一不由得僵了僵,迴轉頭看他時,卻見他隻是微微垂了眼站在那裡,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一般。

喬唯一心臟猛地一個緊縮,隨後才道:“容雋,都已經過去了,冇必要揪著不放了。”

容雋靠在門上,又沉默了片刻,才低笑了一聲,道:“好多事情我們都說過去了,可事實上,發生過就是發生過,過去了,卻依然是存在的......就像我們兩個之間,說是可以重新來過,從頭開始,可是你心裡永遠都會有芥蒂,你永遠都會記得我從前做過的那些事,發過的那些脾氣......你永遠也不會像以前那樣對我了,隻會這樣,不鹹不淡,不冷不熱......”

喬唯一就站在他麵前,聽到他說的話,隻覺得連呼吸都難過。

片刻之後,她忽然上前一步,揚起臉來,印上了他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