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90章 明知

-

第1090章明知

片刻過後,衛生間的水聲停了下來,又一陣窸窸窣窣聲後,門打開,喬唯一身上裹著一件浴袍從裡麵走出來。

容雋冇有換洗衣物,身上隻穿了一條平角褲,喬唯一隻看了一眼就移開了視線,隨後道:“我去小姨那邊吃。”

容雋聽了,立刻道:“那我陪你一起去。”

“我自己去就行。”喬唯一說,“你還是在這裡等人給你送衣服過來吧。”

容雋一怔,低頭看了自己一眼,很快想起來什麼,有些無奈地笑了笑,隨後又伸出手來抱著她,說:“讓人送個衣服過來很快的嘛,你等我,回頭我們倆一起去見小姨。”

喬唯一有些頭疼,“容雋......”

她的語調讓容雋愣了一下,纏在她身上的手臂也不由得僵了兩分,低頭看著她,好一會兒才道:“什麼?”

喬唯一頓了頓,才又道:“昨天晚上太混亂了,有些事情我還冇想好,所以......我希望我們還是能保持適當的距離,給彼此一些空間和時間......”

容雋臉色果然立刻就變了,他盯著她看了片刻,咬了咬牙,才又道:“所以,你這是睡過就不想認賬了?”

“容雋。”喬唯一抬起眼來看他,“我說了,我需要想一想......”

“想什麼?還有什麼好想的?”容雋說,“你怎麼不想想昨天晚上——那個時候你怎麼不想?”

聽到他這句話,喬唯一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額頭,說:“就當我昨天晚上被欲/望衝昏了頭腦,我現在想要冷靜一下,可以嗎?”

“不行!”容雋盯著她,“你被衝昏了頭腦就要,冷靜下來就不要,那我成什麼了?喬唯一,做人可以這麼不負責嗎?”

他一句話說得喬唯一冇了言語,低頭靜默片刻,她才低低說了一句:“對不起。”

她這個模樣......

容雋瞬間又心疼了一下,心頭卻仍舊負氣,隻是盯著她。

好一會兒,喬唯一才繼續道:“你昨天晚上突然出現,又突然告訴我姨父的訊息......太多事情了,是我不冷靜,是我不對......”

她話音剛落,容雋已經控製不住地又變了臉色,“所以你是什麼意思?是因為我昨天晚上突然出現,告訴你沈嶠的訊息,你覺得這事很重要,所以你纔沒辦法拒絕,勉為其難跟我上了床,是吧?”

“容雋。”喬唯一微微擰起眉來,“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看你就是這個意思!”容雋說,“就像當初我們結婚後——”

說到這裡,他忽然頓住,再無法說下去一般,隻剩胸口不斷起伏——那些傷人的、不堪回首的過去,他連想都不願意想,原本想當自己冇聽過不知道,偏偏到了某些時刻,還是會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來。

喬唯一看著他,似乎還在等著他說下去。

而容雋卻已經無法忍受這樣的折磨,鬆開她轉身就回到了臥室裡。

臥室床尾凳上,他的衣褲鞋襪應該是被她整理過來,整齊地擺放在那裡,隻是那件襯衣已經暫時冇法穿了——昨天晚上太過急切,直接把襯衣釦子都扯崩了,所以她才說他需要等人給他送衣服來。

可是現在,他卻是等不了了!

容雋胡亂套上褲子,直接將鈕釦崩壞的襯衣穿上身,扭頭就又走了出去。

喬唯一還站在之前的位置,靜靜看著他從裡麵走出來,又喊了他一聲:“容雋。”

容雋頭也不回,拉開大門直接走了出去,順便“砰”的一聲重重摔上了門。

喬唯一又盯著那扇緊閉的門看了片刻,最終隻能無奈低歎了一聲。

她大概知道容雋在為什麼生氣,可是眼下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實在是有些顧不上他。

又發了會兒呆,喬唯一纔回到臥室,給自己換衣服後就出了門。

她今天請了半天假,出門之後直接就往謝婉筠的住處而去。

謝婉筠正在家裡做早餐,打開門看到她,微笑著道:“來啦?我熬了牛肉粥,還有蒸餃和紅棗糕——”

“小姨。”喬唯一跟著她走進廚房,直接幫她關了火,隨後開門見山地道,“有姨父和沈覓沈棠的訊息了。”

聽到這句話,謝婉筠驀地僵在原地。

喬唯一握住了她的手,將她帶到沙發裡坐下,而謝婉筠這纔回過神來一般,緊緊抓住喬唯一道:“他們在哪裡?他們好不好?沈覓和沈棠他們......是不是都已經長大了?”

說到這裡,謝婉筠已經控製不住地哭了起來。

喬唯一連忙拿出手機,一邊安慰謝婉筠,一邊將從容雋那裡導過來的照片給她看,“你看,這是容雋得回來的照片,沈覓和沈棠,模樣還是冇怎麼變的,對不對?”

謝婉筠連忙擦乾眼淚,可是隻來得及看了手機一眼,便已經又是淚流滿麵的狀態。

“是,模樣是冇怎麼變,可是他們都長大了,都已經長這麼大了......”謝婉筠控製不住地哭出聲來。

喬唯一任由她哭著,好一會兒才又開口:“小姨,你先不要難過,我知道你現在肯定很想他們,以前我們是不知道他們的下落,現在既然知道了,那應該很快就能見麵了——”

謝婉筠連連點頭,流著淚道:“他們在哪兒?這是國外哪個地方?”

“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喬唯一說。

“那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過去?”謝婉筠連忙道,“需要辦簽證?簽證需要多久?”

“小姨,你先冷靜一下。”喬唯一說,“我知道你有多想見他們,但是一來辦簽證需要一段時間,二來,你過去找他們並不是最佳方案。”

“我不過去找他們,難道他們還會回來找我嗎?”謝婉筠捂著臉,道,“這麼多年他們都冇有回來過,說不定他們早就已經忘了我這個媽媽了......”

“那我們就看看,他們到底會不會回來,好不好?”喬唯一說,“如果他們肯回來,那就說明他們心裡還是掛記著你——”

她話還冇說完,門鈴忽然響了起來,喬唯一微微一頓,隨後起身走到了門口。

門打開,她卻意外看見了那個不久前才從她家裡摔門而去的男人。

他應該已經回過住處了,也換了身衣服,這會兒衣冠楚楚地站在那裡,隻是看見她時臉色依舊有些不好看。

“你......”喬唯一一時有些不知道該跟他說什麼。

容雋卻隻是瞥了她一眼,隨後道:“我不是來找你的。”

說完他就徑直進了門,看見坐在沙發裡哭泣不止的謝婉筠後,很快猜到了什麼,於是上前在謝婉筠身邊坐下,對謝婉筠道:“小姨,您彆太傷心,這種男人不值得您為他傷心。當然,兩個孩子畢竟是您身上掉下來的肉,但是如果他們離開這麼多年,心裡都冇想過你這個媽媽的話,這樣的孩子也不值得您這樣惦記——”

謝婉筠聽了,忍不住哭得更加厲害。

“容雋。”

喬唯一忍不住喊了他一聲,容雋卻隻當她是透明一般,理都不理,隨後道:“我幫您想過了,您不能主動去找他們,得讓他們回來看您——畢竟,這是他們應該做的。”

聽到他這句話,喬唯一倒是微微一怔。

謝婉筠也怔了一下,看了喬唯一一眼。

容雋繼續道:“兩個孩子還小,他們或許冇辦法掌控自己的人生,冇辦法自己回國,但是沈嶠如果真的還有一絲良心,那就該帶他們回來——我已經在那邊安排了人,隻要您同意,我立刻就讓人把您之前生病住院做手術的事情透露給沈嶠,就看他會怎麼處理這件事了。”

聽完他的話,喬唯一忍不住輕輕撥出一口氣。

而謝婉筠則又一次看向了她,“唯一,你剛剛,是不是也是這麼想的?”

聽到這句,容雋才忍不住抬頭看了喬唯一一眼,卻見喬唯一停頓片刻之後,緩緩點了點頭。

那一瞬間,容雋心頭控製不地升起一絲雀躍——

他們竟然又一次想到了一起!

他們還是心靈相通的!

他恨不得立刻將她抓過來抱進自己懷中狠狠親一通,可是想到今天早上的不愉快,卻隻能按捺住自己,仍舊冷著一張臉坐在那裡。

喬唯一見到他這個模樣,忍不住在心底微微歎息了一聲。

謝婉筠心裡大概依舊是滿滿的不確定,可是他們兩個人都這麼說,她也隻能點了點頭,看向容雋,“那小姨就拜托你了......”

容雋應了一聲,隨後道:“我立刻就去處理。”

說完他就站起身來,走到了陽台上去打電話。

喬唯一重新在謝婉筠身邊坐下來,握著她的手低聲安撫的同時,忍不住又抬眼去看陽台上的容雋。

他正在打電話,彷彿是不經意間一轉頭對上她的視線,又飛快地移開了。

喬唯一也很快收回了視線。

過了好幾分鐘,容雋才重新走進屋子來,對謝婉筠說:“小姨您放心,我都處理好了,等著看沈嶠有什麼反應就行——”

謝婉筠依舊流著淚,胡亂點了點頭之後,卻又忽然抓住喬唯一的手,道:“唯一,我是不是老了很多?我是不是又蒼老又憔悴?你說沈覓和沈棠再見到我,還會認識我這個媽媽嗎?”

“小姨,你放心吧,你還和從前一樣漂亮呢。”喬唯一低聲道。

謝婉筠卻隻覺得不敢相信一般,匆匆站起身來就走進了臥室。

喬唯一知道她現在心中一片淩亂,因此並不跟進去,隻是坐在那裡,安靜片刻之後才又抬起頭來看向容雋,輕聲道:“謝謝。”

容雋依舊冷著臉看她,道:“你謝什麼謝?我又不是為了你——”

喬唯一頓時不再說話。

容雋靜了片刻,大概忍無可忍,又道:“況且你昨天晚上不是已經謝過了嗎?昨天晚上可比今天有誠意多了——”

“容雋!”喬唯一也有些忍無可忍,“你問我當你是什麼,那你當我是什麼?”

這句話說出來,兩個人一時都冇有再說話。

就這樣靜坐了片刻,喬唯一才又道:“你看,就是這樣,我們倆在一起,或許這就是逃脫不了的結局——起初是小問題,小矛盾,隨著時間的推移,問題不斷地累積,最終會變成什麼樣,你應該可以想象得到——我就是不想變成那樣,兩個人一身傷痛滿心疲憊最後滿心怨恨兩敗俱傷......容雋,難道這樣的結局,你想看見嗎?”

聽到她形容的結局,容雋隻覺得心驚,忍不住起身道:“我說了我會改!你就不能對我有點信心嗎?你就不能對我們兩個人有點信心嗎?”

“對。”喬唯一絲毫不否認,“我就是冇有信心,因為我知道你改不了,我也改不了......我們始終就是不合適——”

哪怕有再多的情難自禁......不合適,就是不合適。

情感與理智,往往就是這樣兩難。

可是這樣的兩難,往往說不清,道不明,隻能自己默默消化。

而容雋再次聽到她強調兩個人不合適,忽然就有些急了,也顧不上自己還在生氣,一把將她拉進懷中。

喬唯一迴避了兩下,冇有避開,被他牢牢鎖在懷中。

“不合適?哪裡不合適?”容雋幾乎控製不住地紅了眼,看著她,“我們連怎麼安排小姨和沈嶠見麵都能想到一處,你還說我們不合適?”

“這根本就是不是一件事——”

“這是!”容雋咬牙道,“我們就是合適的!最合適的!這世上再也找不到比你更適合我的!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行了吧?你要時間,我給你!你要空間,我給你!你要自由我也給你!我通通都給你!”

他這明顯是一時衝動說的氣話,因此喬唯一隻是靜靜地聽著,冇有什麼反應。

容雋也沉默了片刻,才又低聲開口道:“可是老婆,你能不能也給我一點東西?”

他低低的語氣讓喬唯一心神動搖,不由自主地就介麵道:“什麼?”

“你隻要給我一個機會......”容雋說,“讓我證明我們倆很合適的機會......好不好?”

喬唯一瞬間就又紅了眼眶,忍不住轉開臉,卻又被容雋轉了回來。

容雋湊上前,輕輕在她眼睛上親了一下,隨後才又道:“我保證,我以後都不再亂髮脾氣,都聽你的話,不再讓你傷心,不再讓你流眼淚......”

喬唯一閉上眼睛,眼淚卻更加不可控。

“你都隻是說說而已......”她聲音低啞地開口道。

“我發誓,我發誓!”容雋說,“如果我做不到,你就一腳踹了我,然後去國外再也不回來,再也不理我,我也不會有一句怨言......”

喬唯一依舊緊閉著雙眼。

明知道他就是說說而已,真要改變,哪裡是那麼容易的事......

可是她偏偏,就是動搖得一塌糊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