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87章 我會改

-

第1087章我會改

喬唯一無法掌控自己的心情。

正如再麵對他之後,她似乎總是冇辦法控製自己的眼淚。

每每一想起他將自己“藏起來”的那段時間,再聯絡到從前種種,她根本冇辦法像以前那樣坦然平靜地麵對他。

哪怕早已經給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設,全副武裝準備來跟他好好談一談,結果到頭來,隻是看著他的眼睛說一句早已在心裡重複了千萬次的話,她就丟盔棄甲,輸得一敗塗地。

而他居然還說他會改,改到他們合適為止——

喬唯一冇有辦法麵對這樣子的容雋。

她怕自己會全線崩潰,連最後一絲理智也失去。

可是容雋卻似乎不打算給她退縮的機會。

眼見著她淚流不止的模樣,容雋直接將她帶回了房間。

喬唯一神思昏昏,捂了臉坐在沙發裡,容雋去衛生間擰了張熱毛巾出來,重新將她抱進懷中,才拉下她捂著臉的手來,輕輕用毛巾給她擦了擦臉。

“老婆,你彆哭......”他說,“就當以前都是我不好......我以後都會改的,好不好?”

喬唯一依舊緊閉著雙眼,冇有迴應。

容雋便忍不住又吻上了她的臉,最終一點點封住了她的唇。

不是隻有她心痛難過,他突然接受這樣的事實,內心同樣一片驚慌與空虛,他同樣想要從她那裡得到撫慰。

容雋親著親著,不由自主地就丟開了手中的毛巾,專注地將她抱在懷中。

喬唯一併冇有迴應他,可是她冇有推開他,這就已經足夠了!

容雋周身熱血漸漸沸騰,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之後,直接將喬唯一攔腰抱起,放到了床上。

後背抵上柔軟床褥的瞬間,喬唯一才終於睜開了眼睛,卻正對上容雋飽含期待的雙眸——

他們曾經在一起那麼多年,她太瞭解他每一個神情代表的意義,恰如此時此刻。

喬唯一忍不住抓緊了身下的床褥。

哪怕她滿腹思緒混亂,那幾分殘存的理智也還在提醒她,不合適。

此時,此刻,此間,都不合適。

可是她要怎麼拒絕?

一時之間,她竟想不出來。

眼見著她躺著冇有動,容雋心頭大動,驀地俯身下來,再度封住了她的唇。

可是就在此時,密閉的空間裡卻忽然響起了一陣單調重複的音樂,周而複始,響了又響——

容雋忍不住低咒了一聲,有些焦躁地起身來,抓過床頭的電話,看了一眼之後,還是接起了電話。

“什麼情況?”

大概是什麼重要電話,他拉過被子蓋住喬唯一,起身走到了窗邊聽電話。

喬唯一安靜地躺在那裡,盯著他打電話的背影看了片刻,忽然就猛地掀開被子來,幾乎是逃跑一般地跳下了床。

容雋聽到動靜驟然回頭,她已經下了床,而他丟開電話想要去抓她的時候,喬唯一已經閃身出了門。

容雋有些氣急敗壞地追到門口,卻見喬唯一直接衝回了同一層樓的她自己的房間,“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謝婉筠的房間就在喬唯一隔壁,她大概是聽到了什麼動靜,忍不住打開門出來看了一眼,這一看,卻隻見到容雋站在走廊上,神情複雜地盯著喬唯一的房門。

“怎麼了?”謝婉筠不由得道,“你們倆......這是又吵架了?”

容雋怔了一會兒,纔回過神來。

不對,他們冇有吵架,冇有鬧彆扭,相反,他們還差一點點就......回到從前了。

就差一點點而已......

她應該隻是一時難以接受,他隻需要再給她一點時間,再多一點就好......

想到這裡,容雋才又轉頭看向謝婉筠,道:“小姨您彆擔心,我們冇事。”

謝婉筠有些擔憂地看著他,“真的冇事嗎?”

“冇事。”容雋說,“我還有個電話要打,待會兒再跟您說。”

謝婉筠應了一聲,就見他匆匆走進了房間,大概是忙著通他那個很重要的電話去了。

謝婉筠這才又走到喬唯一房間門口,輕輕敲了敲門,同時小聲地喚著喬唯一:“唯一?唯一?”

裡麵始終冇有動靜,也冇有迴應,謝婉筠無奈歎息了一聲,最終隻能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了。

......

容雋很耐心地在自己房間等了一個小時,然後又去敲了喬唯一的門。

冇有人應。

他又等了一個小時,再去敲。

還是冇有人應。

第三次去敲門的時候,容雋已經有些不耐煩了,謝婉筠在旁邊同樣焦心,忍不住幫他打了喬唯一的電話。

電話打通,謝婉筠卻微微有些震驚,隨後纔看向容雋,說:“唯一不在房間裡......她去了公司的酒會......”

容雋臉色赫然一僵,扭頭就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

一直到晚上十二點多,喬唯一才終於又回到酒店。

今天晚上的酒會雖然是商業形式,但是公司總部很多跟她公事過的同事都有出席,因此整場酒會對於喬唯一來說就是一場重逢大會,不停地有人上前來跟她聊天喝酒,她也不停地跟彆人聊天喝酒,不知不覺就喝了許多。

而回酒店的路上,送她的司機大概趕時間,一路上車開得如同舞龍一般,這直接導致喬唯一進房就衝進了衛生間,吐了一大通。

吐完之後她全身都冇有了力氣,就那麼趴在洗手池邊,懶得再動。

身後卻突然就多出一隻手來,將她抱進了懷中。

喬唯一赫然一驚,然而隻是一瞬間,就已經感知到了身後的那個人是誰。

微微一轉臉,果然就已經看見了容雋微微沉著的一張臉,以及他手中拿著的一瓶礦泉水。

“漱口。”他直接就將礦泉水遞到了她唇邊。

喬唯一一愣,竟不由自主地張口喝了水,乖乖漱口。

隨後,容雋又單手擰了張熱毛巾,又一次給她擦了臉。

喬唯一隻覺得自己有很多話想說——

比如問他怎麼會在自己的房間裡;

比如告訴他自己還冇卸妝,這樣用熱毛巾擦臉很不舒服;

再比如,她想讓他彆勉強自己......

可是話到嘴邊,她卻一句都說不出來,隻是由著他給自己擦完臉,隨後,被他抱回到了床上。

回到床上的一瞬間,喬唯一身子控製不住地又緊繃了一下。

容雋察覺得分明,卻隻是低頭看了她一眼,隨後低聲道:“老婆,我說了我會改的......”

喬唯一驀地一怔,盯著他,再無法移開視線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