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71章 心疼

-

第1071章心疼

也是因為第二天早上不用上班,明明說好了要早點回家去吃飯,容雋卻一睜眼就纏著她不放。

喬唯一費儘力氣才拖著他在十點多起了床,再收拾一通出門,已經是十一點多。

兩個人剛剛下到地下停車場,喬唯一的手機卻忽然就響了起來,她看了一眼來電顯示,連忙接起了電話:“肖經理。”

容雋一聽到這個稱呼就皺起了眉,抱著手臂站在旁邊看著她聽電話。

這電話是打來問喬唯一一些資料的,急著要,因此喬唯一拉了容雋一把,很快道:“好,我現在就給您發過去。”

掛掉電話她就轉身往電梯方向走,一邊走一邊道:“你等我一下,我上去拿一下我的電腦。”

容雋耐著性子等她拿了電腦重新下來,看著她坐在車裡就打開電腦給公司的人發資料,眉頭始終就冇有鬆開過。

“你們公司是離了你就不能轉了是不是?”容雋說,“連一個放假的人都不能放過嗎?”

“那不是說明我重要嗎?”喬唯一說。

容雋瞥了她手上的電腦一眼,“弄完這些你就給我關機,聽到冇有?”

“你助理放假你還要求他24小時開機呢。”喬唯一說,“能不能彆提這種無理要求?”

話音剛落,她手機便又響了起來,接起電話,卻又是公司那頭的人,說的似乎又是另一檔子事。

容雋頓時就更加不滿了,故意提高了聲音道:“哎,你們公司的人知道你今天放假吧?你記得你自己今天放假吧?”

喬唯一連忙伸出手來捂上他的嘴,電話那頭的同事卻還是聽到了,有些尷尬地道:“抱歉啊唯一,我知道你今天放假,但是我這邊確實有點著急......”

“冇事冇事。”喬唯一忙道,“我稍後就把名單整理出來給你,你多給我二十分鐘。”

掛了電話,喬唯一先忙完自己先前那件事,才又抬頭看向容雋,道:“我是在放假,可是我負責的工作還在繼續,我們公司也在持續運轉,所以我需要隨時跟同事保持聯絡。容總,您能理解吧?”

“我不能。”容雋直截了當地道,“我隻知道你在放假,你這一天應該都是屬於我的。”

喬唯一一時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就算我今天放假,那我這一天也不是屬於你的啊,是屬於媽媽的。”

“這話可是你自己說的。”容雋說,“那到了我媽跟前,你記得關手機,把你工作上那些破事全都給我丟開。”

喬唯一頓了頓,才道:“媽媽纔沒你這麼霸道。”

說完她就繼續低頭整理第二份資料去了,容雋則冷著臉把車子開回了容家。

兩個人一進家門許聽蓉就察覺到了什麼,趁著喬唯一進房幫她試穿生日禮物的時候才問:“容雋又怎麼了?一回來就臭著一張臉。”

“剛纔我接了兩個工作上的電話,他不高興了。”喬唯一說。

許聽蓉聞言,連忙道:“他就這脾氣,你彆跟他一般見識。他爸也說他最近這幾年太過順風順水,又在外頭被一堆人捧著,把脾氣都養出來了,你彆順著他,該罵罵,該打打,打不過告訴我,我來幫你打。”

喬唯一聽了忍不住笑出聲來,隨後纔看向許聽蓉身上的旗袍,道:“太合身了,媽媽你穿旗袍真好看。”

“老師傅的手藝就是不一樣,你挑的這料子也好。”許聽蓉說,“這份禮物我很喜歡,有兒媳婦兒就是好,可比那倆小子貼心多了。”

婆媳倆正聊著,喬唯一的手機忽然又響了起來,她看了一眼來電,隨後便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了許聽蓉。

許聽蓉擺擺手,道:“接你的電話,我還能跟那個臭小子一樣?”

喬唯一笑了笑,這才接起電話,隨即卻微微變了臉色。

“......客戶今天下午就要出國,一去就是半個月,現在我們隻有兩個鐘頭的時間去機場把合約簽下來,唯一,這個客戶一直是你跟的,你最瞭解整個項目,還是得你去一趟。”

“我......”喬唯一遲疑了片刻,才道,“可是我今天有事......”

“唯一,孫總已經發了話了,這個客戶今天必須要簽回來,我知道你在放假,但是就一兩個小時而已,你抽抽空......”

眼見喬唯一一臉為難,許聽蓉用眼神問了問她什麼情況,喬唯一打著手勢跟她說了一下,許聽蓉立刻做出一副瞭然的模樣,做了個“ok”的手勢,讓她趕緊去。

喬唯一連忙應了一聲,掛掉電話才又抓著許聽蓉的手道:“媽媽你最好了,我去完回來陪您喝下午茶。”

“好,快去吧,我讓司機送你。”

喬唯一應了一聲,轉身回到自己的臥室。

容雋正坐在陽台上通電話,聽到動靜回過頭來,見她正在換鞋,不由得微微一頓,“乾什麼?”

“我要去機場簽個合約。”喬唯一說,“不能在家吃午飯了,不過我會儘快回來的......”

容雋一聽,直接就掛掉電話起身走了進來,看著她道:“你是不是忘了你今天是回來乾嘛的?”

“我......”喬唯一抬頭迎上他的視線,忽然就頓了頓,隨後才道,“我跟媽媽說過了......”

“所以呢?”容雋說,“我真要給孫曦打個電話,問問他那破公司到底怎麼回事?是不是離了你就公司就會倒閉?怎麼放一天假事這麼多?冇完冇了了還......”

“容雋。”喬唯一驀地站起身來,看向他,“你說過不再摻合我工作上的事情的。”

“我摻合的是你工作上的事嗎?”容雋說,“我這說的是你放假的事!”

喬唯一沉默了片刻,冇有再多說什麼,隻是低頭穿好鞋子,隨後就站起身來,道:“我去去就回來——”

“喬唯一!”

兩人之間正僵持著,許聽蓉推開房門走了進來,“怎麼了?吵什麼?”

“媽,我們倆說事呢。”容雋說,“您就不能敲敲門再進來?”

“你這是說事的語氣嗎?”許聽蓉看著他,“我看你就是討打!”

隨後許聽蓉才又看向喬唯一,道:“唯一,司機準備好了,你下去吧。”

“媽!”容雋忍不住擰眉看向許聽蓉。

喬唯一又回頭看了他一眼,對上容雋微涼的視線,不由得咬了咬唇,隨後回頭看向許聽蓉,道:“媽媽,那我先出去了。”

說完這句,她就匆匆出了門。

“喬唯一!”

容雋心頭瞬間火起,忍不住朝房門口追了兩步,卻一把被許聽蓉拉住。

“你乾什麼呀?”許聽蓉打了他一下,“唯一是去做正事,你這什麼態度?”

“媽,她難得放一天假,破公事冇完冇了,我這還不是心疼她嗎?”

“知道的是你心疼她,不知道的以為你要家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