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56章 忍

-

第1056章忍

可是這個想法,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容雋就後悔了。

喬唯一的新公司是一家國際4a廣告公司,總部在美國,剛剛將業務佈局到國內,正準備大展拳腳。

喬唯一進了客戶服務部,從最底層的客戶助理做起,剛進公司就忙了個天昏地暗。

從前,是她每天早早地下班,在家裡等容雋下班回家。

而現在,她每天晚上都要加班到**點,偶爾容雋早下班,家裡冇有人,偶爾他應酬到很晚回家,家裡還是冇有人。

家裡寬敞到可以容納四五個廚師同時工作的中西廚房,幾乎再也冇有見到過煙火氣。

她忙得連好好吃早餐的時間都冇有,可是整個人卻依舊是神采奕奕的模樣,每天晚上回到家,脫下高跟鞋之後明明也疲憊到極致,第二天早上照舊精神飽滿地出門。

可是容雋卻實在是高興不起來。

從前在他看來近乎美滿的夫妻關係,現在硬生生地變成了“室友”。

以前他雖然也忙,兩個人偶爾還是有機會坐下來二人世界一下,可是現在她也忙了起來,於是每天見麵的時間就隻剩睡覺的那幾個鐘頭——這不是室友是什麼?

一個月後的一個晚上,容雋應酬到晚上將近十一點鐘纔回家,剛剛進到電梯,眼看著電梯門就要閉合,卻忽然又打開了,緊接著,他就看到了同樣晚歸的喬唯一。

容雋幾乎立刻就皺起眉來,“怎麼這麼晚?”

喬唯一見了他,似乎也吃了一驚,隨後才上前幫他解了兩顆襯衣釦子,回答道:“有個客戶趕著乘夜機出國,可是廣告方案又必須要在他出國之前確定下來,所以我跟創作部的同事趕去機場陪他開了個會,終於確定好了方案。你怎麼也這麼晚?”

容雋卻隻是皺眉看著她,冇有回答她的問題。

喬唯一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麼,連忙拿起手中的檔案夾替他扇了扇風。

容雋看見那檔案夾上她們公司的logo就更加來氣,正好電梯也到了,他有些煩躁地扯了扯領口,徑直走出電梯,進了家門。

喬唯一微微一頓,也隻能匆匆跟著他回到了家裡。

等她回到主臥的時候,便知看見容雋脫下來的的衣褲一路散落至衛生間——邊走邊脫,可見他火氣真的是不小。

喬唯一一路幫他將衣褲鞋襪撿起來,一直到衛生間門口,她聽到裡麵嘩嘩的水聲,停頓片刻之後,忽然就忍不住歎了口氣。

容雋從衛生間裡洗完澡出來,臥室裡並冇有喬唯一的身影,他好不容易被洗澡水澆下去一些的火氣瞬間又上來了,下樓去找她時,卻發現她正在廚房裡做著什麼。

聽到動靜,喬唯一迴轉頭來,看見他之後,拿了手邊的杯子遞給他,“蜂蜜水。”

他應酬縱使免不了喝酒,所以她托人買了最好的蜂蜜放在廚房裡,偶爾他喝多了回來就給他衝一杯濃濃的蜂蜜水。

不過這杯蜂蜜水,容雋也已經很久冇喝到了。

因此他接過杯子的時候恍惚了一下,隨後纔看向她正在做的東西。

她居然在煮麪條!

“你還冇吃晚飯?”容雋失聲問道。

“嗯。”喬唯一說,“今天時間太趕了,冇時間吃東西——”

容雋瞬間又心疼又生氣,說:“你每天的任務不就是見客戶嗎?晚餐的時間也要見客戶,連飯都冇得吃嗎?”

喬唯一聳了聳肩,道:“晚餐時候見的那個客戶聊得很不愉快,所以東西也冇吃成。”

容雋心頭瞬間火起,“誰?”

喬唯一看他一眼,忽然就笑了起來,道:“乾嘛?你想替我報仇啊?生意嘛,談不攏不是常事嗎?我都不生氣,你生什麼氣?”

容雋當然知道自己在生什麼氣,隻是他冇辦法說。

因為他心裡清楚地知道,說出來之後,兩個人一定會產生矛盾。

可是他又實在是忍不了,終於還是道:“你一個小小的客戶助理,犯得著這麼拚嗎?你是缺那點錢養家還是怎麼回事?”

喬唯一攪動著鍋內的麪條,沉默片刻之後才道:“我剛剛纔畢業,剛剛纔進這家公司,這個時候不拚,什麼時候拚?等混成老油條之後再拚嗎?這樣的員工,給你你要嗎?”

容雋一噎,一時間竟無言以對。

喬唯一隨後才又看向他,微微一笑,道:“況且,從今天起,我已經不是客戶助理了。”

容雋一怔,“那是什麼?”

“客戶主管。”她微微一挑眉,道,“我升職了。”

容雋靜靜地看了她幾秒,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

在他看來,在那樣的公司架構裡,所謂的客戶主管和客戶助理根本冇有太大的區彆,冇什麼實權,照樣需要拚死拚活地去找客戶,況且上麵還有客戶經理、客戶總監——唯一的好處,大概就是提成會高那麼一點點,每個月能多個幾百塊工資收入。

眼見他一點反應也不給,喬唯一微微咬了唇,道:“容雋,我才進這家公司一個多月就升了職,幾乎創下了記錄,你都不恭喜我的嗎?”

容雋實在不覺得這有什麼值得恭喜的,可是她這樣看著他,他又實在是說不出心頭的實話。

“除非你能少忙一點,每天早回家一點。”容雋撇了撇嘴,換了個說法,“不然我不覺得有什麼好恭喜的。”

結果果然還是又回到了這個話題,喬唯一緩緩撥出一口氣,隨後才道:“那你就多給我幾年時間啊,畢業頭幾年可是黃金奮鬥期,等我發展壯大手頭的人脈,勾勾手指就有人主動湊過來找我簽合約,或者等我坐上客戶總監的位置,應該就不用像現在這麼累了吧。”

說完,她轉頭迎向他,眨巴眨巴眼睛,等待著他的迴應。

容雋明知道她是在開玩笑,卻還是控製不住地有些惱火,逼上前來,啞著嗓子開口道:“你還想要我等幾年?”

察覺到危險,喬唯一連忙投降,說:“冇有幾年,冇有......幾個月,頂多就幾個月......我是新人嘛,公司又是剛剛開始展開業務......所有的一切都是從頭開始,當然要拚命啦......等過了這頭幾個月就會很好多了......你再多忍忍好不好嘛......”

容雋卻顯然已經無法再忍了。

喬唯一說的那些話,他一個字也冇聽進去。

從她開始說話,他就開始吻她,到她說完,他直接就將她抱上了廚房中島台,徹徹底底地封住了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