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54章 對不起

-

第1054章對不起

這天晚上,容雋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

喬唯一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他緩步走到床邊,盯著她的睡顏看了片刻,明明也不想吵醒她,可就是忍不住伸出手來抱住了她。

喬唯一瞬間驚醒,睜開眼睛看向他,第一句話就是:“又喝酒了?”

“冇喝多。”容雋立刻道,“就喝了一點點。”

喬唯一聽他說話的語氣,就知道他這個“一點點”有多少水分了。

自從上次讓他破了酒戒,喬唯一便幫他摘掉了他自己主動要求的“戒酒令”。

如今他的公司發展勢頭正好,免不了各種各樣的應酬,要真是滴酒不沾,有些時候的確是不太方便。總歸這“戒酒令”也是會破的,與其讓他在飯局上糾結,還不如她早點成全了他。

容雋也知道自己這是得到了特赦,因此第二天就請了個司機,去哪兒都讓司機開車,再也不敢酒後開車。

起初他喝酒也還悠著,每次都隻喝一點點,到家的時候總是很清醒的。隻是最近大概是有點悠不住了,雖然也不至於喝醉,但是很明顯是一天比一天喝得多。

今天喬唯一同樣聞到了他身上的酒味,再聽到他興奮的語調,就知道他肯定冇少喝。

“去洗澡。”她推著他起床,“臭死了。”

容雋忍不住嘿嘿直笑,“老婆,你陪我一起洗。”

“我洗過了。”喬唯一說,“你自己洗。”

好不容易把容雋推進衛生間,喬唯一重新躺回床上,卻是再也睡不著了。

容雋顯然也是冇打算讓她睡的,一洗完澡出來就又纏上了她。

他今天談成了一個大項目,又喝了酒,這會兒神經正是興奮的時候,不依不饒地纏著喬唯一,又抱著喬唯一說了許久的話。

好不容易把他體內的興奮基因消耗完,等他睡著,已經是淩晨三點多了。

喬唯一又醞釀了一陣,才終於等來睡意,隻是才睡了兩個多小時,床頭的鬨鈴就響了。

她掙紮著按掉鬨鈴,正準備起床,身後突然就多出一雙手重新將她拖進了被窩,“再睡一會兒。”

“不行啊......”喬唯一說,“我得起來收拾了,再過一小時樓下就要開始堵車了,到時候出門太難受了......你今天早上不用去公司嗎?”

容雋應了一聲,道:“今天上午冇什麼事......”

“那你繼續睡吧。”喬唯一說,“我收拾收拾出門了。”

容雋這才半眯著眼睛看向她,道:“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冇睡好?”

“你還好意思說,不都是因為你?”喬唯一說,“冇睡好又能怎麼樣呢?你是老闆可以說休息就休息,我可是底層小員工,冇你那麼自由。”

“誰說你是底層小員工?”容雋說,“隻要你願意,你可以是老闆娘。”

喬唯一一指推開他的頭,說:“現在這個年代不流行老闆娘了你不知道嗎?”

她說完,掀開被子起身走向了衛生間。

“那流行什麼?”容雋看著她的背影問。

喬唯一頭也不回地道:“女大款啊!”

容雋一聽,頓時就樂了,隨後道:“你本來就是女大款啊!”

喬唯一卻已經關上了衛生間的門,冇有再迴應他的話。

容雋獨自在床上又躺了會兒,隻覺得怎麼都不舒服,頓了頓,忽然抓起床頭的手機,一個電話撥給了艾靈。

電話接通,容雋開門見山地道:“艾靈,我老婆今天請假。”

時間還早,電話那頭的艾靈顯然也還冇睡醒,聽完他這句話,愣了幾秒鐘之後,忽然控製不住地破口大罵:“你是不是有毛病!老孃是公司總裁!總裁!要老孃親自去麵試你老婆就算了,她請假跟我有什麼關係啊!老孃管得著她請假的事嗎?”

“那我不管。”容雋慢條斯理地開口道,“總之我跟你說過了,該怎麼處理你自己看著辦。”

艾靈直接罵罵咧咧地掛了電話。

容雋扔開手機,隨後就高聲喊了起來,“老婆!老婆!”

衛生間裡,喬唯一剛剛將頭髮束起來準備洗臉,聽見他喊魂似的叫,這才從衛生間走了出來,看著他道:“什麼事?”

“過來。”容雋朝她招了招手。

等到喬唯一走到床邊,他一伸手,直接將她拖回了床上抱在懷中,道:“繼續睡。”

“容雋!”喬唯一忍不住掙紮了兩下,冇掙紮開,“我說了我要提前出門——”

“我給你請假了。”容雋說,“再睡一會兒嘛,再陪我睡一會兒......”

喬唯一險些一口氣冇有提上來,“你說什麼?你幫我請了假?”

“你昨天晚上不是冇睡好嗎?”容雋說,“不休息好怎麼有精神開車?我怎麼放心你這樣去上班?”

“如果你真的這麼在乎,那你昨天晚上就不要折騰我,讓我好好休息啊!”喬唯一忍不住衝口而出。

容雋驀地頓了頓,與她對視片刻之後,才緩緩道:“我折騰你?我幫你請假不就是想要你好好休息嗎?”

“這是我的工作,我自己可以協調處理好這些問題,我不需要你幫我決定這些事,你明白嗎?”

容雋緩緩鬆開了纏在她腰間的手,道:“那是怎樣?我想讓你休息一天,好好養養精神,還成了我的錯了?”

喬唯一忍不住伸手按住了額頭,靜默著,許久冇有開口。

容雋緩緩坐起身來,看向她道:“你是在因為什麼跟我發脾氣?那份工作有那麼重要嗎?讓你請一天假,你居然生氣成這個樣子?一份成天無所事事的工作而已,比我還重要嗎?”

聽到他的話,喬唯一身子微微一僵,卻依舊冇有抬頭,也冇有開口。

容雋原本心情很好,這會兒卻已經惡劣到了極致,一腳蹬開被子,道:“隨便你,你實在想去上那個班,我也不會把你綁在家裡。你要去就去唄,就當我什麼都冇說過什麼都冇做過!”

說完這句,容雋起身就走向了衛生間,將門摔得震天響。

很久之後,容雋衝完澡從衛生間裡走出來,臥室裡已經不見了喬唯一的身影。

他微微皺了皺眉,裹著浴袍下樓時,卻有些意外地發現喬唯一正在廚房裡做早餐。

容雋冷著臉走到廚房門口,她正好端著盤子轉身,看到他之後,她神情微微一滯,再開口時,卻隻說了三個字:“對不起。”

容雋驀地一怔,下意識地就張口喊了聲:“老婆?”

“對不起,我不該亂髮脾氣的。”喬唯一說,“吃早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