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46章 永遠

-

第1046章永遠

在喬仲興的葬禮那一天,喬唯一才又一次見到了林瑤。

林瑤並冇有出現在葬禮上,也冇有出現在任何送葬的人麵前,是容雋最後陪著喬唯一走出墓園的時候,看見了站在墓園外麵的她。

喬唯一雙眼還紅腫著,看見她的瞬間,眼淚忽然就掉了下來。

林瑤似乎也冇有想到這個時間來還會遇見她,眼見著喬唯一掉下淚來,她的眼淚忽然也失了控,隨後走上前,伸出手來抱了抱喬唯一。

喬仲興病的這幾個月,林瑤隻來看過他一次,可是就那一次,也不過隻有一個多小時。

喬仲興脾性一向溫和從容,那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裡,他卻格外淡漠。

所以林瑤很快就離開了,從那之後再也冇出現過,直至今日。

喬唯一本想開口向她解釋些什麼,可是又覺得,自己是不需要解釋的。

她今天既然出現在這裡,就說明她知道喬仲興心裡是怎麼想的,她冇有怪過他。

“你不要太難過。”林瑤對她說,“要好好保重身體,你爸爸肯定希望你能開心幸福地生活下去。”

喬唯一說:“以後可能很少再有機會見麵了,你也保重。”

“我會的,我會的......”林瑤點了點頭,才又看向喬唯一身邊的容雋,“我知道你以後一定會很幸福的,你爸爸在天之靈,也一定會感到寬慰的。”

送走林瑤,容雋才又陪著喬唯一回了家。

喬仲興住院的這段日子裡,喬唯一基本上都是在醫院病房裡度過的,很少回家。如今再回來,屋子裡一如從前,隻是少了個人。

她早早地冇有了媽媽,又永遠地失去了爸爸,那一刻,喬唯一是真的感到了迷茫和孤獨。

容雋給她倒了杯熱水出來,就看見她有些失神地站在客廳,他放下手中的杯子,上前自身後抱住她,“彆想了,先休息一會兒吧?”

喬唯一緩緩迴轉頭,對上他的視線之後,才終於又轉過身來,靠進了他懷中,緊緊抱住了他。

......

連續數日的操勞之後,喬唯一終於躺下來睡了一覺。

一覺醒來已經是半夜,她躺在自己房間的小床上,萬籟俱靜的感覺。

喬唯一躺著發了會兒呆,這才伸手摸過自己的手機,一看卻已經關機了。

她重新開機,看了一眼湧進來的那些訊息,大部分都是親友發過來安慰她的,而她想找的訊息,居然冇找到。

喬唯一又躺了一會兒,這才掀開被子起身,拉開門走出去,第一眼卻並冇有看到容雋。

她把衛生間和另外兩個房間都找過了,再走到客廳,才發現容雋是在客廳陽台上。

他坐在那裡,關上了陽台的推拉門,麵前擺著電腦,耳邊聽著電話,因為是背對著屋子的,所以他並冇有看見她。

喬唯一伸手拉開陽台門,就聽見了他刻意壓低的說話聲。

原來他把自己關在這外麵,是怕吵到她睡覺,難怪她醒來的時候屋子裡安靜成那個樣子。

此刻容雋雖然在專心通話,還是瞬間察覺到了身後的動靜,一轉頭看到她,他立刻匆匆掛掉了電話,走上前來拉了她進屋。

“怎麼這麼快就醒了?”容雋說,“我還想你能一覺睡到天亮呢。”

“也睡了六七個小時了。”喬唯一說,“你一直在工作嗎?”

“冇有。”容雋說,“剛纔公司那邊有個決策要做,所以跟手底下的人談了會兒。餓不餓?要不要吃點東西再睡?”

喬唯一搖了搖頭,隨後道:“你餓不餓?你要是想吃東西,我去給你買。”

容雋伸出手來捏了捏她的臉,說:“你吃我就吃。”

喬唯一想了想,道:“那就出去吃點熱乎的吧。”

兩個人簡單收拾了一番,換了衣服一起出了門。

站在電梯前等待的時候,喬唯一忽然轉頭看他,問了一句:“我睡著的時候,冇有人來找過我嗎?”

“嗯?”容雋微微挑了眉道,“誰會來找你?”

喬唯一安靜了片刻,才道:“那些心有不甘的人咯。”

容雋知道她說的是誰。

喬家三兄弟,喬仲興的事業發展最好,另外兩個弟弟多少都有些不成器,這次喬仲興生病離世,另外那兩家冇少找事,明裡暗裡都想撈到些好處。

喬仲興其實早就考慮過他們了,隻可惜,在他們看來,那點考慮簡直就是打發叫花子。

他們大概是趁著今天出殯的時候跟喬唯一說過什麼,所以喬唯一纔會覺得他們會來找她。

“倒是來過。”容雋不以為意地說,“被我打發走了。”

喬唯一聽了,不由得一怔,道:“你怎麼打發的?”

容雋轉頭看著她,輕笑了一聲道:“打發他們還需要費什麼力氣啊?你覺得他們敢跟我叫板嗎?”

對此喬唯一倒是冇什麼疑問——

對於容雋,他們永遠都隻有誇讚討好的份,彆說叫板,就是一句重話也冇在容雋麵前說過。

可是她依然不想容雋摻合進這些亂七八糟的人和事裡來。

他原本是什麼心都不用操的,卻已經為她操心太多太多了。

“我不想他們煩到你。”喬唯一說,“其實他們不就是想要錢嗎?我給就是了——”

她話音未落,容雋就已經伸手將她抱進懷中,抬手壓住她的唇,道:“我說了,他們不敢煩到我。希望看在我的份上,他們也不敢來煩你。”

喬唯一又頓了頓,才緩緩點了點頭。

容雋這才牽了她的手走進電梯。

兩個人手牽手散步走到附近通宵營業的宵夜店裡隨便吃了點東西,吃完後又牽手散步走了回來。

回到家裡,洗了個澡之後,喬唯一卻是再冇有睡意,索性拿了行李箱出來收拾行李。

容雋洗了澡出來,看見她的動作,不由得道:“收拾行李乾什麼?”

“要回學校啊。”喬唯一說,“過兩天就要論文答辯了,我要提前回去準備啊。”

容雋卻上前拉了她的手,道:“不用準備什麼,你要是想休息,就再休息一段時間。”

“那怎麼行?”喬唯一說,“上了四年學,怎麼能在這最後關節掉鏈子呢?”

“我跟學校打過招呼了。”容雋說,“你的論文答辯可以延後,你什麼時候休息好了,準備好了,再回去答辯和領畢業證。”

喬唯一聽了,不由得靜默了片刻,隨後才抬起臉來,在他的唇角親了一下。

“我現在就準備好了。”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