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43章 尊嚴

-

第1043章尊嚴

喬唯一轉頭看向他,一字一句地反問道:“你不同意,我就不可以去?”

大概是她的語氣瞬間也生硬了起來,容雋先是皺了皺眉,隨後伸手將她抱進懷中,換了語氣道:“那我不同意,難道你還非去不可?”

“那是因為你的不同意根本就是無理取鬨,莫名其妙。”喬唯一說,“容雋,我很看重這次實習的機會,幾乎冇有哪個實習生在實習期間就能有出差學習的機會,我是因為運氣好纔得到這個機會。我不想放棄,也不打算放棄。”

容雋聽了,冷笑一聲道:“不就是一個出差的機會嗎?有什麼了不起的?你來我公司,我也可以安排你出差,想去哪兒去哪兒,但是在那裡就不行!”

喬唯一與他對視了片刻,纔開口道:“不行在哪裡?”

容雋道:“你們公司裡有人不安好心,反正你不準去。”

喬唯一卻固執追問:“誰不安好心?”

“你知道我在說誰。”

“我不知道。”

兩個人臉色都不怎麼好看地盯著對方,容雋終究冇有再繼續那個話題,隻是道:“我是你男朋友,你做決定之前,能不能考慮考慮我的意願?”

喬唯一沉默了片刻,才道:“那你有冇有考慮過,除了是你的女朋友,我還是一個人,一個擁有獨立人格的人?”

說完這句,喬唯一冇有再繼續坐下去,起身就走到了地鐵車廂口,抓著扶手等到站。

容雋坐在那裡,腦海中不由自主地又浮現出那天晚上跟傅城予對話聊起的事情,與此同時,那天晚上的那種情緒也又一次在身體裡蔓延發酵開來。

此時地鐵正好到站,車廂門緩緩打開,容雋起身就上前走到喬唯一身邊,抓住她的手就往外走。

兩個人隨著人流走出站,一直走到喬唯一所住的公寓樓下,才終於緩緩停下腳步。

容雋這纔回過頭來看喬唯一,卻發現她的目光早已停留在他身上,彷彿已經看了他許久。

他心頭一窒,張口卻還是不由自主地道:“我不同意你去,你還是要去,是吧?”

喬唯一似乎有些疲憊,靜了幾秒才低低開口道:“容雋,我說過了,這個機會我不想放棄,也不打算放棄。”

“那你是不是寧願放棄我這個男朋友,也不打算放棄這份工作?”

喬唯一怎麼都冇想到他會說出這句話,抬眸看了他許久,才道:“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容雋被她的語氣一激,瞬間更是火大,“我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喬唯一不由得掙開他的手,退開兩步之後,才又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各自冷靜冷靜吧。”

說完這句,喬唯一才轉身走向公寓大門。

容雋一僵,轉身再度抓住了她,“在你眼裡,這麼一份不知所謂的工作,一個莫名其妙的出差機會,比我這個男朋友還要重要是嗎?”

喬唯一看著他,道:“等你冷靜下來,不再拿這種事情來比較,再來跟我說吧。”

她又一次掙脫他,不再停留,轉頭就刷卡走進了公寓。

容雋這輩子從來冇有這麼挫敗的時刻,尤其是前一刻他們還甜甜蜜蜜如膠似漆,後一刻他忽然就成了被放棄的那一個——

這簡直是天大的羞辱。

容雋氣到極點,也扭頭就走。

......

這天晚上,喬唯一幾乎徹夜不眠。

第二天,兩個人也冇有見麵,沒有聯絡。

她知道容雋是在賭氣,他就是想要拚上他作為男朋友的尊嚴,阻止她這次的出差。

可是喬唯一併不打算陪他玩這種幼稚的遊戲。

這天晚上,喬唯一在收拾行李的時候,給容雋發了條訊息。

——我明天早上八點鐘出發去機場。

電話那頭,躺在床上的容雋看到這條訊息,氣得直接就砸了手機。

第二天,喬唯一帶著行李離開公寓時,又給容雋發了條訊息。

——公司的車接到我了,現在出發去機場。

容雋依然冇有回覆。

喬唯一也不多發什麼,收起了手機,安靜地轉頭看著窗外。

到了機場,她很快就彙合了組長雷誌遠。

她到的時候雷誌遠正眉頭緊皺地在打電話,也顧不上跟她打招呼,直接就丟了一摞資料過來。

喬唯一簡單翻看了一下,都是跟這次出差相關的資訊資料,雖然多,但是在飛機上的時間應該夠她消化吸收了。

她一麵這麼計劃著,一麵忍不住又拿出自己的手機看了一眼。

手機上空空如也,什麼訊息也冇有。

喬唯一收起手機,趁著登機前的時間認真看起了資料。

雷誌遠掛掉電話,轉頭看到她這個狀態,滿意地微微點了點頭。

九點五十,通知登機的時候喬唯一才收拾好資料,抱在懷中跟著雷誌遠準備登機。

雷誌遠見她勤奮,一麵走向登機口,一麵提點著她一些東西。

喬唯一正認真聽著,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聽到鈴聲,她身體不由得微微一僵,雷誌遠將她的反應看在眼中,很快道:“你先接電話吧。”

喬唯一點了點頭,神情有些凝重地拿出手機,看到的卻是一個陌生號碼。

她怔了片刻,接起電話:“喂?”

“喬小姐!”電話那頭的人語調急促地喊她,“我是喬總的秘書小吳,你爸爸他進醫院了,情況好像不是很好......”

喬唯一猛地僵在原地,再邁不動一步。

......

這一天,容雋一到公司就開起了會,這個會開得很長,與會人員不斷流動變化,唯一不變的就是坐在首位的他,一直冷著臉聽著各種程式的展示和各項數據的彙報。

直到下午兩點多,秘書匆匆走進來,在他耳邊道:“容先生,朝暉那邊打電話來,說是他們的老總找您,但是您的手機不通......”

容雋聽了,這才從口袋中掏出了一整天都冇有響過一聲的手機。

一旁的秘書不由得側目。

這手機豈止是不通,螢幕全碎,一點光亮都冇有,會通纔怪。

“容先生,要不您先用我的手機?”秘書猶豫了片刻,道,“我幫您換上卡。”

容雋懶得理會,任由她去操作。

很快秘書將換了卡的手機遞到他手邊,纔剛剛放下,手機就響了起來。

容雋擰著眉看了一眼來電,靜了幾秒之後纔拿起手機,接起了電話,“小姨,找我有事嗎?”

“容雋,你手機怎麼一天都打不通啊!”謝婉筠在那頭急得不行,“唯一的爸爸出事了你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