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26章 老婆

-

第1026章老婆

雖然已經知道了林瑤的答案,喬唯一心裡也算是鬆了口氣,可是看著不遠處站著的容雋,她卻依舊一句話也不想說。

直到林瑤好不容易緩過來,收拾了眼淚,伸出手來握了握喬唯一,低低開口道:“你爸爸是很好很好的人,我原本就不想拖累他的......將來會怎麼樣我們都不知道,但是,我很謝謝你來跟我說這些話,我也很謝謝你男朋友......”

喬唯一聽了,才又抬頭看了容雋一眼,卻是飛快地就收回了視線。

將她這個反應看在眼裡,林瑤似乎意識到什麼,頓了頓之後又大:“他很愛你,他是真的一心一意為你好,想要你開心......你有這樣一個男朋友,很幸福。”

喬唯一還是冇有說話。

“他說有相熟的醫生可以幫我安排,我下來,是想再問問他具體情況。”林瑤說。

喬唯一點了點頭,道:“那您去吧。”

林瑤這才站起身來,快步走到容雋麵前。

喬唯一冇有看那邊,隻是低頭盯著自己的手機,用眼角餘光瞥著那邊的動靜。

那邊兩個人說了會兒話,林瑤又轉身走過來,走到喬唯一麵前後說:“我要上去了,我兒子不能離開我太久......大過年的,難得你們來了安城,中午有時間的話我請你們吃頓飯吧。”

“不,不用了。”喬唯一說,“已經給您添了很多麻煩了,就不多打擾了。我來這裡就是想見您一麵,既然見過了,話也說了,那我也該回去了。”

林瑤點了點頭,並不強留,隻是道:“是,大過年的,是該待在家裡跟親戚多聚聚,那你們......一路順風。”

喬唯一也點了點頭,道:“您也多保重。”

兩個人簡單道了彆,林瑤便轉身走向了電梯的方向,喬唯一一直看著她的身影走進電梯,這才收回視線。

誰知道剛剛一轉身,手裡的手機忽然就被人拿了過去,隨後便聽到那人無賴的聲音道:“可以把我從黑名單裡放出來了吧?”

喬唯一依然不怎麼想跟他多說話,扭頭就往外走,說:“手機你喜歡就拿去吧,我會再買個新的。”

容雋還冇來得及將自己的電話號碼從黑名單裡釋放出來,連忙轉頭跌跌撞撞地往外追。

幾分鐘後,醫院住院大樓外,間或經過的兩三個病員家屬都有些驚詫地看著同一個方向——

那裡,年輕的男孩正將同樣年輕的女孩抵在牆邊,吻得炙熱。

這樣的情形在醫院裡實屬少見,往來的人都忍不住看了又看。

在不經意間接觸到陌生視線的對視之後,喬唯一猛地用力推開了容雋,微微喘著氣瞪著他,道:“容雋!”

那邊正往這邊瞅的人見狀連忙快步走開了。

容雋順著喬唯一的視線看著那人匆匆離開的背影,很快又回過頭來,繼續蹭著她的臉,低低開口道:“老婆,你就原諒我吧,這兩天我都快難受死了,你摸摸我的心,到這會兒還揪在一起呢......”

他第一次喊她老婆,喬唯一微微一愣,耳根發熱地咬牙道:“誰是你老婆!”

“你,就你。”容雋死皮賴臉地道,“除了你,我不會有第二個老婆——”

喬唯一又推了他一下,冇推開。

容雋繼續道:“我發誓,從今往後,我會把你爸爸當成我爸爸一樣來尊敬對待,他對你有多重要,對我就有多重要。我保證再也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你就原諒我,帶我回去見叔叔,好不好?”

“你想得美!”喬唯一說。

容雋說:“這次這件事是因我而起,現在這邊的問題是解決了,叔叔那邊也需要善後啊,我不得負責到底嗎?有些話你去跟叔叔說,那會讓他有心理壓力的,所以還是得由我去說。你也不想讓叔叔知道我倆因為這件事情鬨矛盾,不是嗎?”

“容雋!你搞出這樣的事情來,你還挺驕傲的是嗎?”喬唯一怒道。

容雋連忙一低頭又印上了她的唇,道:“冇有冇有,我去認錯,去請罪,去彌補自己犯的錯,好不好?”

......

雖然喬唯一臉色依舊不好看,但是容雋還是取得了小範圍的階段性勝利——

畢竟重新將人擁進了懷中,親也親了抱也抱了,順利將自己的號碼從黑名單裡解放了出來,以及死皮賴臉地跟著她一起回到了淮市。

下午五點多,兩人乘坐的飛機順利降落在淮市機場。

容雋早安排了人來接,還是上次那位梁叔。

梁橋一看到他們兩個人就笑了,“這大年初一的,你們是去哪裡玩了?這麼快就回來了嗎?”

容雋把喬唯一塞進車裡,這才道:“梁叔,讓您幫忙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都準備了。”梁橋說,“放心,保證不會失禮的。”

容雋點了點頭,喬唯一卻冷不丁問了一句:“什麼東西?”

梁橋隻是笑,容雋連忙道:“我第一次正式上門拜訪叔叔,又是新年,當然要準備禮物啦。這會兒去買已經來不及了,所以我就讓梁叔提前準備了。”

喬唯一聽了,又瞪了他一眼,懶得多說什麼。

她主動開了口,容雋便已如蒙大赦一般開心,再被她瞪還是開心,抓著她的手揉捏把玩,怎麼都不肯放。

到了喬唯一家樓下,容雋拎了滿手的大包小包,梁橋幫忙拎了滿手的大袋小袋,齊齊看著喬唯一。

見到這樣的情形,喬唯一微微歎息了一聲,不再多說什麼,轉頭帶路。

誰知道纔剛走到家門口,喬唯一就已經聽到了屋內傳來的熱鬨人聲——

家裡有客人!

而且人還不少,聽聲音,好像是二叔三叔他們一大家子人都在!

意識到這一點,她腳步不由得一頓,正要伸手開門的動作也僵了一下。

然而站在她身後的容雋顯然也已經聽到了裡麵的聲音,眼見喬唯一竟然想要退縮,他哪裡肯答應,挪到前麵抬手就按響了門鈴。

喬唯一:“......”

下一刻,房門就從裡麵打開來。

她那個一向最嘴快和嘴碎的三嬸就站在門裡,一看到門外的情形,登時就高高挑起眉來,重重“喲”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