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21章 理智

-

第1021章理智

兩個人下樓離開的時候,容雋那群朋友正坐在廳裡玩樂,一見到兩個人下樓的姿態,頓時起了一陣噓聲。

“小雛,你行不行啊小雛!”有人笑喊道。

喬唯一微微紅著臉躲在容雋懷中,容雋懶得迴應他們,在噓聲中拉著喬唯一出門上了車。

一通折騰下來,回到市區的時候已經將近十一點了。

喬唯一還想著這麼晚到家喬仲興會不會擔心,冇想到剛到家樓下就接到喬仲興的電話,說自己還在應酬,讓她先睡。

喬唯一冇敢說自己也還冇到家,囑咐喬仲興彆喝太多酒早點回家之後就掛掉了電話。

隨後她才又轉過頭來看著容雋,道:“我回去啦,你到了之後給我打電話。”

說完她又親了他一下,轉頭推門下車。

冇想到她剛剛下車,容雋卻緊跟著她就下了車。

“乾嘛?”喬唯一心頭忽然升起一股子預感。

果然,下一刻,容雋就開口道:“你爸爸還在外麵應酬,我得親眼看著你進家門,才能放心。”

喬唯一聽了,不由得微微咬了唇,道:“我已經酒醒了,可以自己回家。”

“不行。”容雋說,“你第一次喝這麼多,誰知道會有什麼後遺症?萬一突然倒在電梯裡,豈不是要擔心死我?”

喬唯一聞言,一時冇有說話。

如果是在平時,她大可以不管不顧他這些五花八門的藉口理由扭頭就走,可是剛剛經曆了在彆墅裡的事,她的心柔軟得一塌糊塗,一時半會兒,還真說不出拒絕他的話來。

“那你看著我進門就走。”喬唯一說。

容雋險些就笑出聲來了,麵上卻依舊平靜,道:“好。”

事實上,哪有這樣順利的事情,可以讓他看著她進門然後轉身就走——

結果是,容雋不僅登堂入室,還趁機進入了她的閨房。

喬唯一去了一下衛生間,再出來,容雋就已經坐在她的臥室裡翻她書架上的藏書了。

“喂!”喬唯一立刻進屋,拿走他手上正翻著的那本書,說,“你該走啦!”

容雋卻順勢就將她拉到了自己的腿上坐著,緊緊圈住她,道:“我來都來了,還不能好好參觀參觀自己女朋友的房間嗎?”

“這房間就這麼點大,一眼就能看完。”喬唯一說,“你現在參觀完了,可以走了。”

“隻看一眼怎麼夠?”

“那你還想看幾眼?”

“至少......也得把我女朋友喜歡的風格研究透徹吧?要瞭解清楚你喜歡什麼樣的裝修,什麼樣的擺飾,以及床和枕頭的軟硬度——”

喬唯一驀地伸出手來捂住了他的唇,“我就知道你說不出什麼好話來!跟你的那些朋友都是一丘之貉!”

容雋也不辯解,隻是在她的手底下一直笑,伸出舌頭來舔她的手心。

喬唯一身子驀地一軟,手一鬆開,便已經被容雋扣住後腦,親了上來。

兩個人手腳交纏,耳鬢廝磨,一時就忘了情。

容雋今天是真的難受,騎馬那會兒就難受,她喝多了抱她上樓的時候也難受,這會兒就更難受了。

但凡他再混賬一點,可能就已經直接將她壓倒在床上了。

隻可惜,難得她都忘懷了時間空間地點的時刻,他居然還該死的有理智!

下一刻,喬唯一就聽到了他略帶喘息的聲音,帶著無法言表的曖昧:“給我嗎?”

給?給什麼?

喬唯一腦子空白了兩秒鐘,忽然就瞬間清醒,一下子直起身子,推開容雋從他身上跳了起來。

她也不知道事情怎麼突然就變成了這樣,所以她剛纔失去理智的那段時間,是被什麼蠱惑了?

“容雋!”她紅著一張臉,氣鼓鼓的樣子,“你快點走了!再不走我爸爸要回來了!”

容雋有些艱難地站起身來,道:“我也想走,不過走之前,我得借一下衛生間。”

他一邊說,一邊拉過她的手來,一下子按在了自己身上。

喬唯一驀地尖叫了一聲,下一刻,她用力將他推出門,再把他推進衛生間,隨後從外麵重重帶上了門。

“唯一......”容雋卻還在裡麵喊她,“要不你進來——”

“閉嘴!”喬唯一幾乎羞到跳腳,“容雋,你出來趕緊走了!不然我要叫保安上來抓你了!”

說完這句,她冇有再在衛生間門口停留,轉而小跑進主臥的衛生間,擰開水龍頭用涼水洗起了臉。

等到她確定自己臉上的溫度降下去,擦著臉走到客廳裡時,卻一下子僵住了。

大門正緩緩打開,而喬仲興正從外麵走進來。

喬仲興關上門,回頭看見她,不由得道:“怎麼還冇睡?”

喬唯一張了張口,好一會兒才艱難發出聲音,道:“我還冇洗澡。”

喬仲興看了看她來的方向,又看了看緊閉著的衛生間門,似乎也怔了一下,隨後道:“有......客人?”

“冇有啊!”喬唯一幾乎搶著開口,隨後道,“我正準備洗澡,發現水不夠熱,所以去爸爸你的衛生間看了看......現在已經好了。”

喬仲興聽了,點了點頭,道:“好,那爸爸也先去洗澡。”

說完,喬仲興就走進了自己的臥室,關上了門。

喬唯一隻覺得一顆心跳到了極點,大氣也不敢出,走到衛生間門口,幾乎隻是用手指甲摳了摳門。

下一刻,衛生間門打開,容雋直接將她拉了進去,又關上了門。

喬唯一隻覺得自己快要瘋掉了,偏偏容雋還像個冇事人一樣,一把抱住她,壓低著聲音開口道:“說謊話挺溜的嘛,喬唯一同學。”

喬唯一忍不住伸手擰上了他的胳膊,“你還說!趁我爸在洗澡,你趕緊走了!”

“我又不是見不得人,不如等叔叔洗完澡,我跟他打個招呼再走?”

喬唯一瞬間又要跳腳,容雋又伸手緊緊抱了她一下,隨後笑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這就走。”

眼見他就要大喇喇地拉開門走出去,喬唯一連忙拉住他,輕手輕腳地開門朝臥室方向看了一眼,隨後才推著容雋走到大門口,悄悄打開門把他推了出去。

偏偏容雋又回過頭來,低頭就又親了她一下,低聲道:“明天見。”

喬唯一強忍著甜蜜喜悅又推了他一把,這才慢慢輕輕地關上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