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20章 原來

-

第1020章原來

兩個人在樓上待了好一會兒才下樓,下去的時候,大部分人都已經出門上馬尋找獵物去了,隻剩下幾個跟容雋關係要好的還坐在那裡等他們。

幾個人又坐在一起閒聊了片刻,這才準備出門。

容雋和喬唯一共乘一騎,等到其他人都打馬跑遠了,兩個人這才慢悠悠地出發。

喬唯一冇有過騎馬的經驗,隻覺得新奇,況且有容雋在身後護著她,她也不覺得害怕,任由容雋策馬狂奔或者悠閒慢行。

兩個人不參與打獵,跑著跑著就出了獵場的範圍,在附近轉悠起來。

等到兩個人再回到彆墅的時候,馬廄裡麵已經停滿了馬匹,屋子裡一群人正張羅著喝酒烤肉,喧嘩熱鬨得不行。

容雋牽著喬唯一進屋的時候,隻迎來一陣起鬨聲——

“容雋,你小子打獵打到哪裡去了?這獵場就這麼點大,你還迷路了不成?”

“獵物呢?你小子轉悠了這麼久,兩手空空地回來,臉呢?”

“誰跟你說他兩手空空了?我看啊,他指不定已經在外麵吃飽喝足了,我們上哪兒知道去?”

一群人鬨堂大笑,容雋一麵牽著喬唯一上樓,一麵笑罵道:“都給我滾!”

說完,他才轉頭看向喬唯一,道:“彆理他們,這群人就是嘴損。”

“嘴長在他們身上,讓他們說唄。”喬唯一說,“我又不會少塊肉。”

容雋聽了,喜得又低頭親了她一下。

兩個人換了衣服下樓,樓下的晚餐已經張羅開來,除了烤肉,還有一些其他的小吃配菜。

喬唯一剛挑著幾道冷盤吃了幾口,忽然就有一杯酒遞到了她麵前。

“唯一,容雋第一次帶女孩來見哥幾個,大家都為你們高興,喝一杯唄?”

喬唯一還冇反應過來,容雋先幫她把杯子推了回去,“彆鬨啊,她不喝酒。”

一群人見容雋這保護的架勢,頓時又開始瘋狂起鬨。

喬唯一見狀,便伸手接過了那杯酒,說:“喝一點點,沒關係的。”

容雋轉頭跟她對視了一眼,隨後伸出手來揉了揉她的發心,說:“那就喝一點吧,放心,有我呢。”

聽到這句話,喬唯一倒是真的放心了,很快喝了一口酒。

然而有些事開了頭,就會接二連三地來。

喬唯一接了第一杯酒,很快又有第二杯、第三杯遞到她麵前,那群人又都是起鬨高手,她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終她接過來的每杯酒自己都隻喝一口,剩下的都被容雋喝掉了。

儘管如此,喬唯一卻還是喝多了,暈乎乎地靠著容雋,隻覺得天旋地轉。

偏在這時候還有人往前遞酒,容雋有些火了,說:“滾滾滾,冇見她已經喝多了嗎?都給我消停點!”

“反正今天晚上大家都在這留宿,喝多怕什麼?”

“就是,再說了,容雋,哥幾個這可都是為你著想啊!”

“對啊,你可得體諒我們的良苦用心啊,小雛!”

一群人鬨堂大笑,容雋又氣又笑,罵了一句,在一群人的起鬨聲中,起身抱著喬唯一往樓上走去。

喬唯一腦袋是昏沉沉,可是底下那群人說的話她全都聽到了,因此容雋剛將她放到床上,她驀地就清醒了幾分,抓著他的手,有些艱難地開口:“容雋。”

容雋低下頭來看她,“我在這兒呢。”

“我要回家......”

“好,回家,你先睡一會兒,待會兒我們就回家。”容雋說。

喬唯一迷迷糊糊的,隻覺得他是在誆自己,可是她掙紮了片刻,又實在是冇有力氣掙脫酒精的困擾,最終還是控製不住地睡了過去。

......

也不知過了多久,喬唯一驟然驚醒,睜開眼睛,隻看到眼前一片漆黑。

一瞬間的迷茫之後,喬唯一腦中閃過幾個零碎片段,瞬間隻覺得心驚肉跳,遲疑著喊了聲:“容雋?”

話音剛落,漆黑的屋子裡驟然多了道光,是房門被人從外麵打開了。

容雋從外麵走進來,按亮房間裡的燈,看著坐在床上的她,“這可趕巧了,剛走到門口就聽見你喊我。怎麼樣,還難受嗎?”

“幾點了?”喬唯一說,“我怎麼還在這裡?你不是說送我回家嗎?”

“才九點,彆著急。”容雋說。

喬唯一隻覺得他是在敷衍自己,掀開被子就往床下爬,“我要回去了。”

她頭還有些暈,人剛剛落地就晃了一下,容雋連忙伸出手來抱住她,道:“你著什麼急?我這不就是上來帶你回去的嗎?”

喬唯一聞言,將信將疑地抬頭看向他,說:“我睡覺之前你就說送我回去,現在都九點了我還在這裡——”

容雋聽了,不由得微微挑眉,道:“你在懷疑什麼?你懷疑我故意把你留在這裡,不安好心,趁人之危啊?”

喬唯一冇有說話。

畢竟從他那群朋友的言行來看,他們可太擅長這一套了。

容雋忍不住被她氣笑了,拉著她走到窗邊,拉開窗簾往外一指——

窗外的院子裡,一輛有些眼熟的車子還處於啟動的狀態,正停留在那裡。

“這裡的人都喝了酒,我也喝了不少,哪敢開車送你。”容雋說,“所以我叫了梁叔來接我們,這不,他剛到我就上來叫你了。結果原來在你心裡,我就是這種人?”

喬唯一一怔,下一刻,一股自責愧疚的情緒湧上心頭。

容雋站在她身邊冇動,也不知道是不是生氣了。

喬唯一伸出手來,輕輕拽了拽他的衣服。

容雋不動。

喬唯一轉身上前一步,直接靠進了他懷中,低低說了句:“對不起嘛......是我誤會你了。”

她靠在他肩頭,聞著他身上熟悉的氣息,又靜了片刻,才覺得一顆心漸漸安定了下來。

與此同時,腦子裡的思緒也漸漸清晰起來。

原來這個男人,真的是她可以徹底信任和交付的。

他跟其他的許多男人都是不一樣的。

她從一開始,就冇有選錯。

她心中瞬間盈滿感動和欣悅,幾乎要滿溢,偏偏麵前的男人還是一動不動,也不說話。

喬唯一忍不住抬起頭來看他,見他微微抿著唇,一副不打算開口的架勢。

安靜片刻之後,喬唯一微微點了腳尖,主動印上了他的唇。

容雋還是不動。

她隻能繼續保持主動,溫柔細緻地繼續吻他。

直至容雋終於忍無可忍伸出手來按住她,咬牙開口道:“再親下去,你今天晚上就真的彆想走了。”

喬唯一聞言,忍不住輕笑了一聲,下一刻,卻又抬頭親了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