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儲絮和丈夫周遊的三週年結婚紀念日。

從最後一台手術下來三點,儲絮收拾一下打算提前下班。

她換完衣服正在看今天的診療記錄,以及她剛拿到的自己懷孕的B超單,身後突然傳來一抹清麗的女聲:

“請問儲絮在嗎?”

儲絮動作微頓,回頭麵無表情的看著她,紅唇輕啟,淡淡的吐出三個字:

“我就是。”

女人一聽她就是儲絮,站在門口瞬間神氣。

她撩了下自己的頭髮,唇角勾起嘲諷的笑容,走進辦公室把一疊紙放在儲絮麵前:

“呐,簽了吧,我是周遊的女朋友,來給你送離婚協議書的。”

儲絮目光在離婚協議書上停頓了幾秒,眼底閃過冷笑,拿起協議書,當著那女人的麵撕了兩半。

“你……!”

女人看見她的動作時,氣得臉都白了,伸手指了指她。

“首先,你不是第一個拿著離婚協議書來找我簽字的小三;其次,你可能不知道,我們結婚三年,這是周遊給我的第1095份離婚協議書;最後,誰教你一個小三敢在我這個正牌妻子麵前如此神氣的,嗯?”

儲絮的眼神冷漠極了,隔著不到一米的距離,女人幾乎能感受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氣。

尤其是她周身的氣場,再配上她那張冷豔的臉頰,此刻倒讓人越發的畏懼。

“你……你不要不識好歹!周遊說了,他不愛你,讓你識相點趕緊和他離婚!”

即使很害怕此刻的儲絮,但是想到自己是在周遊的支援下來的,女人瞬間又有了底氣。

“嗯,我會把你說的話轉告給他的。”

話落,儲絮隨手拿起自己的包,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辦公室。

而她的右手上,始終死死的攥著那份離婚協議書。

回到車上,她打開後備箱,找出一個箱子,把這第1095份離婚協議書扔了進去。

結婚三年,一共1095天,離婚協議書也是這些。

而他不知道的是,她已經愛了他十年零五個月二十天。

何其可笑。

儲絮回到家裡精心準備了晚餐——牛排紅酒,再加意大利麪。

末了,她還點了幾根蠟燭。

七點,周遊準時走進家門。

看到不遠處餐桌上儲絮準備的晚餐,他眼底冇有絲毫的情感波動。

周遊動作機械的換了衣服,走過去拉開椅子坐下。

儲絮端著果盤出來時,周遊已經將牛排吃了一大半。

“今天有個女人拿著離婚協議書來找我了。”

儲絮為自己倒了杯紅酒,輕輕抿一口,放下杯子後眼神淡淡的望著他。

“你沒簽字?”

周遊眉峰微挑,抬起頭看向她時,唇角還帶著一抹溫和的笑。

若是旁人見了,一定會覺得這樣的他溫文如玉,公子無雙。

可儲絮明白,他越是這樣笑,就越說明,他此刻已處在盛怒的邊緣。

儲絮精緻好看的臉頰上依舊冇有什麼表情,她纖長的睫毛低垂,聲音也有幾分低:

“沒簽。”

啪。

周遊將叉子摔在餐盤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聲音有幾分刺耳,如同一根尖刺,慢慢地、緩緩地推入儲絮的心臟,觸到了她心底最為柔軟的地方。

“為什麼不簽?三年了,儲絮你這樣有什麼意思?你不會真的以為,我周遊會要一個人儘可夫的女人吧?”

周遊的怒火終於爆發。

他雙手放在桌子上慢慢握緊,眼神冇有一絲的溫度看向儲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