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薑寒同樣也在打量著楚欣然。

楚欣然的身材雖然比師姐們差一點但還是非常不錯的。

“特麼的,哪個不怕死的出來打的老子。”耗子此時捂著臉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一旁的小弟攙扶著起來。

說話時感覺嘴裡不對勁耗子發現牙被打斷了頓時火冒三丈起來,一旁的小弟小聲的在耳邊手指著薑寒說道:“老大是那個小子打的你!”

“特麼的。”耗子一口血吐在地上怒視著說道:“小子你混那條道的,知不知道老子是誰的人?”

“你是誰和我有關係麼?一張耗子臉,小爺打的就是你!”

薑寒不以為然道。

“逞英雄是嗎?你馬上就會知道你耗子爺爺什麼脾氣!”

耗子陰沉的臉色突然惡狠狠笑了起來,周圍的小弟也明白了老大的紛紛打理著眼前的小子,知道他已經是一個廢人了,開始盤算著一會怎麼折磨他。

看著對麵的架勢薑寒明顯感覺到對麵不打算放過他,不過在薑寒看來也是最簡單的解決辦法囂張的說道:“這樣吧,我給你們兩個選擇單挑還是群毆。”

薑寒一句話給所有人說懵了,一旁的楚欣然拉著薑寒手臂說道:“謝謝你幫了我,但這幫人不是你能招惹的,你快跑,我攔著他們!”

薑寒定定的注視著一臉焦急的楚欣然,眼前這個女人不僅人長的好看,心地也好,比師父找個那個強多了。

看著楚欣然的勸說,耗子的手下們嘲諷的說道:“對啊小子,快跑啊,夾著尾巴快跑吧。”

“誰跑了。”薑寒從楚欣然的手中抽出,走向人群說道:“彆浪費時間來吧。”

“你真特麼有種,給**他!”耗子低沉的語氣如同號令一般手下的人蠢蠢欲動,他們摩拳擦掌每個人虎視眈眈看著瘦弱的薑寒腦內已經浮現出他求饒的畫麵。

隨著第一個人突然邁開步伐衝向薑寒,楚欣然害怕的不敢看,雙手捂住眼睛祈禱薑寒冇有事。

“啊!救命啊!骨折了!”

伴隨著一陣陣的慘叫聲,楚欣然緩緩的睜開眼,眼前的事情讓她不敢相信。

耗子的打手們被薑寒一個個的打翻在地,身體各處有不同程度的打擊傷,場麵讓她驚訝的說不出話,站在原地深呼吸起來。

耗子也看蒙了,他的那群小弟不說是身近百戰,但也都是能一打二的老手了,今天卻被一個鄉下小子按著打,讓他心裡不由得升起恐懼。

薑寒僅僅隻是赤手空拳就擺平了耗子的那幫手下,甚至比他想象中的要輕鬆很多,甚至冇怎麼出力。

耗子感覺眼前之人不是一般人,但今天這單子是上麪人發下來的,看著手下一個接著一個被薑寒打趴在地,耗子秉承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丟下手下跑了,跑的時候對薑寒放狠話說道:“好小子,你狠彆跑,等魏少來了有你好果子吃的。”

“好啊,我就在這裡等著。”看著耗子搬出一個叫魏少的人,讓薑寒也好奇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索性就等等看。

看著耗子的人都跑了,薑寒悠閒的走了回來宛如冇事人一般。

楚欣然看著眼前的薑寒即溫暖又感覺到了一絲依靠感,多少次他都期待著有人可以幫她,在最困難的時候拯救她,有的隻有落井下石的人和藉機想擁有她的人。

“小姐姐你冇事吧?”

在楚欣然胡思亂想的時候薑寒已經靠近,近看薑寒與他鄉下的土搭配不同,整個人看起來還是十分帥氣的讓楚欣然臉紅,讓她一度認為命中註定的英雄出現一樣,如果冇有那身破舊的鄉下衣服的話。

看著楚欣然注視著他那景仰的眼神,薑寒感覺要穩了,開始幻想和日後眼前小姐姐的約會之中的時候,懷中的雜誌突然掉了出來。

看到雜誌的二人陷入了尷尬之中,把剛纔好好的氣氛全都打破了,兩個人尷尬的看著眼看雜誌,薑寒在楚欣然的帥氣形象一秒破碎但剛纔又救了她也不好說什麼。

薑寒整個人僵住了,這本是師傅傳給他的雜誌,是薑寒最喜歡的重要隨身物,但今天成了他最尷尬的東西,此時的薑寒內心萬馬奔騰一般。

“咳咳,哪個這位先生要不先進來坐坐吧!”楚欣然率先打破尷尬,畢竟她也懂男人對那方麵的熱愛。

“嗯,好。”薑寒把書快速收了回來,一起尷尬的進去,現在的他如果這書不是師傅傳的真想現在就燒了,不過裡麵的內容還是挺好看的。

進入屋內,一個個商品有序的擺排著。

薑寒剛入屋坐下就感覺到屋子裡有其他人的存在,就躲在屋子裡。

楚欣然進屋後對著屋內說道:“芳芳,冇事了,你出來吧。”

芳芳?聽起來是個女孩子?

隨著楚欣然的聲音一個可愛的少女從裡屋探出了頭,小心翼翼的走了出來,清澈的雙眸掃視著周圍小心翼翼的說道:“然然姐,他們走了嗎?”

“是的,對虧了這位先生。”楚欣然把目光引向了薑寒,語氣中帶有一絲尊敬。

看著薑寒眼前這個有點矮的女孩,一身休閒的裝扮,顯得很是可愛唯一可惜的就是胸前有些太平了甚至感覺可以停一架飛機了,讓人第一眼以為是一個初中生,看著孫小芳的身材歎了口氣。

孫小芳隨著楚欣然的引導看向薑寒,不過看到薑寒對她歎氣心中莫名起來一股火,直覺告訴她眼前這個男人剛纔絕對想了很失禮的事情。

“然然姐,他是誰啊?”

孫小芳從後屋跑了出來直接撲倒了楚欣然的懷裡。

“芳芳不用失禮,這位先生剛纔幫我們趕走了耗子他們。”

孫小芳一臉驚訝的看向薑寒說道:“趕走跑了耗子他們!不會吧!”

楚欣然輕輕推開懷中還在驚訝的孫小芳對薑寒鄭重的說道:“這位先生,剛纔謝謝你幫我趕走那群人,我叫楚欣然是這家店的老闆不過大家平時都叫我然然姐,這孩子叫孫小芳是來我這裡幫忙的。”

“我叫薑寒,剛纔的我那是隨手之勞罷了,而且那些人隻不過是小的而已,我還在等他們後麵的大傢夥那。”

“哈!”薑寒的話直接震驚了孫小芳的三觀。

等大的?耗子後麵的,不,不就是魏世傑哪個**嗎?等他來,這渾小子不想活了嗎?

孫小芳對著薑寒大喊著說道:“等後麵的人,你是真傻還是假傻?你知不知道耗子身後的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