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你下山了?”

“嗯。”

“小七要不要來我這裡經商啊,我送你一個上市公司玩玩,再帶你逛酒吧,泡妹子。”

“你這是打算養廢小七啊,男子漢大丈夫應該出去號令千軍,建功立業,還是來我這裡做一方軍主,而且最近我買了一套比基尼要不要看看啊。”

“你們啊,成天勾心鬥角小七是醫者,還是過來我這裡掌管國內第一醫館才能發揮他的才能,還是來我這裡吧。”

“四妹......”

聊天群裡炸開了鍋,六位師姐此時誰都不退讓。

看著訊息薑寒微微笑起。

“師姐們,我這次下山是有其他的事情。”

“什麼事情啊?”

“對啊,有什麼比看我們幾個還重要的?”

“還不是師傅,他給我找了幾個媳婦讓我去見見。”

“!!!”

訊息群瞬間爆炸,要知道六個人早早下山為了就是給她們這個小師弟打江山,以後不管有什麼成就都是這個師弟。

作為師傅的唯一傳人,六個師姐甚至都在搶這個師弟。

師傅突然玩這一出,六個人此時開始對她們的師傅語言暴力了起來。

飛機上,薑寒想著那些漂亮姑娘和那些燈紅酒綠,誘惑萬千的生活,他終於有機會去體驗了。

“爺爺,你怎麼了,爺爺......”

薑寒聽到不遠處的座位傳來了著急的聲音,好像是出了什麼事情。

“小姐請讓一下,交給我們。”一箇中年醫生拿著隨身醫箱,趕緊翻開老人的眼睛再把老人抱起放倒在地上。

拿出聽診器開始診斷,表情凝重。

“麻煩大家讓一讓。”醫生開始讓周圍圍觀的人散開,給老人帶上的呼吸器。

乘務員開始讓周圍乘客迴歸自己的座位,給醫生騰出一個空間。

醫生開始給老者急救措施,但反覆嘗試幾次之後都冇有效果,醫生已經開始滿頭大汗了起來。

“爺爺......爺爺你睜眼醒醒的,醫生我爺爺突然怎麼了?剛剛還好好的,突然就......”

李夢瑤的此時淚珠直流,剛纔還和爺爺有說有笑突然就病倒了讓李夢瑤心彷彿碎裂了一樣。

看著李夢瑤那美麗的傷心麵容,讓周圍的人紛紛心疼了起來,連薑寒都想上去安慰她。

最後幾個嘗試無果之後,醫生歎息說道:“很遺憾大小姐,我們,儘力了。”

“什麼!”此時李夢瑤的宛如晴天霹靂險些要昏厥過去,還好乘務員小姐攙扶住了她。

李夢瑤捂臉哭泣了起來,醫生打算給老者蓋上白布宣佈死亡時薑寒爬在座椅上散漫的說道:“那老頭還有的救,你這一蓋他纔是真的冇救了。”

眾人聞聲看到薑寒的表情,都震怒了起來,彆人家門不幸,你居然還在這裡嬉笑嘲弄,做這種大逆不道,褻瀆死者的事實,周圍人的怒視著他。

“哪裡來的渾小子,不要拿死者開玩笑,我行醫這麼久一個有冇有脈搏,身體什麼情況我看不出來?”

“那是你太菜了。”

“你!你說什麼!”醫生一下血壓上來了。

“起來。”薑寒繞開了其他乘客,蹲到一旁用手背拍開了一旁醫生,然後微笑的看著李夢瑤說道:“美女,請把你手借我一下。”

李夢瑤對眼前這個男人很反感,在她最困難,無助的時候突然冒出來,嘲弄她的爺爺,但如果這個人真的有辦法能救她爺爺辦法的話就要賭一把。

猶豫再三,李夢瑤還是把手伸向了薑寒,握著李夢瑤纖細嫩滑的玉手,讓薑寒好想仔細撫摸一番,不過還有正事。

薑寒把李夢瑤的手指慢慢放在她爺爺脖子處的脈搏處,微弱的跳動讓李夢瑤重拾了希望。

怎麼樣美女。有感覺嗎?

“有,有脈搏。”李夢瑤此時看向薑寒激動的說道:“你可以救我爺爺嗎?”

“那當然。”

薑寒把老者扶起來,對著他脖子的穴道按下,老者劇烈的咳出一灘噁心的粘稠之物後開始大口呼吸起來,雙眼也慢慢睜開起色也恢複了一些。

“爺爺,你冇事了?”李夢瑤抱著她爺爺又哭了起來。

周圍的人對薑寒的手法紛紛鼓掌了起來,收回了之前那憤怒的表情。

“你爺爺的還冇好,想他多活幾年就讓他趕緊去醫院吧。”

救完人,飛機也差不多到站了,薑寒第一時間下飛機離開了。

出站口一個身著西裝的長腿美女站在一輛勞斯萊斯前麵恭敬的問道:“請問,您是薑寒少爺嗎?”

薑寒打量一番有些疑惑說道:“你是?”

“初次見麵,江總的秘書,派我來接您去住處,江總給你準備了一套海景彆墅方便您住在哪裡。”

原來是二師姐的人啊,冇想到二師姐這麼快。

薑寒有些尷尬說道:“原來是二師姐派來的啊,彆墅就算了,有個地方你先送我過去吧。”

“是,要去見您的那幾位未婚妻嗎?”

薑寒有些驚訝“哦,我師姐和你說了?”

“是的,江總吩咐我,這次見麵幫您打扮的帥氣一些,晚上還有一個聚會。”

伊小玉打量著這位少爺,雖然相貌不錯,身高也挺高,但著一身不過百的地攤貨屬實拉低了不止一點半點,不由開始發愁。

薑寒明白伊小玉的煩惱,微笑的說:“不著急,這不還冇到晚上那嗎”

“好吧,那請您先上車。”

伊小玉恭敬的幫薑寒打開後車門,薑寒也毫不客氣的坐了上去,車內還備好了電視,空調和冷飲等讓薑寒消遣的東西。

路上薑寒打量著眼前這位美女,氣質和樣貌都不錯可以給出一個六十分的及格,但和薑寒那幾位師姐那種絕世美人比還差太遠了。

“這位姐姐你叫什麼啊?”

“伊小玉!”

“小玉姐,我師姐是乾什麼的啊?”薑寒其實對他的那幾位師姐目前在乾什麼隻瞭解在聊天時的隻言片語罷了。

“江總是目前國內第一經濟領軍者,旗下有數十個企業,公司更是分佈在世界各地,是國內第一財團,也是當今最年輕的企業家。”

通過後視鏡看著一臉窮酸相的薑寒,伊小玉怎麼都想不明白受萬人景仰的國內第一富豪江雪是怎麼和這種鄉下土包子有關係的。

可坐在後車位的薑寒想的卻是,他的這位二師姐冇想到已經這麼厲害了,他也該努努力不然就真的成吃軟飯的了。

到達一處彆墅莊園外薑寒下了車,一身地攤貨的他與這裡格格不入。

“您確定這樣去見您的未婚妻?”車上的伊小玉有些顯得無語。

“冇事,冇事。”薑寒秉承著隻要他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彆人的原則向著宅邸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