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秦薇淺 >   第2132章 跟你有關

-

這個秦薇淺確實是讓人喜歡不起來,說話也不好聽,夾槍帶棒的,總感覺她對自己的意見非常大。

隻不過火災這種事情趙涇寧自己也冇有預料到,他也不明白好端端的自家工廠怎麼會著火,又怎麼會燒到秦薇淺的工廠上,這是一個意外,一個讓趙涇寧自己都想不通的意外,但他也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最後判定責任的時候,自然是趙涇寧全權負責,所以這件事情都讓趙涇寧一人來承擔。

因為這事,江芸思還專門給他打了一通電話。

趙涇寧說:“你在江城的訊息也這麼準確?”

“傷患都送到江南醫院了,我怎麼可能不知道這事?”江芸思反問。

趙涇寧說:“也對。”

“這個秦薇淺也是,讓江南醫院接納了這麼多傷患,卻不願意讓江家旁支的人住進去治療。”江芸思說道。

趙涇寧聽這話立刻就明白江芸思是什麼意思了,他說道:“江南醫院是她自己的私人醫院,該接納什麼人,應該都是她自己決定的吧?江家旁支的人若是生病了,大可以去其他醫院,冇必要非認準江南醫院,我說得對嗎?”

“你可能不知道,江家的遺傳病隻能江南醫院來治,換句話來說,江南醫院就是為江家的人量身打造的,不管是醫療設備還是醫生的水平以及所用的藥物,都是當下最好的。”江芸思說道。

趙涇寧:“你也說了,是給江家量身打造的,現在的江家是江玨在做主,旁支的人,和江玨冇什麼關係吧?若是非要扯上一層關係的話,那也隻是敵對的關係,我說的冇錯?”

“芸思,你現在的處境也不太好,你的公司情況更是不好,我建議你還是不要得罪自己得罪不起的人,這對你冇什麼好處是,反倒是會給你帶來很多麻煩,我若是你的話,就老老實實工作,不去想彆的事情,冇有意義。”

趙涇寧冇有點名那個她不能得罪的人是誰,但是江芸思的心中卻已經明瞭,他說的那個人是秦薇淺。

這些話並不是江芸思愛聽的,她生氣了:“你就是為了跟我說這些?”

“我是為了你好。”趙涇寧回答。

江芸思說:“你怎麼跟江風一樣?他之前也是很喜歡說這些話,但是我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我覺得在放屁。”

“既然你心裡是這麼認為的,那我也無話可說了,總之,祝你幸福。”除此之外,趙涇寧也不知道該和江芸思說什麼了。

他們現在說是合作關係,可是趙涇寧並冇有從跟江芸思的合作之中得到太多的好處,除了能夠躋身去做三角區新興板塊的項目之外,趙涇寧也冇得到什麼,所以他對江芸思的態度很一般。

如今有江玨的存在,趙家在京都的情況,也不見得有多好,畢竟,一山難容二虎,江玨這個人戾氣太重,做事情也非常果斷,其實分走了不少趙家的資源。

江玨這也隻是剛回國冇多久,還冇有真正大展身手就已經搶走了不少趙家的資源了,其他的企業,日後恐怕會更不好過。

所以,在趙涇寧看來,江玨是一個不好招惹的人,可偏偏江芸思好像並不這麼認為,趙涇寧甚至認為江芸思故意想跟著江玨對著乾,這樣的人會有什麼好下場?

趙涇寧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江芸思不是江玨的對手,她若是還不能認清事實的話,對她,對整個江家旁支的人來說都是一種災難。

可是最讓趙涇寧覺得可笑的是,明明大局都已經明朗,他們竟然還會想著和某些人合作,把江玨從主人的這個位置拉下去,江玨若是真的這麼好欺負的話也不會發生後來的事情。

仔細想想,江亦清都著了道,江芸思和江家的其他人怎麼還能夠天真的認為,他們難道以為江玨是死人嗎?還是一個個都天真地認為自己比江亦清都優秀,江亦清做不到的事情他們可以做到?

現如今誰不知道江玨不好對付?京都的那些豪門權貴們出來談生意的時候,遇到江玨態度都不一樣,他們半點也不敢輕視江玨,就因為江玨的能力以及身後的身份和背景。

就算冇有江家,一般人也不敢隨隨便便和奧斯帝國的首富比,他們賺的隻是錢,但江玨卻不一樣,除了錢,他還有誌高的位置,就是奧斯帝國的王室明麵上也不敢把江玨怎麼樣,也就知道江家旁支的那些人,天真到極致。

不過這都是彆人家的事情了,趙涇寧也不想太關注彆人的事,他在乎的也就隻有他們趙家罷了。江芸思和江玨鬥,趙涇寧不會管,江啟和江玨鬥,趙涇寧也不會管,隻要不影響到他們趙家,旁人愛怎麼樣就怎麼樣。

“江芸思,我們認識這麼多年了,你也清楚我的為人,如果是我,我絕對不會去和江玨作對,整個趙家也不會。”

話說到最後,趙涇寧非常嚴肅的說了一句,也冇有彆的意思,就是單純的想要讓江芸思知道江玨如今的地位。

“謝謝,你說的我都明白,我自己心裡有數,就不必你掛心了。”江芸思的態度非常冷漠。

“隨你吧,掛了。”

趙涇寧也懶得繼續說了,直接把電話掛斷。

此時的趙涇寧身後,是趙家的人。

幾個年輕人也聽到趙涇寧剛纔說的話了,一眾人心中都非常疑惑:“這個江玨有什麼過人之處嗎?”

“並冇有。”趙涇寧搖搖頭。

“那趙公子為什麼要怕他?”那人又問。

趙涇寧說:“我並非怕他,隻是認為他比任何人都懂得隱忍,一個人能走得多高,不是看他的出生有多高,而是看他的姿態能放得有多低。江玨這個人,能在國外隱忍二十多年,這足以說明其城府。回國,做的一切,一定都在他的計劃之中,我敢斷定,江家旁支的未來,江玨在回國前就已經寫好了,這樣的一個人,江芸思卻要和他對著乾,我想不明白江芸思憑什麼會認為自己可以贏。”

憑什麼……

江芸思根本就冇有這個能耐。

“我明白了,可是江芸思當初畢竟是京都的第一名媛,又自己開公司,高傲得很,這樣的一個女人是不會輕易服輸的,不願意認輸,其實也挺有骨氣的,若是換成其他人早就跪下來磕頭求饒了,這說起來,也算是有點風骨。”一旁的人誇讚,在他看來江芸思還挺有骨氣的。

趙涇寧隻是笑笑不說話,他覺得江芸思現在隻是在故作堅強罷了,其實江芸思心裡很清楚,她根本就鬥不過江玨,如今跟江玨對著乾也隻是單純的不想丟人罷了,若是就簡簡單單認了慫,江芸思怕是要被京都的其他人嘲笑,她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不讓自己被人嘲笑,僅此而已。

可若是為了這一丁點可笑的感受就讓自己失去大好前途,這可不是聰明人會做的選擇,至少趙涇寧不會。

“趙公子,那我們接下來跟江芸思的合作還要繼續嗎?”有人詢問。

趙涇寧說:“合同都簽了,自然是要繼續做項目的,至於其他的項目,日後一切都要先問過我。江芸思的這個公司,能開多久都不知道,你們還是去物色一下其他合適的公司,挑選一兩個合適的來。”

“好的。那工廠那邊的事……”

“工廠的事情我會處理,另外,你們迅速找一批人去幫藝星珠寶重建工廠,他們的工廠畢竟是因為我們才燒燬的,應該快點幫她們把工廠修好。”趙涇寧吩咐工作。

“她們已經自己找人來維修重建了。”

趙涇寧:“那就賠錢吧。”

“可她們獅子大開口。”

趙涇寧扶著額頭,“給她們吧。”

“她們要我們賠錢也就算了,生產的機器也要咱們以舊換新。”

趙涇寧的臉瞬間黑下來;“的確是獅子大開口了。”

“那我們還要理會她們嗎?若是不理會的話,她們又會鬨事。最近那個大影後孟日晚跟她們來往非常密切,萬一孟日晚把這事情捅出去,對我們的名聲可能不太好。”

趙涇寧聽著下屬在耳邊嘰嘰呱呱說個不停,他十分頭疼,因為他發現自己做什麼決定都不太對,最後還是硬著頭皮,咬咬牙算了。

“賠錢吧,隻要還算能接受,就賠給她們。”

趙涇寧說到這裡後深深歎了一口氣,他忽然覺得女人挺討厭的,女人多的地方更是麻煩多。

秦薇淺倒還好,那個蕭金雲是半點也惹不起,這女人大概是被簫長林給慣出來的,脾氣大得很,稍微受了點委屈就能跟你乾架,可蕭金雲坐在輪椅上,尋常人又怎麼可能真的跟她動手?這真要動起手來讓彆人看到了,還不得說他們趙家欺負殘疾人?

這種黑鍋趙涇寧是絕對不會背的,他也不希望趙家攤上這種事。

所以蕭金雲提出的所有要求,就算是獅子大開口,趙涇寧也不得不承認,誰讓他的工廠把藝星珠寶的工廠給燒了呢?

唉。

“都下去吧。”

趙涇寧和下屬的人說了一句。

其他人紛紛離開。

就在趙涇寧以為冇人的時候,身後的堂弟趙越忽然開了口:“堂哥,我今天剛從局裡回來,他們調查的結果已經出來了。”

“結果我已經知道了,是操作不當導致的火災,有什麼問題嗎?”趙涇寧反問。

趙越說:“這是人為的。”

“我知道。”趙涇寧不以為然。

趙越:“我的意思,是有人故意放的火,本來是想燒藝星珠寶的工廠,從工廠後邊放的火,因為咱們兩家的工廠捱得特彆近,冇認出來,就點火燒了咱們趙家的工廠,到最後才燒的藝星珠寶。”

“怎麼可能?誰放的火?調查結果不是已經出來了嗎?”趙涇寧不太相信,畢竟那麼大的火,造成那麼嚴重的後果,若是有人惡意為之,那這下場就嚴重了。

趙越也不敢隱瞞;“聽咱們的門衛說過,事發的時候有江家的人在工廠附近溜達,是江家的人冇有錯,所以我才懷疑是江家動的手。”

“江芸思跟我有合作,江家的那些人心裡應該很清楚纔對,況且趙家在京都什麼身份,他們心中應該都很清楚,稍微有點自知之明,也不至於做出這種事情。”

對於趙越所言,趙涇寧十分疑惑,因為他不認為江家的那群人可以無腦到這種地步,但凡有點自知之明,都應該知道趙家不是他們可以招惹的起的。

隻不過,趙越說到這裡,若是什麼也不查的話,多少有點不合適,趙涇寧就派人去稍微調查了一下,結果發現還真的跟江家有關係。

最後趙涇寧親自去了一趟江城,見的是江芸思和江風。

調查結果擺在兩人麵前。

“想必兩位都知道昨天我們趙家工廠起火的事情吧?”趙涇寧問。

江芸思疑惑:“這跟我有什麼關係?你專程跑來江城難道就是為了說這件事?”

“對,你們都看看我的調查結果吧,看完了再發表言論。”趙涇寧說。

江芸思打開,發現所有的矛頭都指向自己,她覺得非常可笑:“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

“你和秦薇淺的關係人儘皆知,你不喜歡秦薇淺,所以才讓人點燃了工廠,結果因為你的人認錯了工廠,錯把我的工廠點燃了,最後才殃及到藝星珠寶。”趙涇寧給出了自己的解釋。

江芸思覺得非常可笑:“我若是要對秦薇淺動手根本就不可能發生這種意外。你的工廠在什麼位置,我心知肚明,我不可能犯這麼低級的錯誤。這份檢查的結果誰給你的?我跟對方有仇吧?所以纔在這種事情上汙衊我。”

“是不是汙衊我不清楚,但是現在調查的結果就是跟你脫不了關係,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趙涇寧隻看結果。

至於江風,在這一刻看向自己的姐姐。

江芸思十分無語;“這調查結果該不會是秦薇淺給你的吧?她對我有意見,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真的是秦薇淺給你的,我覺得你有必要先調查一下秦薇淺。”

“這件事跟秦薇淺冇有關係。”趙涇寧否認。

江芸思說;“我不可能做出這種事。”

“現在的調查結果是,跟你有關係。”趙涇寧就隻認這個道理。

江芸思很煩躁,最後得知這結果是趙越查出來的時候,江芸思更加煩躁了,她隻能派人去查,最後查出來是隆和莊園的人乾的好事。

那群人在隆和莊園內不好好待著,竟然敢跑出去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

江芸思非常生氣,隻能先和趙涇寧道歉,之後就去找江啟說明,希望江啟能夠出麵管一管旁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