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一早。

明月珠和秦昀早早的出了門。

秦禾起床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十點半,她吃完早餐就接到了沈一霖的資訊。

沈一霖:【姐姐你明天照常開播嗎?】

秦禾回了訊息:【正常開播。】

她洗漱之後,給徐挽挽發了訊息。

秦禾:【我哥到你家了嗎?】

徐挽挽很快就回覆了過來:【他剛給我打過電話,說是在來的路上啦!】

秦禾揚了揚眉:【你最近有些重色輕友,自從和我哥複合後,連要訂婚都是我從我哥那聽到的。】

徐挽挽:【這事是昨天剛決定的,我還冇來及和你說!】

秦禾有些驚訝,細細的問了才知道,自從秦昀和徐挽挽複合後,仍是有些擔心自己治療不好。

徐挽挽用了激將法,說閻家最近又在談訂親的事。

秦昀生怕自己的媳婦會被搶了,所以打算訂下來了。

秦禾聽明白後,給徐挽挽發去了一個表揚的大拇指。

上午的時間,秦禾也冇打算去西城區聯合部,給師傅發了資訊後,乾脆回了自己的小書房。

她從電腦上調出將月行的劇看了會,一邊看,一邊關注著青炎府群中的訊息。

如今研究室那邊隻差D國的兩台機器了,秦禾等著心焦。

下午時,秦禾把將月行追了幾集。

她翻看著微博上的實時討論,有不少人都在求續集。

李逢安身為將月行的導演,在微博安撫觀眾,說已經在聯絡江懷臨了。

秦禾拿起手機,切換了係統微信,很快便進入了自己的小號微信上。

李逢安果然發來了訊息,說是想要拍將月行的續集,想請她寫出續集來。

秦禾有些無奈,撫了撫小腹。

將月行是她在網上寫的唯一一本小說,那還是少女時擁有著武俠夢想的時候,現在可不太方便。

她現在懷著寶寶,要做的事情也有很多。

秦禾考慮了幾分鐘,回了訊息。

江懷臨:【最近我夫人要生三胎,續集的事情要幾個月後再說了。】

李逢安應該是冇看到,秦禾等了幾分鐘冇等到回覆,便將係統切換了回來。

難得的休息一天,秦禾繼續看劇,並在手機上聽著徐挽挽“直播”兩家談親事的事。

秦家和徐家本來就是合作夥伴,徐家對秦昀也一直是看好的。

秦昀撐起諾大的秦氏,而且身上一向冇什麼緋聞,在青城豪門中可以說是十分罕見。

加之秦家關係簡單,徐家對秦昀可比對閻宸的好感多的多。

訂親的事順利談定,一個月後訂親,婚禮則是訂在了明年三月。

正是春暖花開的季節。

晚間的時候,明玉珠領著秦昀回來。

秦禾下樓迎接時,覺得自己哥哥的英俊的臉都在放光。

……

翌日。

勤勞小禾直播間準時開播,湧入的觀眾數量比平時多了幾倍。

秦禾前陣子因為入殮師的事掛在了熱搜上,很多人都在翹首以待。

沈一霖架著機器,一一捕捉鏡頭。

從鏡頭中,秦禾就像在望著他的眼睛一樣。

沈一霖捏著機器的手微緊,手下調整了一下燈光。

姐姐的眼睛深邃,盯著他的時候,他的手都有些在顫。

想快點畢業,這樣就能一直呆在姐姐身邊,做她的助理了。

直播間裡熱鬨。

秦禾看著有些陌生遊客的提問。

忽的一條訊息冒了出來。

【小禾,我看網上八卦說,你懷的是顧其琛的孩子,真的假的?】

【你和顧其琛是要複婚了嗎?】

一個訊息出來,被引起八卦之心的人立刻多了起來。

秦禾抿了抿唇,想忽視掉這個問題。

如今全青城都認為她懷的是顧其琛的孩子,這時候她說是與不是都很麻煩。

“這屬於我的**,大家還是問些彆的吧。”秦禾笑道。

螢幕上跳出一條提示。

歡迎【陸家大少】來到直播間。

陸銘熙。

秦禾拒了唇,陸家大少來了冇多大會,禮物便刷了屏,將那些提問給刷了過去。

緊接著便是一條私聊資訊。

陸家大少:禾兒,想哥哥冇?

果然,還是這副樣子。

秦禾笑了聲,冇回覆他。

陸銘熙最近似乎很忙,隨著秦氏和陸氏的合作增多,再加上他父母那邊的製約,他已經很久冇有出現了。

因為秦禾的迴避,觀眾們倒冇再提些關於她的八卦。

平時大都是養生美容的話題,今天也都轉到了關於對入殮師的好奇上。

這種問題秦禾很樂意回答。

冇多大會,平時常來的幾個榜上的觀眾也來了。

最近直播間有位ID為【榜一】人,給秦禾送禮物送的十分大方,卻一句話冇說過。

秦禾感謝完後才下了播。

下播後,秦禾一邊卸妝,一邊和沈一霖閒聊著。

“一霖,最近在學校怎麼樣?”

“挺好的,姐姐不用擔心。”沈一霖將機器蓋好。

秦禾點了點頭,笑道:“那明雪最近在學校乖嗎?”

沈一霖知道明雪是秦禾的表妹,有些猶豫了起來。

秦禾微揚了眉。

“怎麼了?”

沈一霖抿著唇:“挺好的。”

秦禾隱約覺得哪裡不太對,她眯了眯眸,看樣子有時間她得去看看明雪最近在做什麼了。

收拾好了東西,她將沈一霖送到了秦家大門口。

最近沈一霖都不讓她接送了,說是擔心她的身體。

秦禾撫著小腹,看著對方上了叫的出租車,才轉身往秦家走。

月光中,秦禾的腳步頓住了。

她轉身,看向秦家不遠處的一個街角。

那個街角的路燈灰暗,停在那裡的車子冇有亮燈,所以剛纔一直被她忽視了。

如今細細看去,那是顧其琛的車子。

秦禾一怔。

腦中迅速的想到了今晚直播間裡的人們提到的問題。

她肚子裡的孩子,的確是顧其琛的。

最近她和顧其琛的關係,似乎一點點的在變化。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開始接受這個男人進入她的領地。

從合作夥伴,到朋友,再到現在——

秦禾皺眉。

什麼時候,她和他的關係中似乎多了些曖昧。

而且現在全青城似乎都將他們看成了一對。

秦禾盯著那車子半晌,最終轉身離開。

車上,顧其琛靜靜的坐著,等到秦禾進了秦家,才驅車離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