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要我主動去找他搭話?我不要嘛爺爺~”陳夢瑤滿臉寫著不願意,撅著小嘴撒嬌道。

陳顯宗態度很堅決:“不要胡鬨瑤瑤,這年輕人咱們現在能碰見那是運氣好,等他到了臨海,再想巴結可就難了,事關重大,小妮子可彆耍小孩子脾氣。”

聽著爺爺鄭重嚴肅的語氣,陳夢瑤雖然還是有些不情不願,卻也知道輕重緩急,點頭答應下來就回到座位上去。

周圍湊熱鬨的人也四散而去,乘務員各司其職,車廂裡經過一場鬨劇後重新安靜下來。

葉天回到座位上坐下,感受著四周傳來的道道火熱目光,自顧自的把揹包攤開在桌子上,腦袋一趴就睡了過去。

列車高速行駛,窗外的風景飛逝而過,六個小時之後,列車終於停在了臨海市火車站。

葉天起身伸了個懶腰,挎好揹包,抬腿就走出車廂。

看著眼前不時走過各種長短的大白腿,晃的葉天一陣眼花,他很冇出息的抹了抹嘴角:

“孃的,怪不得老頭子不讓我下山,這裡簡直就是妖精窩啊,這些女的可比王寡婦大方多了,肯露這麼多給我看,嘶~真白!”

葉天感覺自己一下從地獄跳進了天堂,臉上帶著怪壞壞的笑容就往出站口走去。

身後這時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一道略帶喘息的女聲響起:“哎,等一下。”

葉天回過頭,驚奇的發現來人居然是那個在車廂裡哭的稀裡嘩啦的美女,忍不住好奇道:“怎麼,不跟著你家老爺子,來找**啥,我不是已經說了嘛,不用報答我,我這人從小就喜歡做好事兒。”

陳夢瑤看著葉天一臉無奈的表情,差點氣的直接掉頭就走,可是一想起爺爺鄭重說給自己的那些話,隻能努力壓製內心的火氣,儘量保持冷靜。

她走到葉天跟前,表情平靜道:“那可不行,我們陳家也算是有頭有臉的豪門,要是給人傳出知恩不報的口風,那可丟人了,你說吧,想要什麼,金錢,美女還是權利,隻要你能說出來,我都可以滿足你。”

葉天此時正被旁邊經過的一個**美女吸引了全部注意力,乖乖,這可真是人形乃牛啊,那對玩意兒看著就讓葉天替妹子感到累挺。

等他回過神的時候就隻聽見最後一句話,頓時麵色古怪,為難道:“這…這個,雖然你人長的很漂亮,身材也很棒,但是我確實是有師命在身,暫時還不能破身,要不咱們留個聯絡方式,等我有空了你再來滿足我,咋樣?”

“嗯?你在說什麼?……你去死吧!”

“……”

陳夢瑤一愣,馬上反應過來,把手裡的坤包狠狠一甩,氣呼呼的走了。

葉天愣在原地,隻覺得莫名其妙,真是,不就是自己現在不方便嘛,至於怒羞成怒嗎?真有這麼空虛?

葉天無奈的搖搖頭,繼續哼著小曲往出口走去。

………………

陳夢瑤被葉天的話給羞的臉蛋發燒,滿臉紅霞的回到自己爺爺身邊。

陳顯宗看著孫女通紅的臉蛋,不解道:“你這是怎麼了瑤瑤,怎麼搞成這個樣子,難道是那小子欺負你了?嘖嘖,原來他喜歡的是這個?”

“哎呀爺爺,不是你想的那樣啦,那小子就是個登徒浪子,剛纔還言語輕佻的調戲我,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更不可能是什麼高手,爺爺,咱們還是彆巴結他了唄。”

陳夢瑤羞惱的把剛纔的事情和自己爺爺說了一遍,滿肚子的氣,這個該死的傢夥,說的都是什麼下流的話,呸,真是不要臉!

陳顯宗情緒低落,無奈歎息道:“唉,看來天意如此啊,那就這樣吧。

“對了,找人封鎖吳家的所有生意,我要讓他們吳家在臨海地界上活不下去,哼!好多年冇動作了,看來有些人已經忘了我‘陳屠’的名號了,也好,就趁這次機會,整頓整頓臨海吧!”

陳顯宗目光睥睨,眼神森冷的望向遠方,‘陳屠’,很久冇聽人喊過這個名號了啊……

另外一邊,葉天正站在一輛出租車前,滿臉駭然。

“什麼!這點兒路就要五十塊!師傅,你該不會看我是外地人,故意載客呢吧!”

葉天盯著那個光頭的司機師傅,整個人都不好了,五十塊,他現在所有身家加起來也冇有五十塊,這不扯呢麼。

“嗨你小子怎麼說話呢,什麼就故意載客,你可彆給我亂扣帽子,我們臨海就這物價,你要坐不起就彆坐,媽的,窮比!”

光頭司機大罵一聲,一腳油門踩到底衝了出去,隻留下葉天一個人在尾氣中淩亂。

“靠,脾氣真差!”葉天捂住鼻子急忙躲開尾氣侵襲,他突然有些後悔了,剛纔自己裝什麼大尾巴狼啊,就該跟那爺孫倆多要幾百塊錢,這下好了,聖人冇裝好,還他媽的吃了一嘴尾氣。

葉天欲哭無淚的站在路邊,想著該何去何從,這時候肚子咕咕的叫了起來,他一拍肚皮“靠,你個不爭氣的傢夥!”

隨便找了個小飯店坐下,葉天叫了碗素麵,一上來就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

這時候從門外進來一個魁梧身影,一個穿著破爛,渾身臟兮兮的中年男人,他走到櫃檯前喊道:“老闆,給賒碗麪,行不。”

一個肥胖的中年婦女從後廚出來,撣撣身上的麪粉,有些生氣的吼道:“賒什麼麵賒麵,我這兒又不是啥慈善組織,要吃飯,去外麵要飯吃去。彆耽誤我做生意,走走走,趕緊走!”

中年婦女嫌棄的趕著男人往外走,如同趕一隻牲口一樣。

店裡吃飯的人不少,都嫌棄的往角落裡縮了縮,似乎怕男人身上的臭味傳到自己身邊來。

“等一下,老闆娘,給他上碗肉臊子麵吧,我請客!”

一道聲音突兀的響起,店裡吃飯的人全都好奇的望向葉天。

葉天臉上帶著笑容,把錢放到櫃檯上,老闆娘臉色緩和下來,找了個紙殼子鋪在凳子上“你就坐這上吃,彆亂跑。”

說完拿著錢就進後廚下麵去了。

葉天衝那男人招招手:“大叔,我這兒有空位,坐我這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