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亮之前,鬱時渺將壓在她身上的男人的手撥開,撿起地上的衣服一一穿上後,輕輕下樓。

昨晚折騰的有些狠了,她也睡過了頭,她幾乎剛將房門關上便聽見了外麵窸窸窣窣的聲音,是傭人們起床乾活了。

其中也包括她的母親。

鬱時渺重新躺在了床上,打開手機簡訊,最新一條是銀行入賬的資訊——她這次的演出費。

鬱時渺盯著上麵的數字看了很久後,終於接受了還差預期目標一大截的事實,默默將手機關屏,閉上眼睛。

後麵她渾渾噩噩的又睡了過去,醒過來時已經過了九點。

她立即從床上起來,走到走廊最深處的傭人洗手間洗漱完了後,穿上外套出去。

今天天氣不錯,容太太正在花園裡喝茶,她母親就彎腰站在她身側,在容太太需要有人說話的時候,時不時的附和兩句。

鬱時渺看了一眼後就收回了目光,剛往外走了幾步,管家鐘叔的聲音傳來,“太太,戚小姐到了。”

聽見這句話,容太太立即興奮的將手上的茶杯放下,“快請人進來。”

鐘叔應了一聲後,很快領著人進來。

鬱時渺遠遠便看見了那一身高定的小洋裝,精緻的臉蛋和妝容。

“瑤瑤來了。”

容太太臉上是熱情的笑容,說話間已經迎了上去,將那女人的手握住,“正好,我剛讓人泡了一壺毛尖,你喜歡嗎?”

“喜歡的阿姨。”

來人的聲音矜持輕柔,容太太臉上的笑容不由更加深了幾分。

鬱時渺冇有再看,在兩人說笑著走過去後,她這才背起了琴盒,低著頭往外麵走。

“有客人麼?”

在鬱時渺走到大門口時,三樓的人也下來了,聲音低沉。

“少爺,是戚小姐來了。”鐘叔回答。

“嗯。”

男人的聲音平靜,鬱時渺冇有回頭,腳步也冇有停頓,自顧自的走了出去。

……

鬱時渺抵達培訓班的時間剛好。

樂團的演出任務繁重,一般不讓人接私活,但鬱時渺需要錢,而且這邊一對一的教學花費不了她多少精力,所以團長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鬱姐姐。”

看見她,小女孩兒興奮的朝她招了招手。

她是鬱時渺的學生,今年八歲,嗯……也姓戚,戚禾。

鬱時渺在她對麵坐下,“我們開始吧,從上週我讓你練的曲子開始。”

四個小時過的飛快。

“嗯,剛纔這個音符你拉錯了,還有這裡,你進的太早了……”

鬱時渺正認真的幫她做著輔導,戚禾眼珠一轉,突然興奮的站了起來,“姑姑!”

鬱時渺的聲音戛然而止,抬起頭時,正好和門口的那雙男女對上。

小洋裝,黑西服。

很般配。

鬱時渺站了起來,手扶著戚禾的琴,垂下眼睛。

“今天怎麼是姑姑你來接我?”

戚禾緊抱著眼前人的腰。

戚瑤揉了揉她的頭髮,“我跟人在附近逛街,想到你正好下課就過來接你了,怎麼,不開心?”

“當然不是!”戚禾還想說什麼,眼睛卻看向了戚瑤身側的人,“姑姑,這位哥哥是?”

“嗯,我介紹一下,我朋友,容既,你喊他……叔叔?”

“我知道了!不是叔叔,是姑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