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苼嚇得心都揪成一團,她今晚怎麼這麼倒黴,不但給陌生男人看光摸光,難道還要讓整個雲州城知道嗎?

男人似乎很喜歡她這幅害怕的樣子,咬著她的耳朵低聲說:“讓他們走?”

雪苼拚命點頭,密長的睫毛用力眨。

男人大手攏著她細腰重重一捏,揚聲高喊:“外麵是誰?”

外麵的兵頭微微一愣,上前一步高聲回答,“雲州城治保大隊隊長宋義,你是哪個?”

男人的手在雪苼身上亂動,卻不回答。

雪苼額上汗珠細密,宋義是陳逸楓的表姑父,要是讓他看到自己,這清白的女兒名譽可就毀了。

她忽然身體往下,主動抱住了男人的腰,臉貼著他的胸膛輕輕揣摩,似乎在討好。

男人嘶的一聲,抓著她的小手握住了,他低聲說:“讓我高興,我就讓他走。”

慌到極致,雪苼也忘了少女的矜持,她閉著眼睛任由他握著自己的手動作,屈辱的淚水濡濕了睫毛。

“再不說話我可要掀開了。”外麵的人已經不耐,伸手就要掀帳子。

一把摺扇斜斜的遞出去,頃刻間打開,男人的聲音不怒而威:“出去。”

一見扇子,宋義嚇得差點趴下,“原來是莫少您到了,小的打擾您老人家好事,該死,罪該萬死。”

扇子收進去,男人更是不耐,“滾!”

“是,小的馬上滾,祝您老人家龍精虎猛長鞭不軟。”

門被帶上,喧嘩聲遠去,雪苼推開了身上的人,“你根本不是莫憑瀾,你是誰?”

男人發出讓人咬牙的愉悅聲音,“看來他是你的常客,說,我們誰厲害?”

這等露骨的話要是青天白日的去聽,雪苼覺得自己要去撞死,可是他們在黑燈瞎火裡不但說了還做了,這等下賤跟陳逸楓和尹錦瑟有什麼分彆?

雪苼的失神讓男人很不滿意,冰冷的唇從她額頭一直延伸到唇畔,“在想你的老相好莫憑瀾?女人,給我專心點!”

“你……混蛋。”出口的聲音碎成一片片,她羞憤的恨不得現在就死去。

事畢,他穿衣站在床邊,她卻像個失去靈魂的娃娃。

男人肩寬腿長,看裝扮竟然也是一身戎裝,繫好腰帶忽然回身,彎腰看著她。

雪苼粉唇顫巍巍的吐出兩個字,“禽獸。”

男人抓著她胳膊壓於枕頭兩邊,一口咬在她頸上。

又深又狠,立即見血。

舔舔唇,男人像個嗜血的惡魔,“味道不錯,我記住你了。”

雪苼渾身顫抖,她從小生於雲端幾時受過這樣的氣,眼前一陣陣發黑,她抓著錦被低吼,“我要殺了你。”

男人輕佻的在她翹臀上拍了一下,然後推窗跳了出去。

來來去去,轉眼無蹤。

雖然冇有發生真正的關係,但一身被淩虐的傷痕,絲褲子上黏膩的是男人的東西,雪苼羞憤欲死。

前院傳來喧嘩,提醒她現在身處何地。忙下床穿衣,她的衣服已經被撕碎,幸好還有些女裝掛在衣架上,也顧不上色彩俗豔,她穿好後就往外逃。

大概是大兵剛來過的緣故,院子裡倒安靜,她順利的走到門口。

抹抹頭上的香汗,她總算鬆了一口氣,可一轉頭,她卻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