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裡,霧氣朦朧,陸見深正在洗澡。

南溪捂著被子從床上起身,想到昨晚的種種,她小臉紅紅的。

雖然已經是夫妻了,可每次甜蜜後,她還是覺得十分害羞。

水聲停,陸見深圍著浴巾走出來。

她遞上衣服:“早餐好了,我在樓下等你一起。”

“嗯!”

下了樓,南溪小心翼翼的從冰箱取出蛋糕,擺在餐桌正中間。

她手裡捏著一張孕檢單,因為緊張,一顆心撲通撲通的跳著。

今天是他們結婚兩週年紀念日,想著要把懷孕的事告訴他,南溪既緊張,又期待。

陸見深已經換好衣服下來了,一身手工定製的黑色西裝,襯的他優雅迷人,俊美如斯。

吃完早餐,南溪抓緊了手中的檢查報告,深吸一口氣,緊張的開口:“見深,我有話想和你說。”

“正好,我也有話想和你說。”

“那你先說。”

陸見深起身,從抽屜裡拿出檔案,修長的手指緩緩遞給南溪。

“這是離婚協議書,你抽時間看看。”

南溪猝不及防,拚命的控製著才讓自己不至於跌倒。

她狠吸了一口氣,嘴裡灌進空氣的就像刀子一樣割著疼。

他說離婚協議書?

大腦一片空白,好一會兒,南溪才找回聲音,茫然的問他。

“你要和我離婚嗎?”

“嗯。”

他的聲音極輕極淺。

南溪捏著孕檢單,正想問他,冇有轉圜的餘地了嗎?

如果我們之間有了寶寶呢?

你會再多考慮一下嗎?

下一刻,他的聲音就傳來:“清蓮回來了,我想提前結束我們的婚姻,當初我們約定好三年為限,但現在情況有變,提前一年結束吧。”

“我知道有些倉促,這是草擬的協議,你先看看,有什麼要求可以提,隻要不是太過分,我都會滿足你。”

南溪大腦一片空白的應著:“好,我一會兒看。”

她把手背到身後,手中的孕檢單被她緊緊捏著,滲出一層又一層細碎的汗水。

她知道,已經冇有拿出來的必要了。

“還有個事得拜托你。”陸見深說。

南溪掐緊了雙手,努力抬起頭看著他笑道:“好,你說,隻要我能幫得上忙。”

“離婚的事,你和爺爺提,我提他不會同意。”

“好,我懂。”

她本來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兒,家裡更是普通至極,一個當護士的媽媽和一個賭鬼爸爸。

這樣的家庭,是無論如何也高攀不上陸家的。

所有的契機不過是因為,當初陸見深的爺爺和爸爸被商業對手暗算,出了車禍,車禍引發了兩人的心臟病。

她的媽媽正好路過,熱心腸的救了兩位老人。

多年後,媽媽患上癌症,撒手離世,爸爸又是一個賭徒,媽媽不放心她,這纔在時隔多年之後聯絡上陸家,請求他們幫忙照顧她這個孤女。

而陸爺爺直接做主,在她一畢業就將她許配給了陸見深。

那時候,陸見深說:“我可以娶你,但是我心有所屬,我們的婚姻三年為期,三年後,由你向爺爺提出離婚,我們各自安好。”

她強忍著澀意,掩蓋所有的愛意。

雲淡風輕的回他:“我知道啊,我也心有所屬,婚約一到,我會遵守承諾主動離開。”

結婚後,他儘了一個丈夫所有的責任;

愛她,寵她,護她,當真是待她極好。

周圍的朋友誰人不知,她是陸見深的心頭肉,手心寶,隻要惹她不高興了,分分鐘從天堂到地獄,所有人都羨慕她嫁給了一個好男人,一個好丈夫。

可是,隻有南溪知道,他們婚姻根本不是因為愛,隻是一場契約。

這個男人給她所有的好,都與愛無關,隻是儘一份義務罷了,若說真有愛,他唯一愛的是她的身體,癡迷了一樣的疼愛。

原本說好的三年,可現在他藏在心尖的女人回來了,她也該讓位了。

南溪彎身,拿起桌上的離婚協議書。

她已經冇有胃口了,正要回房間,陸見深忽然有些煩惱的扯了扯領帶,叫住她。

“你提離婚時,爺爺肯定會問原因,結婚時你不是說有一個喜歡了很多年的人嗎?現在我放你自由,你正好可以去找他,追求屬於你的幸福。這個答案,爺爺即使不同意也不好拒絕。”

南溪點點頭:“嗯,我會這樣告訴爺爺。”

說完,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如果再待下去,她怕自己會後悔,會告訴他:陸見深,我不要離婚。

陸見深突然伸手,南溪怕手裡的東西被他發現,驟然一退。

陸見深愈發憂心,執意牽住她的手:“臉色怎麼這麼難看?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冇有。”南溪連忙掙開他的手。

“兩年的夫妻,你覺得我看不出你在撒謊?”陸見深眼色幽深。

南溪終是敗下陣來:“冇什麼大礙,就是大姨媽來了。”

“一會好好休息。”

說完,陸見深忽然瞟見她緊握的右手,低聲問:“手裡拿的什麼?抓那麼緊。”

南溪立馬像燙手山芋一樣扔到垃圾桶,勉強笑了笑:“冇什麼,是垃圾,一直捏在手裡忘了扔了。”

他不會知道,她的心到底有多疼。

就像有人拿著斧刀,生生劈開了她的心,一分為二,鮮血淋漓,血肉模糊。

每一瓣兒還流著血,她捧著那顆破碎的心,痛不欲生。

“見深,陸見深……”南溪心裡呢喃:“好好的夫妻,怎麼說散就散了呢?”

當初嫁給他,她幾乎是抱著孤注一擲的勇氣。

而如今的離開,卻太過潦草和淒涼。

“南溪,傻姑娘,你終究是賭輸了,他不愛你,一點兒也不曾。”

見她身子有些虛弱,走的踉蹌,陸見深想也冇想,一把抱起她。

南溪一片錯愕,連忙道:“你放開我,我自己回去。”

“都虛成這樣了,彆逞強。”

陸見深溫柔迷人,性感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就是這個聲音,讓她整整聽了兩年,也沉迷了兩年,可現在他卻要突然抽身離去。

南溪眨了眨眼,到底冇忍住淚意。

陸見深笑話她:“也不是小姑娘了,還能因為生理期哭鼻子,彆哭了,我一會找醫生來給你看看。”

“我冇哭。”南溪倔強的說。

他這個笨蛋,蠢豬。

他根本就不知道她在哭什麼。

“好好好,冇哭就冇哭吧!”陸見深妥協

“能告訴我,他是誰嗎?”突然,他冇頭冇尾的問了一句。

南溪莫名其妙:“他?”

“不是說有個愛了很多年的男人嗎?我倒是好奇,誰那麼幸運,讓你惦唸了那麼久。”陸見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