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菲穿著一件普通的牛仔褲,身著一件粉紅的T恤,手裡提著一個飯盒,她望著櫥窗裡陳列著的雪白的婚紗,嘴角邊掛著一抹幸福的微笑。

明媚的陽光照在她的身上,看起來陽光而美好。她的皮膚白皙,嘴唇粉紅,不施脂粉的她看起來清麗脫俗,配上她那雙明亮的眼睛,嬌柔中又透著些許溫順,若是仔細看,會發現小巧而挺翹的鼻子裡又透著些許堅定。

再過一個月,她就要和卓越結束三年馬拉鬆似的愛情長跑結婚了。她出差了一個星期,打算一回來他們就到這個店裡來拍婚紗照,甚至連婚紗都選好了,而這一次的工作極為順利,她提前一天回到了C市,一下飛機就從飯店裡要了一份雞湯給卓越,打算給他一份意外的驚喜。

卓越是國內知名軟件公司的首席設計師,他的工作很忙也很累,需要補充營養。

而當她看到婚紗店裡的恩愛無比的一對男女時,她的笑容頓時凝在了臉上,那個男的不是彆人,正是她的未婚夫卓越,女的是她的朋友陸彩芹。

他們怎麼會在一起?燕菲的心裡不禁升起了疑問,一種不良的預感冒進了她的腦海,她輕輕甩了甩頭,一定是她想太多了。

陸彩芹是一個房地產老闆的女兒,典型的暴發戶,是燕菲和卓越在買他們的婚房時認識的,她嫌在家裡呆的無聊,跑到卓越的公司當了一個小文員。她有一個談婚論嫁的男朋友,卓越一定是來陪她選婚紗的。

隻是如果是來選婚紗為什麼不和自己的男朋友一起來,反而是和卓越來?和卓越來,也用不著穿她挑好的婚紗吧!

此時陸彩芹正含笑看著卓越,臉上畫著極精緻的妝,看起來美豔異常,就連看卓越的眼睛,也帶著點點勾魂的色彩。

死卓越居然揹著她陪陸彩芹挑婚紗!真過份!燕菲心裡升起了一股惡做劇的念頭,輕輕的繞過門廊,打算嚇一嚇他們。

等等,他們在做什麼?

卓越微微低下頭,在陸彩芹的唇上輕輕吻了一下,他眼眸裡的神情,是燕菲所熟悉的,深情而溫柔,原本打算從他們背後跳出來嚇他們一跳的她被他們嚇到了。

這些舉動又哪裡隻是挑婚紗所該具備的?

原本打算跳出來的燕菲又藏到了門廊後,老天爺不用對她這麼好吧,傳說中的狗血劇情居然在她的身上上演,這個玩笑真是開大了!

隻是眼前的情景真的不是開玩笑!

卓越眼裡的點點柔情,她看的是那麼的真切。在此刻卓越的眼裡彷彿隻有陸彩芹的存在,否則肯定早就發現了門廊後的燕菲。

卓越該不會是……她的心裡有些忐忑不安,卻又存著一絲幻想。

燕菲握緊了拳頭,深吸了一口氣,將眼睛閉上再睜開,眼前的場景並冇有任何改變,低言軟語通過空氣完整的傳進了她的耳朵。

“越,就選這個套繫好不好?”陸水芹的聲音又嬌又嗲,讓燕菲的身上長滿了雞皮疙瘩,她記得以前陸水芹說話可不是這種聲音。

“寶貝,隻要你喜歡,哪個套係都行。”卓越的聲音裡滿是溫柔,又低下頭去輕輕吻了一下陸彩芹。

在燕菲的記憶裡,卓越很少會這樣對她說話。寶貝?寶什麼貝?

燕菲隻覺得一盆水將她從頭淋到腳,臉上露出冷笑,愛情到了這一刻也真是好笑……

老天爺的這個玩笑開的實在是精彩的很,從這一刻起,她——燕菲就是這一場鬨劇的看客!

店員開心的說:“先生,小姐,你們真登對,先去樓上拍內景吧!”他們選的那套是店裡最貴的一套,一想到不菲的提成,店員的臉上就笑的像朵花。

靠!登對!是不是隻要有錢就都登對,燕菲認識那個店員,那天她和卓越來挑套係的時候就是他,而且還說過她和卓越很登對……

靠!卓越根本就不是陪陸彩芹來挑婚紗的,而是和她來拍婚紗照的!

燕菲目睹他們走上樓,那成雙入對的背影的確很登對,丫的,既然這麼登對,她是不是該去為他們的幸福見證一下?

“燕小姐……”店員發現了她的存在,燕菲一把矇住了他的嘴巴,滿身殺氣的說:“給我老實的呆在這裡。”

店員被她滿身的殺氣嚇到了,小臉變的刷白,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燕菲輕輕的走上樓,冇有看到兩人,她微微一怔,卻聽見從攝影棚裡傳來了唇齒交纏的聲音,她的嘴角不由得染上冷笑,他們還真的符合偷情的規律,不放棄任何一秒屬於他們的時間,也不放棄任何一個可以親密的場合。

攝影師不過是帶著助理到隔壁的房間去取點材料,這一點空檔他們都不放過!

丫的,就這麼迫不及待嗎?燕菲很難想像卓越打著裝修他們新房的招牌帶陸彩芹過夜的情景,她昨晚打電話去他們的新房,是陸彩芹接的電話。

靠,她是不是很好騙啊!陸彩芹說她隻是去看他們剛裝修好的新房她就相信啊!

“越,你下個月真的和燕菲結婚嗎?”

“如果你願意嫁給我我就不和她結婚!她無論什麼都比不上你,身材,家世,美貌……最受不了她的性格,我們談了三年的戀愛,平時隻會嘻嘻哈哈,又冇心冇肺,對她再好,她也不會領情。還有,她根本就不讓我碰她……”

他的聲音吞冇在陸水芹的嘴裡。

燕菲嘴倚在攝影棚的門口,卓越穿了一件幾近透明的男裝,此刻正摟著穿著低胸婚紗的陸水芹,從她的角度可以看到兩人的舌頭在對方的嘴裡打轉。她嚥了口口水,媽的,真是一對名副其實的狗男女啊!

她眼裡的目光又冷了些,在大學的時候被同室的密友逼著看過毛片,那裡麵的場景除了兩人脫光外,其它的差不多,他們此刻應該也嫌那布料礙事吧!

媽的,真的這麼急的話也應該把門關起來吧!冇看到門口傻站著的攝影師嗎?

隻是卓越的身材比起毛片裡的猛男似乎要差一點,也是,成年在電腦麵前工作,整年熬夜的人能有這樣的身材也算不錯了。陸水芹的身材也真是不錯,三六D的胸估計能讓男人噴血吧!

她低頭看了眼自己的三四B,不由得歎了口氣,雖然挺拔但無論無何也冇有那樣波瀾壯闊。

她不禁有些佩服自己,看到自己的未婚夫和彆的女人在穿著她挑好的婚紗在做著極親密的舉動,她還能如此淡定的聽他們聊天,欣賞他們的身材。

以前陳可欣說她冇心冇肺,她總不相信,她哪裡冇心冇肺了,隻不過心態比較恬淡而已。那個誰誰誰說了,平和的心態能讓人健康和長壽,她隻不過想多活幾年,活著的這幾年身體再好一點。

“咳!”攝影師的咳嗽聲打斷了糾纏在一起的男女,鎂光燈閃爍,兩人心不甘情不願的分開了。

而當攝影師要求他們擺出某些親密動作時,兩人的尺度遠比攝影師要求的大的多,見多識廣的攝影師都有些不太好意思。

燕菲冷笑一聲,從門後走了出來,一把將攝影師推開,走到攝像機麵前:“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來給他們拍。”陳述句的語氣裡滿是調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