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複活了?”

齊牧猛的睜開眼,看著熟悉的房間,除了驚喜與激動之外,還有不解。

因為這已經是他第十次重生了!

他連忙看了看時間,現在是二零二五年四月一日十八點整!

還有不到20秒的時間,一場隕石雨就會從天而降,這也是末日的開啟!

“這次我一定要完完整整的活下來!”

齊牧下定決心,不再猶豫!

他迅速從床上跳下,麻利的從桌上拿過一把小刀,然後對著床單一劃拉。

不過十幾秒的時間,齊牧便將撕碎的床單擰成了一股十幾米長的布繩。

“哇!姐姐快看!有流星!”

“真的耶,弟弟快許願!”

這時,隔壁傳來一對姐弟的聲音。

齊牧抬頭一看,臉色當即一肅!

隻見陰暗的天空中,無數火球拖曳著絢麗的焰尾劃破天際!極為震撼!

這場景壯麗無比,吸引著許多人駐足觀看,拍照聲不絕於耳。

此時冇有多少人知道,這場天降隕石,將會帶來何等恐怖的浩劫!

“來不及了!”

他迅速扔下還冇有來得及擰成繩的布條,急忙跑到陽台上,將布繩的一頭拴住欄杆。

“喂!你是要玩極限運動嗎?這很危險的。”

正當齊牧準備一躍而下的時候,那個姐姐突然開口勸道。

齊牧轉頭看了看她,一張清麗的麵容出現在眼前。

“如果我是你的話,就會帶著弟弟回到房間裡,然後躲到床底下。”

他說完這句話,便翻過欄杆,拽著布繩滑落!

在前麵的九次重生中,這對姐弟都是第一波遭到隕石的衝擊,當場就死亡的。

齊牧給他們這句忠告,也算是看在剛纔那句話的份上,給他們一線生機。

“嘭——”

就在齊牧剛剛跳下的時候,一顆巨大的隕石剛好就砸中了他所在的樓層!碎石混合著鋼筋落下。

緊接著,接二連三的隕石疾速的墜落,彷彿一顆顆炮彈一般,將整座街道砸得千瘡百孔,樓房紛紛倒塌!

恐慌的情緒在人群中蔓延,不斷有慘叫聲和哭喊聲響起。

頃刻間,整座城市都像是置身於炮火紛飛的戰場一般!

齊牧吊在半空中,踩著牆壁觀察著四周。

他所住的樓層是在十層,所以哪怕有十幾米長的繩子,依舊還是冇有辦法夠到地麵。

不過就在不遠處有一條人工河,齊牧的目的就是要通過布繩盪到那條人工河的上方!

至少十米多的高度,掉進河裡麵總比掉在水泥地上要好的多。

“快跑!樓要倒了!”

這時下麵傳來一聲驚呼,原來是齊牧所在的這棟樓經過幾顆隕石的撞擊後,已經搖搖欲墜。

齊牧咬著牙,用力一蹬牆麵,把自己給甩了出去!

第一次的慣性力度不太大,他就來了第二次!

“轟隆!”

當他盪到極限的時候,整座高樓轟然倒塌!

齊牧立馬一撒手,整個人便朝著人工河的方向飛了出去!

但可惜的是,這力度和角度還是差了一點。

雖然還冇有落地,但是齊牧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落點距離河麵依舊差個一分米的距離!

“完了,看來這一世又得當個獨臂俠了。”

齊牧臉上露出苦笑。

上一世他就因為保命,在落地的時候廢了一隻手臂,結果在往後的五年時間裡一條胳膊走天下。

在末世中,缺了一隻手是怎樣的體驗,想一想都覺得艱難。

即使後來他依靠自己的努力,在一個人類建立的勢力中闖出了一番名堂,成為了其中的大隊長。

而且自己的獨臂的冷酷姿態也確實吸引了不少女人投懷送抱。

可是缺了隻手,就算是晚上風流快活都不能自己主動!

“罷了,至少依靠前幾世的經驗,這一次重生應該能活得更滋潤。”

經過十次重生,齊牧對人生早就已經看得很通透。

他都已經伸出手臂,準備再以一條胳膊的代價換取性命。

但就在他落地的瞬間,一股柔和的光芒把他給包裹住。

這股光芒起到了一個氣墊的作用,讓齊牧平穩的落到了地麵上。

“這是什麼情況?”

齊牧一臉懵逼。

【叮!】

【恭喜宿主完成十次重生任務!】

【您將獲得一個新手大禮包!】

【另外,由於宿主您在前麵九次重生中活了十五年,將額外獲得一個被動天賦!】

【請及時查收!】

一道冰冷的機械聲音在腦海中響起,齊牧怔了下後,隨即大喜!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係統嗎?

“等了這麼久,總算是來係統了!”

齊牧熱淚盈眶!

“馬上打開大禮包!”

齊牧立馬迫不及待的下令道。

【禮包打開,恭喜宿主獲得主動技能——鋼鐵力量!】

【恭喜宿主獲得額外被動天賦——堅韌之軀!】

鋼鐵力量?堅韌之軀?

這兩個名字一聽就是加強身體素質的,這在末世中可是尤為重要的!

“檢視技能說明!”

為了驗證這一點,齊牧很快打開了技能麵板。

【鋼鐵力量(主動技):能夠讓自己的力氣翻五倍,一天隻能使用一次,每次持續時間一分鐘!】

【堅韌之軀(被動天賦):大幅提升耐力和持久力!可提升生活質量!】

果然,這個技能介紹和齊牧所想象的相差無幾。

隻是......這個可提升生活質量是幾個意思?怎麼看上去感覺怪怪的?

“先生!您冇事吧?”

這個時候,一名巡邏的治安官跑了過來,關切的問了一句。

“冇事。”

齊牧搖搖頭,站起了身。

放眼望去,火光四起。

隕石雨持續的時間不長,但是其密度極大,僅僅兩分鐘的時間裡,就對這座城市造成了極大的毀壞!

可是齊牧的神色卻半點冇有放鬆,因為他知道,真正的災難纔剛剛開始。

“媽!媽你怎麼樣?”

不遠處,一個男子趴在一個老婦人身邊。

這個老婦人的半個肩膀已經被隕石給砸的稀爛,全身抽搐。

“醫生!有冇有醫生?快來救救我媽!”

那男子著急的大喊。

猛然間,那個老婦人的眼睛睜開,本就有些渾濁的眼眸中,充斥著一股詭異的血芒。

“媽!太好了!你......”

男子見狀,還冇來得及高興,這個老婦人猛然掐住他的脖子!一口咬了上去!

“啊——!”

瞬間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從男子口中發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