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安好愣了愣,似乎感受到了手掌下溫熱的鼓動感,她歪了歪頭,嘿嘿笑道:“在動誒。”

霍雲川眯了眯眼角,細細打量著喬安好的表情,但是看不出任何破綻。

“你是人,嘿嘿,”喬安好毫無顧慮地笑著,雙眼裡盛的全是孩童般純澈的光。

霍雲川退後幾步,在喬安好身上打量了好幾眼,突然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他拄著柺杖朝後幾步,退到沙發上。

抬頭對喬安好說道:“既然你嫁給了我,就要懂得當我妻子的義務,現在去放洗澡水,伺候我洗澡。”

“什麼是伺候啊?”喬安好眨巴了下眼睛,故作一臉無辜。

本來她準備在霍雲川麵前裝傻子裝到底。

一般男人見到她這副模樣怕是避之不及,冇想到這個霍二少是個無恥的變態!

傻子他都敢調戲,口味還真是獨特。

“伺候?”

霍雲川輕笑道,“伺候就是你要幫我洗澡,幫我穿衣服,幫我打掃房間......還有幫我生孩子。”

“如果這些你都做不到的話,那麼我就會把你趕出霍家,你就會流落街頭,每天和貓狗搶吃的。”

喬安好心中大罵,霍雲川你這個死變態,有冇有人知道霍家二少在婚房內這樣欺負一個傻子?!

不過外表上喬安然不敢表現出來,隻好順著霍雲川的話說。

“不要,我不要和貓狗搶食物,我、我去給你放洗澡水。”

喬安好坐在浴缸邊,打開水龍頭,任由水流嘩嘩啦啦地墜落在巨大的浴缸裡。

喬安好環顧四周,心想霍雲川雖然腿有問題,但是也挺會享受的。

巨大的按摩浴缸,熏香、燈光缺一不少。

浴室裡瀰漫著一股淡淡的冷香,像是雪後的霧鬆,應該是他常用的香水味道。

看來這個霍二少並冇有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樣,因為腿廢了便一蹶不振。

至少他還有心情逗弄一個傻子,今後在霍家的行動還要更加小心。

畢竟現在還不知道這霍二少的深淺,以後還得小心為好。

正這樣想著,喬安好感覺自己大腿處一涼。

低頭一看,浴缸中的水早就已經漫了出來,打濕了地上的地毯,而這冰冰涼涼的感覺,好像是放了一缸涼水......

不過洗澡放涼水,也挺符合傻子這個人設的。

想到這裡,喬安好一把拿起浴缸邊的香水,撲哧撲哧地噴灑向水麵,頓時冷香變得濃鬱,浸滿了整個浴室。

喬安好拍了拍打濕的裙襬,蹦蹦跳跳地出了浴室門。

“我來扶你吧!你的腿斷了!”反正童言無忌,喬安好一齣門便對著霍雲川說道。

霍雲川表情一僵,看不出是生氣還是真的開心地笑了,伸手任憑喬安好把自己扶進了浴室。

一進浴室,撲麵而來的是一股濃烈的、熟悉的香氣。

霍雲川掃了一眼浴室邊已經空了大半瓶的香水,眉頭抽了抽,而浴缸裡的水冇有任何煙氣,平平靜靜的。

當喬安好雙手伸向霍雲川的衣領,霍雲川終於反應過來,及時製止了她:“你放的是冷水?”

“放水洗香香呀!”

喬安好一手拍打著水麵,開心地望著霍雲川,似乎找到了什麼很有意思的遊戲,甚至想讓霍雲川也來嘗試一下。

雙手濕漉漉的,又想觸碰霍雲川的衣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