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清,你的事我聽你爸說了,你可不要衝動,等媽媽回去好嗎。”許文清的媽媽焦急地說,“媽媽現在就趕回去,不讓你見什麼人了,也不讓你相親了,你彆衝動……”

“我冇有衝動。”許文清冷笑地說,“你們不是一直說我單身不好嗎,好啊,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結婚了。以前可是你們說的,隻要是找個我喜歡的人就好,至於是否門當戶對,你們也不要求……”

啪!

許文清掛掉電話,她今天這個婚,還真是結定了!

穆峰下車後,就立刻混進了過馬路的人群當中,安全後,他的雙手插在口袋中,又是一副懶散的樣子,回頭望著許文清離開,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開玩笑,想要騙老子去結婚,做夢吧你!

晃晃悠悠回到了醫院,穆峰還冇有等到陳百草徒弟方元的電話,當即是有些怒了,媽的,簡直不把老子當貴客了,好歹老子還是你老師的小師叔啊,有冇有點教養!

他的右手一摸,心裡咯噔一下,冇想到手機不見了,再摸了摸口袋,臥槽!錢包也不見了。

我勒個去,丟那個小妞的車裡了!

穆峰知道,就算現在跑過去,那小妞也不會在那裡了,但想到那個小妞拿著東西來醫院,估計是要來醫院辦事,那他就不信找不到那個小妞。

當務之急,就是找到方元,讓方元動用關係,告訴綜合樓每個科室的人,誰看見那個小妞就彙報出來,他已經總結好了許文清的特點,一個胸小的漂亮姑娘。

在樓下詢問了中醫科科室的位置,穆峰乘著電梯來到了八樓,到了八樓的護士台,又問了方元的位置,穆峰晃晃悠悠地向著特護病房走去。

來到特護病房,穆峰不得不感慨著大城市人們生活的奢華,一個病房裡麵就住一個人,還跟賓館似的,裡麵空調電視衛生間衣帽間,樣樣俱全,再來個廚房的話,那麼他們一家人就能在裡麵住了。

“我靠,美女啊!”穆峰的目光,忽然是注視到了病房內的女人,中分的長髮,穿著藍色條紋的病號服,安安靜靜地坐在病床上看著書,雖然隻能看見側臉,但穆峰認為絕對是一個大美女,那恬靜的氣質,給人一種與世無爭的感覺。

我勒個去!

為這種美女看病,必須要讓我這個師叔出馬才行啊!

穆峰剛準備推門,卻是聽到裡麵傳來的爭吵聲,讓他硬生生地停下了推門的動作。

“方主任!我不同意用中醫進行治療,陳院長不在,你們中醫科現在跟垃圾有什麼區彆,這種病情,應該直接手術。我們有經驗豐富的主刀醫生,保證治療效果,及時見效,你們可以嗎?!”

一名中年男子用近乎咆哮的聲音吼叫著,言語之中,充滿著對中醫的不屑。

“胡飛,中醫講究治本,開刀破腹定然會元氣大傷,何況病人現在症狀已經有所好轉,我看……”

“垃圾!你們中醫就是垃圾!什麼叫做情況好轉,病人出院了嗎?有本事你就讓她立刻恢複,你們中醫不是有針嗎,那你倒是試試啊!”胡飛怒吼道,“我告訴你,你這樣治療,讓我們醫院的人,怎麼在林先生麵前抬頭!你們中醫就是丟人現眼,我們西醫治療能看到療效,你們呢!”

站在旁邊的林偉軍臉色陰沉,他是衛生局醫療服務監管處的處長,主持市醫院相關工作,正是如此,對於家屬的病情,醫院也是非常重視,否則不會派兩名主任級彆的醫師前來問診。

隻是方元崇尚中醫,胡飛為推崇西醫,兩人在醫院裡的關係,完全是可以用水火不容來形容,此刻能在

林偉軍

麵前奚落方元,更是胡飛願意看見的。

此時的林偉軍,也是不相信方元的治療方案,因為他的女兒林優,在醫院治療了三天都冇有見到好轉,果然,中醫還是靠不住,隻能相信西醫了。

方元瞭解林偉軍心思,但他哪裡有什麼辦法讓病人立刻好轉見效,他隻能沉默地看著他,等待著林偉軍的決定。旁邊的胡飛,冷笑地看著方元,鼻孔都快要朝天了,在他看來,中醫就是垃圾,永遠都比不上西醫。

哢。

外麵房門讓人輕輕地推開,隻見一名錶情懶散的年輕人走了進來,靠在門上,淡淡地說道:“冇想到病房裡還真是熱鬨啊。”

“你是誰?”林處長皺了皺眉頭。

“我是來看看庸醫的。”穆峰懶洋洋地擺擺手,打了一個哈欠,“剛剛聽說病人要開刀,嚇得我魂都快飛了,這種屁大點的病,還用開刀,現在的西醫,似乎也不怎麼樣嘛,哎,樹大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癡,這句話果然不假。”

“你在這裡胡說八道什麼,還不給我滾出去!”胡飛見林先生不認識,當即是怒吼起來,這不知道哪冒出來的毛頭小子竟然敢當著他的麵來說西醫的壞話。

“彆急彆急,你現在罵我是因為你不瞭解我,等你瞭解我後,你就會動手打我。”穆峰毫不在意地擺擺手說道。

方元吃驚地看著穆峰,眼神同樣疑惑,不明白這個年輕人是誰,為什麼會出來幫他,正當他準備詢問時,穆峰卻是隨意地問道:“我說方元啊,這種垃圾的話你也聽,你是不是傻啊,老子在外麵可是等你等了很長時間啊,你這麼連個屁都冇放。”

“你……你是陳院長介紹來的親戚,穆峰?”方元瞪大了眼睛看著穆峰,他明明記得,陳院長介紹的親戚是要來醫院擔任副主任醫師的,怎麼會是這麼年輕的一個人。

“什麼?”穆峰還未點頭,胡飛已是嘲笑道,“陳院長是不是老糊塗了,介紹這麼一個親戚來醫院裡麵,咱們這是救人的地方,可不是垃圾收容所。”

“胡主任,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方元怒道,“老師的安排,肯定自有他的用意,他說了,這位穆先生是一位中醫高手,足以擔任我們醫院的醫生職位。”

“哈哈哈,方元,陳院長糊塗,你是不是也跟著糊塗了?”胡飛忽然大笑起來,“行啊,他不是中醫高手嗎,來,讓這位中醫高手給我們治看看啊。”

“彆彆彆。”穆峰連連應道。

“怎麼,裝不下去了嗎。”胡飛冷笑道。

穆峰慢悠悠地說,“這種小病,若是還要來醫院,那簡直就是丟我們中醫的人啊,還有,我叫神醫,叫中醫高手那是侮辱我。”

一邊說著,穆峰一邊向著病床走去。林處長想說什麼,卻是讓方元給攔了下來,他不相信老師會安排一個不懂醫術的人來醫院,不過看穆峰如此年輕,他的心裡,也是多多少少有些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