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攏好忻州流民,趙陽並冇有進城,而是直接往南,前往陽曲。

再穿過陽曲,太原城隱隱在望。

太原是具有兩千多年的曆史古都。

享有“控帶山河,踞天下之肩背”,“襟四塞之要衝,控五原之都邑”等美稱。

太原是趙陽進入明代以來。

見到的第座氣勢恢宏的城池,讓人豪氣頓生。

朔州無法與之媲美,就算是大同城,恐怕都要遜色不少。

雄偉的城牆,巍峨聳立。

趙陽站在城外半坡上,靜靜地遙望遠處的古城。

手台響了起來。

“守備,流民都集中在太原城西門,官府還負責施粥。”

趙陽問道:“流民人數具體幾何?”

山晝很快回答:“守備,經我等初步統計,怕不下五萬之數。”

“可知流民從何而來?”

“基本都是米脂、綏德帶,陝西那邊過來的流民……”

跟山晝聊了不少細節。

趙陽陷入沉思,臉上帶著興奮之色。

他們路南下,路上流民越來越多,到了太原,居然到瞭如此規模。

流民從西邊逃難來了。

如果處理得比較好,不用前往陝西,隻要將這些流民,引到偏嶺堡,就可解決,發展人口問題。

五萬!人數比較多,不能孟浪。

忻州那邊使用的辦法,需要斟酌,不能輕易套用在此地。

花容和蕭天正在趙陽身邊。

看到他沉思,花容問道:“老爺,你是想將流民,引到偏嶺堡嗎?”

趙陽點點頭。

“是,如今流民困苦,我不忍心其受難,願儘綿薄之力,幫襯二。”

花容下子開心起來。

蕭天更不用說,他本就是流民,幸得趙陽所救,方能活下來。

花容期待望著趙陽。

“老爺,還是使用那個擴音器,進行告知嗎?”

對於層出不窮的神器。

花容已經免疫,如今這樣的忠誠度,讓她盲目信任趙陽,不會胡思亂想。

趙陽搖了搖腦袋:“此事要從長計議。

五萬流民不是小數,稍微出現騷亂,就要生出不少事端。”

花容問道:“老爺,那該如何處理?”

趙陽已經有了思路。

不管怎麼收攏流民,五萬之數,都不是他們隊伍,能維持秩序。

夜不收太少。

就需要當地官府提供協助。

趙陽想著,去尋找山西承宣佈政使司,或是山西巡撫衙門。

隻是山西左佈政使楊文嶽牽扯進走私大案。

暫時不會打草驚蛇。

趙陽決定拜訪山西巡撫吳甡。

吳甡現年五十餘歲,他是位曆史名人。

明史列傳都對他進行了記載。

多年前,吳甡在京城為官,擔任禦史,那時候,他剛正不阿,乾過很多大事。

譬如說“紅丸案”,吳甡主張追究到底,查出罪魁禍首。

還有次,因為廷推事,與溫體仁爆發激烈爭辯,毫不退縮。

與此同時,吳甡還很體恤貧苦百姓。

據史料記載,崇禎四年,陝西、河南等地,旱災嚴重,幾乎是赤地千裡,餓殍遍野。

朝廷就命吳甡,以禦史身份,前去賑災。

本來,他隻是被退出來頂缸,可他殫精竭慮,挽救了不少流民。

等到了崇禎七年,吳甡成了山西巡撫,更是廣泛施恩於民。

屢次上書,為十餘個貧困州縣,免去了捐稅。

趙陽腦子裡回憶著秦東收集的史料。

知道吳甡的為人,感覺自己的決定冇有問題。

趙陽問道:“花容,你那姐妹,現在何處,可在太原城內?”

花容馬上回答道:“老爺,她確實是在太原,隻是如今在城內何處,還需進去秘密聯絡。”

趙陽本來是想,先見上花容姐妹,看看分支任務。

再讓她告知下巡撫衙門所在。

趙陽吩咐道:“花容,會進城,你去聯絡姐妹,個人可行?”

花容本來就武藝高強。

現在更是注射了血清,說實話,她想逃出太原,冇人能夠阻擋。

趙陽隻是關心問。

花容心裡很暖。

“老爺,你放心吧,我人行走邊塞,都不懼怕,何況是太原而已。”

“好!”趙陽打開手台,“山晝,你先行進城,打探出巡撫衙門,我會過去。”

山晝的聲音響了起來:“明白,守備。”

趙陽再交代些事情。

隊伍行就從北門而入,進了太原城。

這個時候,山西巡撫衙門二堂,吳甡正坐在桌前,眉頭緊鎖。

門外,幕僚從大堂那,匆匆而來。

站在門口,躬身說道:“老爺,學生有要事稟報。”

吳甡從沉思中回神,他抬起頭:“你進來說!”

“誒!”幕僚稍微彎著身子,小步快走,到了桌子旁邊。

吳甡迫不及待問道:“吩咐你做的事情,可有何眉目?”

幕僚下子愁眉苦臉。

“老爺,太原知府那邊已無計可施,如今庫糧不多,再也無法給流民施粥。”

吳甡仍然皺著眉頭。

“不能擠點糧食,撐上些許時日?”

幕僚說道:“老爺,知府說不能再動用庫糧,否則太原城民用度將告緊。”

吳甡明白太原知府所言甚是。

城內幾十萬人,可不敢丁點馬虎。

吳甡想了下。

“平陽府那邊,可有信來,平陽知府是何說道?”

吳甡巡撫山西,轄地屬太原府和平陽府最大,所出物產也比較豐富。

如今太原流民吃緊。

他想著讓平陽府,週轉些糧食,賑濟流民。

可幕僚的臉色更加苦。

“老爺,差役回來稟報,平陽知府跟他哭窮,後麵更是閉門謝客。

冇有籌措到粒糧食……”

吳甡冇有怪平陽知府,太原缺糧,平陽那邊又何嘗不是。

或許,平陽府情形比太原府更加嚴重。

平陽府西麵是陝西,而南麵則是河南,其西南角,黃河上的風陵渡,對麵更是潼關。

無論是農民軍,還是流民,都給平陽府,持續施壓。

吳甡當然知道局勢。

他隻是派人去試試而已,算是病急亂投醫。

如今冇有籌措到糧食,隻能放棄這條路。

吳甡眯起了眼睛:“晉王府那邊,派人前去詢問的結果如何?”

幕僚有些憤慨。

“老爺,晉王府根本不理差役,在門口就給打發了。”

缺糧那刻起。

吳甡已經做了好幾條決策,前去尋找糧食,其中之是太原的晉王府。

讓王府出些糧食來賑濟流民。

那麼,就有時間再想想其他辦法,或者等到朝廷的救濟糧。

隻是冇有想到是這樣的結果。

明末出現那麼多流民,自然災害是方麵原因,可最重要的還是土地兼併。.五⑧①б.℃ō

藩王等統治階層,擁有天下九成土地。

所出糧食去了哪裡,可想而知。

更何況,那些宗室還需要朝廷供養,到明末,已經到達六七十萬人。

像山西地,每年存糧估摸百九十萬石,然而,山西宗室消耗更多。

居然要三百多萬石。

每年存糧都無法滿足宗室需要。

還要朝廷進行調配,那隻能從百姓手中剝削,民不聊生不過如此。

吳甡站了起來。

“本官親自去求晉王,希望他體恤流民,開倉放糧。”

“老爺,這……”幕僚臉擔憂。

吳甡大手揮,轉身就向門外走去。

此時,趙陽正在巡撫衙門外,上門拜訪。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7章

巡撫缺糧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