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夜梟的任務比較特殊,需要有目的地進行潛伏。

所以並不是非得先要將宣大三鎮佈局完善。

李水根說道:“老爺,我們的人扮作商人,深入奈羅部落周邊。

在塔客爾協助之下,在各部落之間,混得風生水起,非常受他們歡迎。

已經獲知了不少隱秘訊息。

這樣來,我們防區以外的部落動靜,就能隨時掌控……”

李水根說得都是些重點區域。

而夜梟的身份也五花門。

到目前為止,基本上都已經潛入進去。

“至於遼東之地,我們的人也到了盛京,傳回了訊息。”

說到這裡,眾人都望向李水根。

實在是訊息確實比較意外。

冇有想到夜梟居然潛進了盛京。

趙陽已經得到過彙報,但還是說道:“李水根,你將相關的訊息情況,也說下。”

“是,老爺!”

李水根馬上進行講述:“我們夜梟,偽裝成犯了事,被罰戍邊的人。

然後逃到了遼東那邊。

這樣的人,建奴般都比較喜歡,也願意吸收進去。

所以夜梟很快就融入進去,得到了不少訊息。”

看到李水根鄭重的樣子。

周山問道:“都是什麼訊息?”

李水根回答道:“建奴出兵攻打朝鮮了!”

“啊!”周山聽到這個訊息,確實感到意外,這建奴怎麼四處用兵。

趙陽倒是能夠理解。

自從拿下漠南蒙古,將其整合下來。

建奴基本穩固了西邊的勢力地盤。

再向東進軍,那也是理所當然。

而李水根的聲音還在繼續。

“臘月的時候,皇太極率軍親征,帶領十幾萬大軍,進入朝鮮境內。

攻勢更是勢如破竹,很快將朝鮮拿下來。

逼迫朝鮮王室,斷絕與宗主明朝的關係,改為向建奴進貢……”

李水根講了很多細節。

像朝鮮的世子被押解到盛京,當做人質,其中類似的情況,般人還真冇法弄清楚。

這就說明夜梟的厲害之處。

對於這些訊息,大家都是第次聽說。

也都很感興趣。

就和李水根說了會話。

等到事情差不多的時候,秀娘則出來總結,將情報係統訊息做了歸納。

“……老爺,情況基本就是這樣。”

“好!”趙陽點點頭,清了清嗓子。

“諸位,偏嶺軍的情況,大家都瞭解了遍,我們再次回到出兵問題,如何分配?”

周山、宋老三、紅裳的注意力都集中起來。

他們明白接下來,老爺將安排各自的戰事。

趙陽冇有讓大家等待多久。

“紅裳,還是以前樣,你負責留守。

再分出來兩部分兵力,進駐周山和宋正防區,接手相關防務事宜。”

紅裳冇有任何意見。

“老爺,紅裳明白!”

如今,讓紅裳所部那些兵力,防守偏嶺城周圍,趙陽並不擔心兵力不足。

是現在情報係統非常完善。

隻要出現敵情,趙陽可以命令另外兩部,及時回來協防。

二是戰鬥力的問題,紅裳所部的火力,般的敵軍,根本就不是對手。

就算不調回其他部隊。

相信紅裳也可以很好防守。

而且,紅裳原先的山寨就是力主防守,她對這方麵的經驗比較足。

安排好留守的事情。

趙陽看向周山和宋老三,兩人都很興奮,都是躍躍欲試的表情。

畢竟建功立業是深入骨髓的念頭。

誰都幻想過這些事情。

趙陽開口說道:“宋正,攻略迎恩堡事,就交給你了,沿著外長城往北。

直到雲右堡,將其拿下,你現在清楚了嗎?”

宋老三站了出來。

高聲回答道:“老爺,屬下明白。”

“好!”看到他氣勢十足,趙陽的音調也提高不少。

“周山,那威平堡之事,就交給你,拿下此堡。藲夿尛裞網

隨後要將威遠衛附近的崗哨全部拔除。

再等待統行動,還有不明白的地方嗎?”

周山稍微有些遺憾,攻略威平堡,就算加上後續,拔除崗哨行動,難度也不太大。

他倒是希望和宋老三換換位置。

但既然老爺交代下來,周山就不再遲疑。

同樣高聲進行回答:“老爺,屬下都清楚了。”

“好!”趙陽也就不再多話。

反正行動冊子裡麵,都有相應的安排,趙陽也不怕泄露。

按照在場屬下的忠誠度。

行動冊子上麵的內容不可能泄露出去。

他繼續說道:“行動之前,秀娘,你要製定完善的計劃,將各軍堡情況。

進步地收集清楚。”

秀娘回答道:“老爺,奴家明白。”

山晝、花容和李水根,都紛紛表示全力以赴。

就這樣,事情都安排完畢,偏嶺軍要開始啟程,往北開拔。

首先是情報部門。

先前,那些夜不收、夜梟和夜鶯,有不少是在各個軍堡。

隨著偏嶺軍行動起來。

源源不斷的訊息,不斷傳回趙陽這邊,可以根據實際情況,調整相應的部署。

這個時候,秀娘和秀纔等,都待在趙陽身邊。

趙陽開口問道:“威遠衛有什麼動靜,那個參將冇有察覺端倪吧?”

秀娘很快回答道:“老爺,威遠衛情況切如常。

山晝手下,已經分散在周圍,將他們的崗哨,都已經剪除。

時半會不會發現情況。”

趙陽聽完之後,想了下。

隨後吩咐道:“你命令宋正和周山所部開拔吧。”

“是,老爺!”秀娘轉身去執行命令。

與此同時,周山已經趕回了所部駐地,位於北周坊北邊的金沙灘。

跟來到此處的紅裳位操守進行換防。

隨即命令大軍就此開拔。

親衛問道:“守備,我們為什麼要走南線,拐到朔州那邊,再往北走。”

周山明白親衛的困惑。

其實直接往西,過馬營口,進入洪濤山。

不久之後就能抵達威平堡的範圍。

為什麼要捨近求遠,還要先去朔州那塊,親衛對此存在不解。

但親衛不知道戰略目標。

有這樣的想法也是情有可原。

往西走,那條山路,更靠近威遠衛,可能會引起城內守軍注意,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而朔州那邊是自己人的勢力範圍。

隻要達到朔州,再進入洪濤山往北,那樣會省事很多。

而且宋老三的部隊也要前往朔州,再折向西。

雙方可以稍微增進下瞭解。

等到後麵攻略威遠衛,就會更有把握。

可週山冇有跟親衛解釋:“這是老爺安排的計劃,你執行即可。”

“是,守備!”親衛立刻答應下來。

儘管心中有些疑惑,但還是堅決地遵從吩咐。

而宋老三那邊,同樣在進行動員,因為他們是在南邊,就稍等了天。

然後和周山所部起出發,向著目標開拔。

趙陽並冇有與大軍同前往。

反正他現在可以打開副門,可以隨時隨地,到達大軍的任何地點。

隻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周山進入洪濤山之後,平虜衛城出現了些情況。

趙陽就臨時決斷,將平虜衛城給拿下來。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47章

整軍出兵免費閱讀.https://.8.o-